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26章 这样的对手
    明珠安排魏尔泰去旅游局。有一件小事,要去协调一下。

    本来,可以用电话沟通。可是呢,明珠有发现,魏尔泰被她训了后,情绪上有些低沉。这样不好,会影响到身体健康。

    对于自己和魏尔泰的关系,明珠可是有一个逐步建立逐步加强的线路图。

    第一步,先把魏尔泰训练听话,当然,是听她的话。

    接下来的一步,是在魏尔泰已经听话了的基础上,把他提到中层正职。

    再下一步,就是拽魏尔泰一把,让他坐到总经理位置上。到时,明珠只当董事长。

    这样,也可以看成今后的事业上,就是妇唱夫随了。

    明珠要让魏尔泰在她设计的模式中谈恋爱,然后结婚。说白了,今后,她可是打算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的。要是魏尔泰身体健康上出问题,那就是她的负担。

    明珠有时会把魏尔泰这个恋爱对象,想象成瓮中之鳖。她什么时候捉起来,看一看,把玩欣赏都可以。

    这时,听着魏尔泰从楼梯上消失的脚步声,明珠心里头还是美滋滋的。魏尔泰的脚步声消失后,明珠站到了窗户口,貌似是去看一看这个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其实,站在这个窗户口,是看不见的。

    明珠是要找一个感觉吧。

    有一个脚步声往总经理室来。这个脚步声不熟悉,肯定不是内部员工的。明珠转身,看着门口,像是要等这个人的到来。

    来到总经理室门口的是曹小伶,明珠不认识。

    曹小伶的脚步没有片刻的停留,径直就进了总经理室。

    “哦。你……”明珠看着曹小伶,想问她哪里来的,有什么事。可是,话没有说,曹小伶自己貌似彼此之间不外的,自己先找个地方坐下、坐下前,顺手从门边的架子上拿了一瓶饮料。

    明珠的鼻腔里可是哼哼了。这丫,倒是不客气啊。

    曹小伶坐下后,身子后仰的,靠在沙发上,问:“赵小龙呢?”

    明珠可愣了一下,赵小龙?眼前这个女人,脑子没病吧?这话问的,口气像是一个老熟人,但问的人,公司花名册上根本就没有。

    “我们这里,没有叫赵小龙的人。”

    “有的。”

    “没有。”

    “肯定有。”

    明珠只好亮出自己的身份,说:“我是这里的总经理。有没有叫赵小龙的人,我比你清楚。”

    曹小伶说:“我也很清楚。比你更加的清楚。我看见他进来,看见他从这里出去,又看见他从外面进到这里面来。”

    明珠被曹小伶这话绕糊涂了,问:“你说的,是同一天吗?”

    “可以分成几天。”

    “几天?哪你为什么不把他拦住?”

    “我说你这个总经理,笨吧。我是跟踪来的,能上前去拦吗?要是能够直接上前去拦住,我需要跟踪吗?”

    明珠又愣了一下,想想,也是,曹小伶说的应该没错。要是能够直接拦住,也就无须跟踪。

    “这样吧。你说说,你要找的赵小龙,长什么样子?”

    曹小伶就把明珠想要的参数,包括身高,大概的体重,长相,甚至描述了鼻子的形状,说鼻子比较大,鼻翼饱满……

    明珠可是呆住了。曹小伶这番描述,不就是魏尔泰吗?

    难不成,魏尔泰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现在,只要会用电脑的,都会取个网名什么的,就是江湖上混的,也要弄个花名什么的。

    极有可能。

    曹小伶描述完了,问:“这么说,清楚了吧?”

    明珠笑了,说:“我只能非常遗憾的告诉你。我们公司,确实没有你说的这个人。”

    “不可能。我可是亲眼看见他进来的。”

    “哦。这个,有可能。可能是我们的一个客户。”

    “不是客户。我向门卫打听过。门卫可是告诉了的,说那个人是总经理助理。”

    明珠就越发的肯定,魏尔泰应该还有一个花名。这个花名就叫赵子龙。

    “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带一张他的照片给我。让我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我这里,确实是有一位总经理助理。但他不叫赵小龙。他叫魏尔泰。”

    “哦。魏尔泰啊。赵小龙现在应该有一个网名,叫魏尔泰。”

    啊?明珠差不多少要疯掉了。她好不容易引进的一个人才,从一开始就把名字弄错了。本名叫赵小龙,网名叫魏尔泰。可她的旅游公司员工名册上,却把网名当成了本名,把本名当成了网名。

    看见对面的这个女人笑笑地,明珠的脑子转了一下。不对啊。魏尔泰的身份证,她可是看了。引进人才,这应该是初步吧。不核实身份证,引进人才,那不是糊涂吗?

    明珠有了一个结论,眼前的这个女人,脑子可能有些问题。

    曹小伶想起什么的,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了图片库,调取了魏尔泰的照片,给明珠看,并说:“这是我偷拍的,你看,是不是这个人?”

    听曹小伶这样说话,明珠进一步肯定,眼前的这个女人,脑子有毛病。是不是这个人,应该是我问的,怎么成了她问。

    明珠看了曹小伶手机链上的照片,必须肯定了,所谓的赵小龙,就是魏尔泰。但,也就是这时,明珠头痛了。她的头有炸裂样的疼痛。因为,她为这个人的名字,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曹小伶起身,说:“好吧。总经理同志。看你的样子,很痛苦。我不打扰了。你在这个人回来后,可以告诉一声,说有个叫曹小伶的来过了。”

    看着曹小伶背影的离去,明珠的身子立马柔软,有被人打败了的感觉。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这个离去的女人,肯定是在和魏尔泰谈恋爱。

    可是,明珠不好理解了。她跟踪过魏尔泰的。魏尔泰去的那个店面没错。在这方面,魏尔泰没有撒谎。那家店面的字号是叫运势一品。那个老板娘叫运虹。这是向周边的人打听来的。现在,怎么又冒出这样的一个女人。哦,这个女人叫曹小伶。要不是这个女人自报名字,可能就忘记问了。

    明珠可是头痛了。她要同时面对两个方位的女人。这让明珠可是很困惑了。一个自己精心设计的可恋爱对象,竟然也弄出了三角关系。如今的恋爱,还有没有纯洁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