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28章 事端
    去运势一品吃饭这件事,明珠还就记上了。下班前,明珠叫来了魏尔泰。

    “魏助理。今天的晚餐,就去那个运势一品吧。”明珠说这话时,格外的把语气用平和了。声音上,听起来也就轻柔到有些飘。

    听到总经理这样的安排,魏尔泰可就伤脑筋了。这个说者貌似很随和的话,魏尔泰听起来,如重棒击来。明珠这明明白白的,就是要绑着他魏尔泰去煎熬呀。

    虽然,魏尔泰与运虹之间的交往,现在是很纯洁的。就是一个男人出于血性,想帮助一个在逆境中的女人。可是,明珠可不这样看的呀。

    正常情况下,去哪吃饭,都一样。无非是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在一块吃着饭,说说话。每到吃饭的时候呢,明珠的姿态上,比在办公室里要稍许降低一些。可是,这种情况,复制到运势一品去,就有点那个了。

    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魏尔泰有点怕陪着明珠去运势一品。

    可是,总经理已经发话,魏尔泰只能是陪着明珠进了运势一品。

    这天晚上,运势一品,有几个客人。

    曹小伶照例,下班后来这里帮忙。看见进门来的两个人,曹小伶愣了一下,就向后面的厨房叫了声,“姐。老板。姐老板,老板姐。来客了。”

    不太开笑脸的明珠听曹小伶这样说话,脸上起了笑容。

    魏尔泰想笑,却笑不起来。他看见曹小伶也在这里,应该高兴才是。能够把曹小伶说服到了运虹这里,当一个防护墙,挡箭牌。这也算是魏尔泰的一个功劳了。

    运虹从厨房里出来,见到魏尔泰,脸上有了一笑,很亲和的那种笑。可她也看见了站在魏尔泰身边的那个女人。好漂亮啊。运虹有了下意识的眨眼动作。不眨眼不行啊。眼前的这个女人太亮眼啦。

    “尔泰。你来了。”运虹招呼了一声。

    运虹的这一声招呼,却把明珠震惊了一下。什么?叫他尔泰。明珠这就有些心中不平了。这不应该吧。她和魏尔泰工作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她还没到直呼魏尔泰名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店老板,就这样的叫了。

    直接叫名,一般来说,关系上不比平常人。没有特别好的相处,是不会这样来叫的。

    曹小伶这时也上前来凑热门,叫了声,“小龙。你怎么也到这种小地方来吃饭呀?”

    听曹小伶说话的最后一个字拖音,拖到明珠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魏尔泰听曹小伶这样说,要是在其它场合,会皱眉的。今天这种场合下,反倒是为他做了某种解脱。不管怎么说吧,可以先把曹小伶剔除到一边去了。现在,魏尔泰要在中间进行平衡的,就是明珠和运虹。

    要是说,魏尔泰对女人的心理不了解,那是鬼话。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看过电影电视剧的。如今这方面的镜头,画面,甚至场景,可成教科书的。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运虹上前来,笑着问:“尔泰。这位是?”

    魏尔泰也就笑着回应,“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领导,明珠公司的明珠总经理。我是她的助理。我叫魏尔泰。”

    魏尔泰这就是脱库子放P多此一举了。运虹已经叫了你尔泰,你还须向运虹报家门吗?

    明珠也就脸上有笑、笑的有些小气。在时间长度上只是一闪,笑容就没了。

    运虹说:“请坐,请坐。”

    明珠说了魏尔泰,“魏助理。你说这家店环境不错。就这个环境,也叫我来?”

    魏尔泰已经猜到,明珠会说这样的话。明珠自己想来的,却把账赖到他头上。魏尔泰只好低头,眼光却由额头处,滑向运虹。他希望运虹能够宽宏大量。

    运虹还是脸上有笑,说:“地方小了些,环境上也确实不太好。小本生意,没敢做大的投入。”

    毕竟是怀了孩子的女人,运虹在做人上,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她这显然就是慈母胸怀。

    曹小伶可不是运虹,听到明珠这样说,可是不高兴了。

    “赵小龙。你们是来吃饭,还是来挑刺?要是吃饭,就立马找个位子坐下。我可以低声下气的伺候你们。因为,你们有钱,钱老大,我老二。要是挑刺,这里没有可挑的。你们立马离开,另外去寻好地方。”

    明珠这是第二次见曹小伶。上回也算是有过交锋。那次交锋之后,明珠就已经承认,不是曹小伶的对手。

    魏尔泰有些为难地,问明珠,“明总。你看,我们是不是换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算我推荐错了。我认这个账。”

    明珠的鼻腔里可是哼了一下,说:“错,也不错。将错就错。”

    运虹可是听出话音来了,赶紧用手上的一块抹布,把旁边一张台面前的椅子面擦了擦。她这明显的是要讨好明珠。

    明珠却问:“老板。你这是后厨灶台上用的吧?”

    运虹赶紧撩起围裙的边,把椅子面又擦了一遍。做这个动作,因为围裙在腰间系着,运虹是要下蹲的。这对于已经怀孕的女人来说,不容易。

    曹小伶看不下去了,拉起了运虹,说:“姐。没必要这样吧。”

    运虹说:“进门就是客。客人就是我的上帝。”

    曹小伶向前跨出一步,脸已经抵到了魏尔泰面前。

    “赵小龙。你们要是嫌这里环境不好,去五星级酒店啊。这个城里,有啊。你们去啊。立马就走。没人拦着。”曹小伶的口气可是咄咄逼人。

    运虹伸手拉走了曹小伶。

    曹小伶还就由着运虹拉着,往后面去。曹小伶也不想把两个进门来的客人撵走。毕竟,运虹是要靠生意赚钱的。但,话,曹小伶还是要说的。

    曹小伶一边由着运虹拉着一边回头说:“赵小龙。你要是再在这里评头论足,我把你举起来,扔到门外去。”

    其他的食被曹小伶这句话说愣住了。这口气,也太大了吧。一个小女人,能把一个大男人举起来?

    明珠可是鼻腔里带出“欺”了,说:“说大话,也不脸红。”

    魏尔泰低声说:“明总。她还真的不是说大话。她曾经是举重运动员。拿过奖牌的。”

    啊?明珠听魏尔泰这样说,嘴巴可是有小小的张开,半天没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