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2章 风向不对
    明珠要离开,魏尔泰不好不离开。

    魏尔泰很清楚,这个时候,他要是不离开,明珠肯定会有其它方面的想法。明珠如果有了想法,今后再想来帮助运虹,就困难重重。

    可是,两个想离开的人,没那么容易了。

    曹小伶打去的电话,来了人。来的人是邹杰。魏尔泰认识。接到曹小伶的电话,邹杰的车就在附近。

    已经认识的人,相互打起了招呼。

    邹杰问:“赵小龙。怎么回事?”

    明珠听邹杰这样说,可是懵了。看人家穿着制服呢。这可是管真实姓名,管户籍的。这个人说出的话,应该要负责任的吧。得问问这个人,魏尔泰的名字。

    邹杰同魏尔泰说话时,脚步没有停下,直接往店里去。

    “你俩,不要走。这边的事情,还要说一说的。”邹杰向里走时,丢下的话,声音不算小。

    明珠和魏尔泰都听见了。

    这个时候,魏尔泰是想留下来的。可他却问了明珠,“明总。我们是走,还是留下来?”

    “人家已经说话了。怎么走?”明珠不想走,不是因为邹杰要他俩留下来,也有自己的原因。她要找个机会,跟这个公务人员核实,为什么要把魏尔泰叫成赵小龙。

    邹杰进去时,彭志没有注意到。彭志这个时候,背对着门,在里面训斥运虹,还有曹小伶。

    “你这头货。以后,少来这个店里。”彭志指着曹小伶。

    彭志说这话时,几乎就是咬牙切齿。刚才,他被曹小伶那一下子,撞击不轻。到现在,那个受伤的部位还隐隐作痛。彭志有打算,也正是这个打算,他背对着门,要拦住曹小伶。彭志是怕曹小伶逃走。

    “是叫曹小伶,是吧?你听好了。劳资要你还我这一下子。你撞了我这里,我也要撞你那里。”

    运虹可是听出这话中的危险。她紧张的看了曹小伶。

    曹小伶却是哈哈大笑。她这个时候,笑的样子,就是一个男人味。

    运虹被曹小伶的这种声音震惊到了。运虹没有想到,曹小伶有这样野的一面。在运虹的感觉中,女生不可以这样的。女生应该温柔的。

    曹小伶敢这样笑,除了天性之外,还因为看到了希望。她叫的人已经到了门外。她是看见了的。

    运虹也看见了门外来的人。运虹没有想到来的人是曹小伶叫来的,以为是来吃饭的呢。

    “哦。彭志。待会再说,好不好。我先招呼客人吃饭。”运虹说着,就往门口迎过去。

    运虹迎上前去,说:“欢迎光临。”

    曹小伶在运势一品帮忙这个事,邹杰是知道的。对于表妹现在的情况,邹杰也有些头痛。表妹自从失去赵小龙后,就是一种疯疯癫癫的状态,虽然病情还没有到十分糟糕的境地,但还是让家人担心。

    为了曹小伶精神上出的问题,邹杰咨询了相关的心理医生,还专门去一家心理诊所咨询过。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医生的观点基本上一致,对于曹小伶目前的情况,属于正常情况下人的一个反应。如果有一个好的境遇,或许可以自行矫正。

    当曹小伶告诉,找到了失去的赵小龙时,邹杰先是认为表妹的病情加重,后来在酒店里的那次相遇,邹杰就觉得或许,魏尔泰能够矫正曹小伶的病情。

    运虹迎出去,彭志也就转身、转身后的彭志,可是愣住了。来人,他认识,打过交道。

    “杰哥。”彭志叫了一声。

    邹杰的脸色往下一沉,说:“谁是你杰哥。以后,不许这样叫。我问你,是不是你要打曹小伶?”

    因为从室内的情况来看,曹小伶说有人打了她,应该不会是运虹。对于彭志的情况,邹杰掌握一些。看见彭志在店里,邹杰的第一反应,打表妹的,应该是这个家伙。

    彭志脸上刚刚呈现的笑,立马僵硬。他已经意识到,今天可能会走背运。

    果然,邹杰问:“彭志。我问你话呢?”

    彭志脸上有了哭丧的表情,说:“邹局,你弄错了。我没有打曹小伶。是她打了我。”

    “打了你?”邹杰盯了彭志一眼,就转身看曹小伶。

    曹小伶这时却笑、笑到得意洋洋。

    邹杰问:“怎么回事?”

    “你问他吧。”曹小伶嘻嘻地,拉了运虹往门口去。

    曹小伶这是要留下空间给两个男人。显然的,两个女人在这里呆着,彭志没法说事。就是能说,两个女人听了也别扭。

    彭志就把曹小伶用腿膝盖撞击他的事情说了。同时告诉,说现在,受伤的部位还痛着呢。

    邹杰相信彭志的话,却又怀疑,说:“不对吧。一个女生,好好的撞击你。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隐瞒了没说?”

    彭志知道这个情节,省略不了。即使他现在不说,待会,曹小伶也会说。还有门口的两个旁观的人也会证实。彭志就如实的告诉了。

    “啪”,一声暴响。

    彭志以为自己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不是。

    邹杰的皮鞋踢了彭志的脚,说:“站好了。跟我说话,身子不要晃。”

    彭志就把身子站直了。

    邹杰说:“你小子,是人吗?对一个女生,你也要动武?”

    彭志手抚着脸,就像是挨打了。

    “邹局。我不知道曹小伶是你的人。”

    邹杰盯了彭志一眼,说:“曹小伶是我亲戚,表妹。”

    “啊?”彭志知道自己今天真的是撞日头了。

    邹杰对彭志说:“你这么大人,怎么活的。没听说过吗?男不和女斗。”

    彭志哭丧着脸,说:“这回,我可是信了,老话藏着真理。今后,我真的不敢和女人斗了。”

    邹杰提醒,“应该包括运势一品的老板。”

    “是,是,我明白了。”

    应诺可是快的彭志,心里可是窝上了火团。只是,他不是一般的混子。这是一个见形势不妙狗洞也能钻的角色。

    有话道,精明人不吃眼前亏。彭志清楚眼前这个公干人员的身份。不是怕,是来日方长。彭志虽然低头,却嘴巴咬起,眼睛狠和恨的光如刀子,扎在地面上。

    彭志不敢和邹杰斗,但曹小伶,他瞅着机会,还是敢动一下的。做事不留痕迹的水平,彭志可是有的。

    因为运势一品门前停着一辆有红色闪灯的车,彭志电话叫来的几个人,远远地站着,没敢过来。原本,这几个人,以前是跟运虹的准老公成仓一块玩的。现在,跟彭志后面混。说白了,也就是一帮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到了关键的时候,不会有凝聚力。利益为先,各人自保。

    彭志可是看见了那帮弟兄在那边站着的。他只能是一声叹息,却是猛然的一个跺脚。

    邹杰看出彭志表情上的异常,问:“怎么啦?”

    彭志只好借口,“脚板心痛。”

    邹杰问:“你是脚板心受伤了?刚才,你说的,不是这个地方啊。”

    啊?彭志看了邹杰一眼,捡起掉在地面上的衣服,提着,出门去了。

    那边远远地站着的一帮弟兄,看见老大出来,这才迎了上来。显然,彭志没有答理这帮人的问候,直接向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