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27章 不好缠
    魏尔泰从旅游局回来。自然的工作程序,他必须向明珠汇报去沟通的情况。

    明珠听完了魏尔泰的汇报后,没有就这个事发表什么意见,却问:“赵小龙你到底有几个名字?”

    魏尔泰的头脑立马嗡了一下。能够往他身上贴赵小龙这个标签的,只有曹小伶一个人。现在,多出一个。显然的,这事,麻烦了。

    “明总。是不是有人来过?”魏尔泰当然要问清楚。只有问清楚了,才好接下来的操作。

    对,没错,是操作。魏尔泰在明珠面前,始终保持一种接受任务的感觉。这种状态下,就是说一句话,都要好好的动一下脑筋的。

    明珠只要涉及到这样的话题,特来劲。她已经想好了,要同魏尔泰用别致的方法谈好这场恋爱。至于魏尔泰有没有同意和她谈恋爱,先不管。只要她想谈,就OK了。

    正是因为明珠有这个谈恋爱的思路,所以每当涉及到这样的话题,有的是时间。在这家公司,时间的主动权,包括魏尔泰的,部掌握在她的手里。于是,明珠来了个反问:“你说呢?”

    魏尔泰的脑袋已经大起来。这就明显了。明珠已经往他身上贴了赵小龙的标签,要是说没有人来过,要是说来的人不是曹小伶,鬼才信呢。

    “明总。这个事,真的是一句话两句话,好说的。扯不清楚的。”

    “没事。现在没事。你就慢慢来,慢慢地给我扯。真的不行,太乱了的话,我可以帮着你理一理线索。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尔泰只有用手在头上挠痒痒了。

    明珠已经看出来了,魏尔泰自己挖出的这个坑,不太好填了。这个时候,明珠竟然有些得意的,鼻腔里哼了一声。当然,这一声气息如丝,没让对面的人听见。

    魏尔泰所看见的,明珠的脸上冷笑如夜里的霜。

    “不要逃避。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够说清楚,就没有你的事。要是说不清楚,我可是要较真的。这个较真的后果,你也是知道的。”

    魏尔泰怎么可能不清楚,无非又是要拿合同来说事。他这就又要郁闷了。怎么得了一套房子,就像欠下明珠上辈子的高利贷。

    只能是一声叹息,还不能发出声,闷在心里头。还是俗话说得哲理啊:有一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又一说,没有免费的午餐。再一说,没有付出就拿到早晚是要还回去的。还有……

    不用再说了,明珠看见魏尔泰已经把头低下。

    显然的,魏尔泰要忏悔了。

    明珠补了一句,“要说仔细点。”

    魏尔泰在明珠的威逼下,只好把怎么在公交车上遇见曹小伶,包括之后的点点滴滴都说了一遍。明珠像听故事样的,听得很认真。

    魏尔泰都觉得自己有点婆婆妈妈的啰嗦,明珠却不觉得。她需要细节。这里有一个常识,明珠很清楚,所有的蛛丝马迹,都存在于细节之中。

    “说完了。”魏尔泰终于有说完了的舒坦。

    明珠听这个故事,可是津津有味,此时可是意犹未尽。她在听魏尔泰的叙说中,有一个发现,就是可以从中学习到一些缠人的技巧。在这方面,明珠暗暗地承认,她不如曹小伶。从曹小伶缠住魏尔泰这事上来看,恋爱这个事,可能就是要死缠烂打的。

    身为总经理的明珠,在恋爱的认知上有了进一步的提高,也对自己提出了相对高的要求。自己已经有了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魏尔泰被别的女生谈了去,那她这一生,也太失败了。自家门前的塘都守不住,还说什么去大江大海中锻炼,那就真的是扯淡了。

    明珠对魏尔泰说的这个事,做总结。这是当领导的必须具备的水平。

    “魏尔泰。就你说的这个事上。你没有主观去犯错误。这个,很好。现在,说真的,一个人在社会上生活,也不容易,身边的诱惑太多。面对诱惑,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魏尔泰有感觉,这是在听报告。自己就坐在听从席上,明珠坐在做报告的报告人的席位上。虽然是面地面,但这样的距离,就是报告者和受众的关系。不可能平等对话。

    明珠意识到自己用了做报告的口气,赶紧拉近距离,说:“比如我吧。我认定的事情,就一准做下去。这个决心,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要是撞墙,也是撞了南墙不回头。”

    开始时,魏尔泰还是很认真的听着的。可是,听到后来,感觉领导的话,越说越不在谱上。领导不会就这个水平吧?明显就是跑题,再不刹车,原本想去南极的却跑北极去了。

    明珠又说:“这样吧。这个叫曹小伶的,可能是不好缠。”

    魏尔泰听到这里,必须要做纠正,“明总。你这话说的,我听着,有些别扭。我一定要申诉,不是我缠了曹小伶。事实上,是曹小伶缠了我。”

    明珠想说,魏尔泰,你跟我较什么真啊。她没有这样说,因为,就刚才一会的意识、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述上是有点问题。

    “好,好。我纠正自己的说法。今后呢,曹小伶要是再继续纠缠你,你告诉我。”

    魏尔泰听明珠这样说了,想笑。你就这么厉害了吗?你能管得了曹小伶。她可不是你的员工,好不好。

    突然间,魏尔泰又觉得,明珠的这个安排,倒是挺好的。曹小伶要是再来纠缠,就把这个问题上交、交给明珠来处理。到时,自己就可以站一边,看两个女人斗嘴皮。

    魏尔泰这就有了想象,要是这两个女人,在他的面前斗嘴皮子,自己一边看着,是不是很爽。很显然的嘛,两个女人为了他,会不会有一种竞技场上的状态?

    “哦。想起来一件事。魏尔泰。你写的爱情故事中的那个主角,是不是也要领我去认识一下。我好想去品尝那个美食的。”

    魏尔泰脑子里的某根神经被触痛了一下。他开始怀疑明珠要去运势一品、品尝美食的动机了。

    “你犯什么愣啊。就是那个运势一品店,那个羊角汤。”明珠做了特别提醒,“你可是答应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