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3章 当问不当问
    邹杰让彭志走了。本来,还是要问一问其它情况的。现在,看事情不完是表妹所说的那样。何况,曹小伶没有吃亏、吃亏的是彭志。

    见事情不算大,邹杰也就出门,要去开车离开。

    明珠跟到了邹杰身后,说:“警官。可以借步,问一个事吗?”

    邹杰停下脚步,反问:“什么事?”

    明珠问邹杰,为什么要把魏尔泰叫成赵小龙。

    “为什么要这样问?”邹杰就看了一旁的魏尔泰。

    魏尔泰说:“曹小伶叫我赵小龙的。我们明总听见,就怀疑我的名字有假。”

    邹杰可是乐了。他也就明白,遇上什么事。

    魏尔泰就把明珠向邹杰做了介绍,说这位女士,明珠旅游资源管理公司的总经理。

    邹杰说:“明总。曹小伶的情况,有些特殊。这个,魏尔泰先生可能受到了一些委屈。这个中的原因嘛,应该属于帮助人吧。他的法定名字,还是以他的身份证为准。这个,一般来说,假不了。”

    “谢谢。”明珠看着邹杰上车、车开走了,才看了身边的魏尔泰,说:“你盯着我干吗?走啊。回吧。”

    两个人这就往路边去,等待路过的出租车。

    其实,魏尔泰已经看出来,明珠要到运势一品来吃饭,可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显然的,明珠就是来打探一个虚实,同时呢,让运虹明白这之间的关系。

    “明总。你让我写的爱情故事,主角就是运势一品的老板。”

    明珠纠正,“应该是老板娘。”

    魏尔泰笑了。他听得清晰,尤其是明珠嘴里出来的这个娘字。魏尔泰所学的专业,就是咬文嚼字的。在字节的音量大小上,很敏感。

    “哦。是的。运虹也可以说成是老板娘。我说她是老板,因为她的老板在监狱里。”

    明珠站住,看着魏尔泰,问:“怎么回事?”

    魏尔泰也跟着停下脚步。他知道明珠这个时候,就是装成吃惊的样子。刚才在店里面,彭志所说的话,不说部被明珠收进耳朵里,也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彭志已经提到成仓是罪犯。

    “明总。具体的,我就不说了。”

    “为什么?”

    “你让我写爱情故事。我把故事核部说出来。到时,你看着,还会有兴趣吗?再精彩的故事,听第二遍时,已经没什么味道了。这跟沏茶的道理一样。第一开茶,最有味道,第二开,只能是凑合着喝,第三开趣味寡然。越是好的茶,越是这样。凡事,隔行不隔理。”

    明珠甩了魏尔泰一个眼神,明显的不屑,起步,向前去。

    魏尔泰跟上,问:“明总。你生气了?”

    “我干吗要生气?”

    “就是。我想明总,不会生气的。”魏尔泰有意把一句完整的话说成了断句。

    明珠听出来了,侧脸看了魏尔泰。指出这个句子不应该这样说吗?显然不妥。魏尔泰是弄文字的。不过也好。明珠脸上浮上了淡然的笑意。她就意念了,你这个魏尔泰,想我就想我呗,用得着这样来说吗?

    魏尔泰说断句,也是有用意的。这个时候,就在路上,不想身边的这个女人脸色不好。从一开始,也就是说作为人才引进的那个时候,魏尔泰就有了感觉。他对明珠有感觉。他也发现明珠看他的眼神有些不正常。

    不要以为魏尔泰没有谈过恋爱,在这方面反应迟钝。相反,魏尔泰在这方面特别的敏感。没有机会谈恋爱,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文学博士,与其它方面的博士可不一样。他这个博士可是要博览群书,包括接触一批禁书。

    魏尔泰就曾经写过一篇论文,叫《带有黄染色体书籍所产生的负审美负能量管见》。就从这篇论文需要收集到的参考资料的数量,就是五花八门,什么玩艺的都有。他还接触过一本书,叫《**生活史》。

    说白了,魏尔泰也喜欢明珠这个女生。虽然,明珠比魏尔泰大三岁。魏尔泰不排斥女人比自己大。有话说,女大三,抱金砖。魏尔泰也想发财的。

    为了短暂的安抚明珠,魏尔泰才有了那句话,“我想明总,不会生气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理解,就看接受人的自我感受了。

    魏尔泰的脚步赶上了明珠的脚步,说:“运虹的故事,让人感触颇多。”

    明珠说:“姓魏的,你什么意思。不想把她的故事说给我听,还要用颇多这个说法。你是想撩我吗?”

    “没有。我不敢。”魏尔泰这样说了,却心中窃笑。

    明珠说:“料你没这个胆。出息。就这点本事。”

    魏尔泰不再说话,因为,有一辆空载的出租车到了面前,明珠招手的。这一回,魏尔泰有失误。叫车的事,应该是他这个助理做的。唯一可以补救的,就是赶紧上前去,为明珠打开车门。魏尔泰做了一个很有范儿的动作,就是像要人们上车,保镖所做的那种规范动作。

    上了车后,两个人一路无话。

    回到楼上的办公室,进的是总经理室。魏尔泰没有进自己的办公室。按路线顺序,所经过的,先是助理室,再后面才是总经理室。

    明珠已经坐到总经理大办公桌后面。她看魏尔泰跟了过来,问:“还有什么事吗?”

    魏尔泰说:“有一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废话。”

    “不是废话。真的不是废话。我怕贸然的问了,你生气。你要是说不生气,我才敢问。”

    明珠被魏尔泰这时的怂样子逗乐了,说:“问吧。不生气。”

    魏尔泰就有了一个诡谲的笑,说:“你在路上说,想撩我吗?不知道,这话,我是当真听呢,还是装成没听见?”

    魏尔泰现在把这个当成问题提出来,可是类似于揭短了。明珠随手抓起桌面上的一支圆珠笔,扔向门口的人。魏尔泰的反应,还有身手,也是了得。他用了极其潇洒接球时的抄底动作,把这支圆珠笔给接住了。

    “滚。”明珠貌似很生气。

    魏尔泰就拿了这支笔,滚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