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7章 这就亲切了
    运虹要说的,说完了。魏尔泰也就理出了这个故事原生态的轮廓。

    魏尔泰看着眼前这个小家碧玉样的女子,情不自禁的,要生出一些感叹。运虹和成仓的结合,没有爱情,只有感恩。从运虹的叙述中,可以感受到,这个女人自己弱小,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来保护自己的父亲。

    也就是说,为了父亲不受人欺侮,运虹喜欢上成仓。

    成仓呢,也不是人们心目中那种带黑背景的人。他只是身边有几个处得来的弟兄,经常在一起玩罢了。从运虹的叙述中,魏尔泰似乎已经看见那个男人,是个什么样子。他没有称霸一方,做那种不劳而获收取保护费之类的事。倒是后来的这个彭志,开始收保护费。

    成仓自己干活的。赖以为生的是每天摆出一个水里摊子,卖水果。成仓与他的客户相处都很好,也就有了一些回头客。可能是成仓会跳太空舞,也可能是他身上有那么点小坏的样子,吸引了一些涉世未深的小女生。

    可能是运虹比那些小女生长得漂亮些,或许是眼缘,在一群女生中,算是脱颖而出吧。总之,成仓也喜欢上了运虹。两个人这就正常相处起来。

    运虹为能获得成仓的喜欢,曾经沾沾自喜。她以为自己已经是人生的赢家。

    涉世未深的运虹,以为这一生有了依靠。她有了依靠,她的父亲也因为她有了依靠。

    只是,运虹的父亲对女儿和成仓相处,是有看法的。父亲不乐意运虹和成仓进一步的交往。可是,这个时候的运虹,已经听不进去父亲的劝说。运虹一意孤行的认为,她这是为父亲寻找到一个靠山。涉世未深的运虹,以为所接触的生活,就是这个世界的景了。

    有一句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做父亲的再无能,吃的盐可不少,走过的路比女儿走过的桥要多。可能是性格原因,也可能是社会交往上的过于封闭,运虹就认了一个理,同成仓交往,没有错。

    父亲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成仓出事了。成仓为了尽快的改善和运虹的生活,增加了创收的内容,就是帮一些人去要账。成仓以为自己的狠劲,可以换回一些金钱方面的东西。

    在代人讨要第四笔账款时,成仓犯规严重,触及了法律的底线。成仓也因为这个被判了七年徒刑。

    运虹到了这个时候,才有所醒悟。可是,晚了。她怀上了成仓的孩子。这个时候,运虹的同学,也可以算是闺蜜吧,劝运虹拿掉还没成形的坯芽。运虹有所犹豫的。想了好几天吧,最后,还是把这个坯芽留下来了。

    父亲因为女儿的这份执著,有一些日子,不愿意见这个女儿。最开始的时候,运虹去见父亲,被关在门外。后来,这种僵持的情况有所改变,但父亲和女儿没了多少话好说了。

    魏尔泰这时才清楚,那天晚上,运虹去她的哥哥那里借钱。那个哥哥其实是她的一个表哥。

    “哦。这么说,你父亲就你这么一个女儿?”魏尔泰问了一句废话。

    在特定的生育背景下,运虹的父亲不可能有两个孩子。父亲曾经有单位,有正式工作,也就有了相应的约束。

    也正是运虹告诉了这个实情,魏尔泰就有了想法。

    魏尔泰说:“运虹。今后,对彭志,你不能太软弱。当然,也不能来蛮的。要多动动脑子。”

    话可以这么随口一说。可是,落实起来,不会这么简单。运虹也只有一笑了。

    对于运虹来说,魏尔泰只是一个路遇的人,只是听她说一说过去的人。她不会抱什么希望、希望一个偶然路遇的人帮助到什么。

    现在的运虹,已经少有了当初那种天真。成仓进去了,她也算是经历了一些事。何况,现在怀上了成仓的孩子。

    魏尔泰说:“运虹。你看这样行不行。从现在起,你和我,就是亲戚关系。”

    运虹愣了一下,怔住。亲戚关系?

    魏尔泰已经有了设计,说:“我是你的表哥,你是我的表妹。”

    运虹脸上有了一丝的苦涩,说:“我身边的人知道的,我没有你这样的表亲。”

    魏尔泰说:“这个,好说的。以前没有,是没有说。现在说,是我这个表亲,从外地学习回来了。”

    “这样行吗?”运虹心里没底。她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在她的认知中,亲戚是有血源关系的。就是远亲,多多少少的,也是有那么一丁点血源关系的。

    魏尔泰继续做运虹的工作,“这个亲戚关系,只是针对彭志的。”

    运虹可是要担心,说:“彭志这种人,不好对付的。他比成仓差太远了。成仓人不坏的。我敢为成仓做这个保证的。成仓的心地很善良。真的,我没有骗你。”

    “我相信你说的话。”魏尔泰笑了笑,说:“如果,不相信你,我也不会帮你。”

    运虹告诉,“彭志这个人,很能打的。他出手,不考虑后果。成仓跟我说过彭志。说这个人,可以处,但不能深交。现在,我信了成仓的话。”

    魏尔泰点头,表示认同。从刚才运虹的叙述中,可以看出来。彭志那个家伙,心狠不说,手段还很毒辣。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彭志的心中,就没有这一条民间的戒律。成仓这才进去,他就打起了运虹的主意。这他麻的还是人吗?

    想到这一层上,魏尔泰就有些愤愤然。在魏尔泰的骨子里,最反感人那种表面上好,背后却要插刀的人。

    “运虹。你相信哥。”魏尔泰这就进入角色,以表哥的身份自称,并说:“对于彭志这种人,我想,应该有办法对付。”

    “怎么对付呢?”运虹急着要知道方法。

    魏尔泰只能告诉,“这个,我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但我相信,办法会有的。你给我时间,我会想出办法的。”

    运虹只好点头了。这个时候,她才直视了魏尔泰。她希望路遇到的这个表哥,真的好厉害。这时,运虹对魏尔泰多出一层亲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