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8章 关系微妙
    明珠很关心魏尔泰的写作进度。

    “怎么样,找到那个爱情故事了吗?”明珠来到助理的办公室里。

    “算是有了吧。”助理魏尔泰嬉皮笑脸。

    这是魏尔泰偶然间的一个发现。明珠喜欢他的嬉皮笑脸。既然明珠喜欢,只要没有外人在,魏尔泰就用这样的表情。

    “什么叫算是。魏尔泰,你以后说话,跟我,不要用算是这个词。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模棱两可,我不爱听。”明珠貌似脸上很严肃。

    明珠的眼神可是冷到让魏尔泰心里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我前生欠着你家百万吗?你要是与我不共戴天的样子,干脆些,把我开了吧。魏尔泰心中可是愤愤然的。热脸贴着冷P股的滋味,放谁都不好受。

    魏尔泰很想说上一句,“老子不伺候了。”

    有人会认为,博士说话,不要这样的刻薄,好不好。

    可是,博士就不能有脾气了吗?兔子急了,也咬人的。绵羊急了,也会用角抵你的。

    魏尔泰愤愤然后,换了角度考虑,就表示了理解。明珠这或许是在做“骂是疼”的事。

    这样大度想过后,免不了的,魏尔泰的心里还是有些小嘀咕。要是,关系发展到“打是爱”的时候,还有好日子过吗?

    凡事,就怕比较。魏尔泰将明珠和运虹做比较了。这一比较,他可是认为运虹那个女人,真的性格很好了。

    “回我话。那个故事,有眉目了没有?”

    “有!”魏尔泰声音很大,而且是猛然地,砸出一个字。

    明珠可是吓了一跳。眼前这个人,有毛病吧?

    “博士同志。对女士们说话,要温柔一些。”

    “为什么?”

    “因为,你说话的对象,是女生,女士,女人,是弱者。”

    “我怎么没感觉到,有弱的表现。感觉到的,是金属交响。”

    “你……”明珠突然有感觉,这个男生,看起来,是个面团,怎么操作起来,像是石头。

    明珠转身向外去,到了门口,丢下一句话,“希望你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好。忙里偷闲,我允许你弄点小自留地。把那个爱情故事赶紧写出来。”

    “感情。明总是让我开垦自留地啊。早说啊。我以为就是工作上的一个任务。”

    明珠转身,盯了魏尔泰一眼,说:“如果能够发表,就算是工作的一部分,可以归入考核指标中。不能发表,就是你的自留地。”

    魏尔泰可是要盯着明珠看了。

    “有问题吗?”明珠感觉到魏尔泰目光中的疑惑。

    魏尔泰说:“我犯了原则性的错误。你明总,不应该吧。”

    “什么意思?”

    “你也说了算是。”

    “你……”明珠愣了一下,确实,刚才也用了算是这个词。现在被魏尔泰逮着这个小尾巴,明珠就气呼呼地,跺了一脚,出门,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的明珠,可是郁闷了。以为魏尔泰可以好好的调教一下的。没想到,这家伙,现在的毛病就掩饰不住的出来了。这家伙,显然就是桀骜不驯的马。

    明珠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把这头马驯上路。要是这样下去,不能驯成自己好用的马,结果就是赔上赠送了的一套房子,还有几年的工资。更加糟糕的,是还要赔上自己的几年大好年华。已经三十岁了,这上面已经赔不起了。

    想想,挺憋屈的。明珠就又来到助理的办公室。

    “魏尔泰。你跟我说一声,你是想好,还是不想好。你说明白了,我好心中有数。”

    魏尔泰先是愣了一下。明总这是怎么啦?

    “快说。”明珠催促。

    魏尔泰总算是反应过来,知道眼前的这位上司,为什么在生气,就嘻嘻地笑。

    明珠看魏尔泰这个时候,竟然敢笑,问:“你笑什么?”

    魏尔泰的手做出手势,是要明珠总经理坐下,自然是不好说沙发上坐,就往自己的办公椅子上指引,说:“你先坐,我说一个事。”

    明珠就去魏尔泰的专用座椅上坐下。

    魏尔泰清了清嗓子,说:“有这么一个事。听说啊。有一个女人,经常生气,最后气出了毛病。有毛病的人,经常吃药也就成了常态。她呢,有一个儿子。儿子呢,三岁,捣蛋虫一个。说妈妈每天吃好东西,不给他吃。这个女人盯着儿子看了好一会,想训斥的,想想不妥。这个事,要说清楚了。”

    明珠坐在椅子上,先是查看魏尔泰这张办公桌的桌面上有什么没有摆好,帮着调整一下。现在,听所谓的事情说到这,有些异味的感觉,就看了魏尔泰一眼。

    魏尔泰说:“儿子。我的宝贝儿子。妈妈这是吃药。你可不能吃。这个东西,吃多了,乱吃,会死人的。妈妈没有骗你,你可要记好了,这是真的。儿子的脑子可是点啊点啊。这就是表明,儿子已经听明白了。”

    明珠原本是板着脸的。这时,她的脸上有了丝丝的笑容。她似乎感觉出来,面前的这个活宝,要说什么逗人的段子。魏尔泰以前就这么干过。

    魏尔泰说:“这一天,这个女人应该去加班的。她没有去成。干吗呢?给领导打电话。领导啊,我今天可能不能去加班。领导就问了,你又怎么啦?女人告诉,昨天晚上,我儿子往我的水杯里放了两种药,还是几天的量。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吃死了,就不用去加班了。我要请假一天,用这一天的时间,好好的教训这小子。”

    明珠的心里乐到了不行,脸上却强制着笑容,问:“说完了?”

    “说完了。”

    “领导的态度呢?”明珠想知道这个领导的态度。

    “领导能有什么态度。没态度。”魏尔泰继续嬉皮笑脸。

    “不可能没有态度。”

    魏尔泰故作思索的,想了一会,说:“如果我是那个女人的领导,会关照那个女人做两件事。”

    “哪两件事?”明珠很感兴趣。

    “第一件,你可以打孩子,但是,不要闪了自己的腰。第二件,打完了孩子,要把药藏好了。”

    明珠再不笑出来,肚子就有可能爆掉。她扑哧一声,笑出来,同时,把刚才用于帮着擦桌面的纸团,掷向魏尔泰。她心中可是有话:你个混蛋。你在变着法子,骂我,嘲笑我。

    “滚。给我滚出去。滚回你的办公室。我要办公。”明珠朝魏尔泰吼吼。

    “明总。这间办公室是我的,好不好。你的办公室,在隔壁。”魏尔泰笑着说,手还向外做了一个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