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9章 针尖对不了麦芒
    为了完成明珠总经理交给的任务,魏尔泰要用仅有的资料写出一个爱情故事。这个仅有的资料就是运虹提供的。

    对于魏尔泰来说,只要有稍许的资料,就可以写出一个故事。这是他的能力。晚上,他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写出了一篇四千五百字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的题目是,《爱要拐几道弯》

    前半部分是真实的,后半部分是编出来的。

    虽然是编出来的,但看起来像真的发生过。就是这个故事的作者,魏尔泰本人,重读一遍时,居然拍案而起,不停的搓手。

    免不了的,激动后,有些沾沾自喜。魏尔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去阳台上抽了一支香烟。回到电脑前,又看了一遍这个故事,竟然还能拍案叫绝。

    不再犹豫,决定发稿。可是,问题来了。这本《爱情故事》杂志,是接受手写的,也就是用方格稿纸写的稿子呢,还是电子邮件?

    公历2006年,有些杂志,还是不信任电子邮件。在这方面,魏尔泰吃过亏的。发了电子邮件,对方根本就不看。也就是说,电子邮箱只是一个表示自己不落伍的摆设,其实,就是没有启用。这个,他是打出一个电话去查询后才知道的。

    为了防止万一,魏尔泰去问了度娘。有了回应,《爱情故事》可以通过电子邮箱投稿。

    这就放心了。魏尔泰把这个故事,通过电子邮件发了过去。这是杂志社的公用邮箱。

    邮件发出后,魏尔泰用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其实,他不信教。这是无意识的动作。当然,说无意识,不准确。没有意识,干吗要做这个动作。说白了,还是有意识,可以看成他这个时候的心态。

    这个故事,总算是写出来。至于能不能发表,魏尔泰就没把握了。以他的知识结构来评判,应该可以发表。但是,世上有许多的事情,就是停留在这个但是上面了。遗珠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听天由命吧。魏尔泰又拿了一支香烟,去到阳台上。他要好好的调整一下这时候的心态。有些激动,又有些无奈,还有些企盼。

    这个事,要不要告诉明珠呢?

    算了吧。暂时不告诉。

    这篇稿子的命运,捏在编辑的手上。就像他魏尔泰现在的自由,捏在明珠手上一样。

    对于明珠引进人才,魏尔泰开始签约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他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个人才。明珠的公司不引进他,会有其他公司引进的。

    进了明珠的公司,魏尔泰这就有了越来越清楚的发现,明珠引进他,另有目的。这是很显然的事情了。但他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社会上能装的人不少,也不多他一个。

    很显然的,明珠是要驯服他。可魏尔泰天生就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马,不可能任由一个女人来驯服。除非,这个女人的智商和情商都超过他。

    想到这些,魏尔泰的目光聚焦到了香烟的暗火上。他笑了。有话说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难不成,他这几年,要和明珠斗着玩吗?

    显然的,明珠也不是那么好斗的。魏尔泰已经知道,明珠的这个明珠旅游资源管理公司,其实就是利用家族的几个关联公司在做的。除了两个制造业企业,那个家族,还在几个旅游景点有投资。说白了,明珠就是注册这么一个公司,闹着玩。

    当然,这是魏尔泰个人的看法。

    明珠不知道魏尔泰已经把稿子投出去的事,上班后就又问了。

    “魏尔泰。那个爱情故事,还没动笔吗?”

    “哦,哦。快了。”魏尔泰这样说了。

    魏尔泰这样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毛病。即使以后稿子发表,也抓不到他的把柄。哦,哦,快了。可以看成是快要发表了。

    明珠说:“那就快点。我可是要看的。”

    魏尔泰问:“明总。你又改主意了?”

    “改什么主意?”

    “你不是说,我写的原始稿,你不看的吗?”

    “是的。没错。”

    “哦。这就对了。我以为,你要看我写的原始稿。”

    “我要看经过编辑审查过的。”

    “就是说,即使不发表,退稿,你也要看。”

    “不看。没发表,看着没劲。”

    哦。这一番嘴皮子上的较量,魏尔泰算是看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女人,看重的是结果,不看过程。如果顺着这个思路来理解,是不是可以这样来认为,有了孩子才能算结婚,没有孩子就是结婚了,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婚姻?

    魏尔泰没事时,或者脑子不太累时,就会这样的胡思乱想。

    “好了。你忙吧。我去几个部门看看。”明珠说着,就去别的办公室。

    魏尔泰有一会的迷糊,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明珠刚才那话说的,像是搞乱了关系。去几个办公室看看,应该是带着助理的吧。或者,让助理去的吧。这口气,怎么像是平级了呢,而且有请示汇报的意思了。

    又一天,明珠上班后,没有进总经理室,先来到魏尔泰的办公室。

    明珠说:“魏尔泰。你要是感觉,这个故事不太好编的话,我倒是有个建议。你就以我俩为原形来编一个。”

    显然的,这是明珠来上班前就考虑到的。或者说,昨天晚上就考虑到了。

    魏尔泰看了明珠的脸。还好吧。不像睡眠不足的样子。那就是睡醒后的考虑。一个未婚的女人,醒来就考虑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她也是急了。一个人睡着,真的很无趣的。毕竟,已经是成熟的女人了嘛。

    “魏尔泰。我发现你脸色不太好。昨晚,没有睡好吧?”明珠貌似关心的。

    魏尔泰貌似有为难,脸上也就跟上了相应的表情,说:“明总。我一时找不到这个故事介入的切口。你能不能先给我一个大的框架?”

    稿子已经投了出去,现在还要明珠出一个大的框架。这就是魏尔泰的狡猾了。

    明珠当然不会上当。她这个提议,是要引魏尔泰上当的。现在,魏尔泰把这个球踢给她,想让她上当。哪有这样容易上当的。明珠身上,可是有家族基因的。家里的人,据说,多少代,都是做生意的。当然,这要剔除特殊年代那些年。那年头,做生意的人会被割尾巴的。

    在算计方面,明珠的能力可不差。

    这么说吧。明珠对魏尔泰更多的用的是智商。魏尔泰对明珠更多用的是情商。这样的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有一些类似针尖对麦芒的操作,实际上,针尖对麦芒对不了。彼一方,此一方,都对不上对方的那个尖端。就是对上,也是滑开去了。因为,操作上不是一个路数。

    在之前的几次较量中,明珠用智商出的尖子,就没能对上。因为,魏尔泰用情商亮出的尖子,巧妙的滑过去了。

    所以呢,这两个人,无论是怎么闹,怎么玩,怎么斗,都不会伤大的和气。还有可能,打闹中赢得和平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