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24章 告诉一件事
    曹小伶是到运势一品来监督运虹的。魏尔泰没有想到,曹小伶居然和运虹成了好朋友,成了姐妹,而且呢,给予了这样的关心照顾。这让魏尔泰对曹小伶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赵小龙。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曹小伶把魏尔泰拉到室外。

    到了门外,曹小伶又把魏尔泰往一边拽。魏尔泰有些警惕的,想挣脱曹小伶的手,却怕惹毛了这丫。不挣脱吧,不知道这丫到底想做什么。魏尔泰最怕和曹小伶单独相处。这不是莫名其妙的感觉。魏尔泰对这个女生真的是有些怕了。曹小伶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

    曹小伶没有再为难魏尔泰,在门外往一边去了几步,放了手,说:“好了。不要紧张了。我又吃不了你。”

    晕,魏尔泰晕啊。

    曹小伶说:“我就是想吃掉你,有困难的。你这块头也不小。吃掉你,起码要一两个星期吧。”

    噗。

    魏尔泰无语。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在曹小伶面前消失。

    “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一定很开心的。”曹小伶说话可是有技巧,有话不直接说,挺会吊人胃口。

    魏尔泰还是无语的等着曹小伶说出要说的事情来。可是,等了一会,曹小伶却没有开口说。曹小伶只是嘻嘻的笑。她这样的笑,反而让魏尔泰身上起了毛球。

    不会要弄什么恶作剧吧?魏尔泰只能是这样的来猜测。

    曹小伶过了一会,见魏尔泰没有追问,有些扫兴的。她以为魏尔泰会追着问的。

    “你这个人,挺没劲的。”曹小伶把感受说出来了。

    魏尔泰这时才接了话头,说:“还真的是。你要是与我接触时间长了,就会知道,我这个人,最没有生活情调,最无趣。”

    “差不多。”曹小伶一声叹息的,刚才激动的兴奋的情绪,一落千丈的,说:“好吧。我告诉你一个事。今天晚上,运虹这边的生意很好。她很开心。”

    魏尔泰摇头了。就这事,也要拿来说,还要弄成这样的神秘兮兮。这丫,真能折腾人。今晚生意好,刚才,运虹已经说过了。

    曹小伶就把自己怎么想着帮运虹把生意做起来,怎么在十字路口拉客。为做这个事,先去银行换了三百块钱的拾元纸币。

    魏尔泰不能无动于衷了。他简直不敢相信,曹小伶会做成这样的事情。在魏尔泰来看,这件事,不可能是曹小伶做的。可是,刚才进店里,运虹可是说了,今天晚上的生意特别的好。看运虹那个开心的样子,魏尔泰也就心中欣慰的,运虹终于等来了生意有起色。没想到,这个晚上的生意好,竟然是曹小伶苦心营造出来的。

    “谢谢你。我代表运虹谢谢你。”魏尔泰必须这样说,也只能这样说。

    曹小伶甩了魏尔泰一个脸色,不悦地,说:“我要你代表她了吗?你没有资格代表的。赵小龙,你听好了。我做的事,不用你感谢。”

    魏尔泰问:“运虹知道这件事吗?”

    曹小伶反问:“干吗要让她知道?”

    噢。魏尔泰似乎明白了。

    曹小伶却叮嘱了一句,“警告你呵。不许把这个事,告诉运虹。听见没有?”

    “听见了。我不会说的。”

    “好了。我们进去吧。在外面时间长了,运虹会起疑心的。”

    两个人这就进了店面里。运虹可是一脸疑惑的把目光在进来的两个人脸上扫来扫去的。

    曹小伶嘻嘻地,说:“运虹姐。你说这个男人吧,是不是都这样的馋嘴?”

    运虹听得可是一愣一愣的。

    魏尔泰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曹小伶问:“运虹姐。当初,你和成仓在一块,他是不是也这样的?”

    “什么样的?”运虹不明白,必须问清楚。

    曹小伶说:“赵小龙就是这样的,见了面,到了没人的地方,尤其是这样的晚上,光线不好,他就要啃我的脸。我的脸让他啃了。可是,他不知足,还要啃我的嘴唇。我没让他啃。”

    运虹那个笑啊,眼泪水都要笑出来了。

    魏尔泰想不笑,不行。可是,曹小伶这一番编得,也太离谱了吧。我什么时候要啃她啦。自作多情。这丫,怎么会这样呢?

    不能再在这样的话题上缠绕下去。魏尔泰已经看出来,曹小伶说这个事时,可是很兴奋的,就像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曹小伶这就是过嘴瘾。

    “运虹。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我说过的,对吧。事实证明,生意会好起来。凡事都会有一个起步阶段。过了这个阶段,生意一定会好起来。”魏尔泰把话题引到这上面来了。

    曹小伶还真的就接受了魏尔泰的引导,说:“赵小龙。你就是嘴皮子厉害。有些事,不是嘴巴上说说,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要动脑筋。要想有用的办法。”

    魏尔泰看了曹小伶。他觉得曹小伶这就是有意和他抬杠。魏尔泰就从另外一个角度想问题了。曹小伶这样说他,有自身的道理吧。这明显就是在运虹面前出他的洋相,目的很清楚,就是破坏掉一个人的好形象。

    算了吧。就由曹小伶来胡说八道吧。只要,运虹得到帮助,自己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值得的。曹小伶想说什么,就由她去说吧。反正,她就是这个脑子。你管了她这个事,那个事上,她还是要说的。

    运虹不想面前的两个好人,为了她的店面她的生意发生不愉快,就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

    “开了这间店面,我才发现,之前,我太懒了。什么本事没学到。我注意到客人的脸上表情,对我的手艺,还是不满意。我现在才明白,开这样的店面,我要有大厨的水平,就好了。”

    魏尔泰不好苟同。有些事情是要尝试着去做的。不会的,可以学习。

    运虹发出了一声叹息。

    魏尔泰问:“运虹。所有的大厨都吃过满汉席吗?没吃过,这些大厨也敢做满汉席?他做得出来吗?所有的妇产科医生,都结婚了吗?没结婚,也敢当妇产科医生?大学教授,学生时,都是学霸吗?不是学霸,也敢当老师?误人子弟吧?”

    曹小伶欣赏魏尔泰这一番说,做出一个潇洒的亮大拇指的动作。只是,她的这个动作做的,有些男生范儿。

    运虹听魏尔泰这一番说,愣住。也是啊。魏尔泰说的有道理啊。运虹就有了感激的目光。她感谢魏尔泰用这番话对她的激励。

    又聊了一会,魏尔泰离去。

    运虹和曹小伶上到阁楼。

    躺在铺上,运虹被曹小伶缠着说了一会话。后来,曹小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运虹一时睡不着。她东想西想的,就想到了魏尔泰。免不了要做对比。要是成仓有魏尔泰一半的沉稳,就不会出那种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