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20章 遇见
    魏尔泰把那个爱情故事编出来,稿子也投了出去。可是,现实中的,运虹为主角的爱情故事,现在,真的要人帮助的。魏尔泰也主动承诺要给予帮助。

    在那个投稿那个故事中,魏尔泰设计了一个故事的节点,就是能够有一个够厉害的人帮运虹一把。这个人,显然不是他魏尔泰。

    魏尔泰很清楚自己现在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刚刚奉父母之命回到这座城市,没有多少社会关系。就是中学的,小学的同学关系,也要慢慢联络上才好用着。

    答应了要帮运虹的。可是,魏尔泰知道自己目前就这么点能量。

    为这个事,有些伤脑筋。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男人,说话,还是要算数的。

    假设了,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的社会关系给借用一下,就好了。

    这个人会是谁呢?

    想到了兵法。魏尔泰有了这个关联的想法,是不是扯淡?人与人相处,社会生活,用得着兵法吗?

    看是不是实用吧。兵法有一术,借势。借用一个人的关系,也是借势。

    ……

    魏尔泰代表明珠去旅游局参加一个会议。

    会议只开了一个上午。会议结束,有一个便餐。一行数十人进了酒店,要去楼上的几个包厢。楼上包厢设在餐饮大厅的两边,大厅里有几十张供三四个人聚餐的小台面。

    魏尔泰的目光自然地扫过这些小台面,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可能感觉到闹哄哄进来这么多人,就回头看了。

    “赵小龙。”曹小伶从一张小台面前跑过来。她那种满脸惊喜若狂的样子,像是见到了梦中的那个好喜欢好喜欢的人。

    魏尔泰只好从人群中出来,迎着曹小伶走去几步,就站住了。

    “吃喜酒吗?”曹小伶问了。在她看来,或者说她的意识中,这样闹哄哄的一大群人,涌进酒店,应该就是吃喜酒。

    魏尔泰一笑,告诉,“开会。”

    曹小伶也就笑了,说:“还是你们好。开会就有饭吃。”

    魏尔泰说:“你不是也有饭吃吗?”

    “人家请我的。”

    “那个人是谁?”魏尔泰说着,就看着那边台面前的男士。那个男士三十岁多点吧。

    “过去,过去。我介绍你认识一下。”曹小伶伸手就拽了魏尔泰的胳膊。

    魏尔泰想甩掉曹小伶的手,可是,觉得在这个场合下这样做,不太好,就由着了。到了那张台面前,魏尔泰听了曹小伶的介绍,这才明白,这个男士,是谁了。

    “我表哥,邹杰。他是一名警长。”曹小伶像小鹿似的脚下有小的跳跃,身子还摇晃了。

    魏尔泰一时看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跳跃的。有这么好激动的吗?

    邹杰已经向魏尔泰伸出手。

    “哈哈。你就是赵小龙。幸会,幸会。”邹杰说着,才站起来,说:“刚才,小伶还在说你呢。”

    魏尔泰可是晕菜啦。在曹小伶嘴里,他就是赵小龙了,可能改不掉了。

    “一道吧。”邹杰做了手势,是要魏尔泰在这张台面前就坐。

    魏尔泰告诉,他来开会、会议上有招待。其实,对邹杰,这种话是不需要说的。但这个时候,不说些什么,彼此都有些尴尬吧。

    曹小伶却说:“表哥。你让小龙去那边吃吧。开会吃的,比我们这里的好。”

    “好。后会有期。”邹杰做出一个送客的手势。

    魏尔泰的手也就抬了,打出一个漂亮的手势,跟上那一拨人。只是,他成了那拨人的尾巴了。

    在尾随人流由会务组的人安排进了包厢后,魏尔泰还在想着刚才的遇见。曹小伶的表哥,那个身架,那个手上的劲儿,有些霸气啊。

    会议安排一天,只开半天会。还有半天是大家交流。其实就是娱乐。魏尔泰没有参加。他吃了饭后,想到有几天没去运虹的运势一品,就借这个机会,过去看看。平时,想过去,明珠那不好请假。

    魏尔泰来到运势一品店面前,站住,看了这个字号,有些自鸣得意。

    可是,进到店里,运虹却是愁眉不展。

    “没有客人?”魏尔泰问了一句废话。进到店里,厨师兼服务员运虹一个人在。

    这个时候,不是来客人的时候,午饭的点,过去了。

    运虹告诉,中午,来这吃饭,只有三个人。

    魏尔泰安慰,“不要急。做生意,有一个起步阶段。这就像骑自行车,刚刚骑上时,有一个起步阶段。这个阶段,你想叫车子快,快不起来的。我用电脑也是的。不是打开电脑,就可以立马工作的。得有一个等待,就是初始化。这些事,隔行不隔理。开店做生意,也有一个起步时的艰难过程。”

    运虹就点头了。魏尔泰这个比喻,是深入浅出的,让人一听就懂。

    “没吃吧。我给你弄一碗羊角汤。”运虹以为魏尔泰这个时候过来,是照顾她生意的。

    运虹说着就要转身时,门口进来一个女生、女生的脚步刚刚进门才一步,就叫起来。

    “好啊。赵小龙。你来这吃饭,也不吃上我。”

    魏尔泰已经熟悉这个声音,回头。

    果然是曹小伶。魏尔泰问:“你怎么到了这里?”

    “跟踪的呀。”曹小伶倒是坦白。

    啊?魏尔泰相信又不相信的,但还是说:“你居然跟踪我?凭什么?”

    曹小伶来到魏尔泰身边,用胳膊肘撞了魏尔泰一下,说:“凭你是赵小龙呀。”

    运虹可是糊涂了,有掉云里雾里的感觉。魏尔泰怎么成了赵小龙?难不成,魏尔泰是他的假名,他的真名是赵小龙?

    想到这,运虹可是满脸疑惑的盯着魏尔泰。干吗要骗人呢?

    魏尔泰看见了运虹的表情,知道这是误会了,就说:“运虹。你不要听她说。我真的叫魏尔泰。”

    曹小伶说:“不是。就不是。你是赵小龙。”

    魏尔泰急到抓耳挠腮。他可不想给运虹留下骗人的话柄。

    有办法了。魏尔泰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身份证,给了运虹。

    运虹接过身份证,看了名字,确实是魏尔泰。再把身份证上的头像和面前的真人做了对照。这个,也没错。

    运虹还是糊涂。眼前的这个女生,干吗要把魏尔泰叫成赵小龙呢?

    魏尔泰对曹小伶说:“拜托了。以后,你不要再跟踪我。我真的不是你的那个赵小龙。可能,他和我长的有些像,但我不是赵小龙。放了我吧。求求你。”

    听魏尔泰这样说,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口气,运虹可是笑了。她听明白了。魏尔泰这一番话,她要是再听不明白,也太笨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