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6章 恋爱进行时
    魏尔泰坐到电脑前,开始梳理运虹说的一些事。那是零零碎碎的叙说,现在,要把这些碎片进行艺术性的拼接。这就是技术活了。

    在运虹所说的这些碎片中,魏尔泰挑选了两个出来,将支撑这一篇爱情故事。

    这两个是什么呢?一个是皮鞋,一个是一句话。

    魏尔泰开始在电脑的键盘上敲击。可能是刚才在总经理室与明珠的斗智产生了类似激素的东西,可以看成是兴奋剂吧。魏尔泰已经感觉到文思泉涌。

    运虹在和成仓相识后,自然而然,开始享受两个人相处的时光。一块出去吃饭,家常饭,小吃,只要觉得可以品尝的,都要好好的品尝一遍。去公园,手牵了手,走一步,两只联系起来的手要悠悠的悠上几个秋千。

    逛店,也成了一个必须的程序。成仓像所有的男人一样,不喜欢逛店。可这个时候,不喜欢也成了喜欢。为了讨得运虹的欢心,成仓也只好是硬着头皮陪同了。

    在一家鞋店里,运虹看上了一双皮鞋。她没有说想买。只是在那双鞋子前停留时间稍许长了一点,又对那鞋子一番赞赏。

    成仓说:“喜欢吗?喜欢就买好了。”

    运虹说:“喜欢的东西,不一定要买的。”

    成仓可是不懂了,说:“喜欢,为什么不买?”

    运虹说:“我穿,不适合的。这种鞋,档次太高。不是我这种人可以穿的。”

    成仓叫服务员拿了这双鞋,让运虹试穿。运虹先是不肯试。她是嫌那双皮鞋太贵。可是,心中实在是忍不住,对那双鞋的喜欢。后来,运虹就想了,买不起,可以穿一回,过一把瘾,也好啊。这就试穿了。

    那双鞋,穿到运虹那双修长的脚上,太般配了,就像是为她定制的。

    成仓让服务员打包,要买下。运虹不同意。生气了。说不喜欢。

    运虹是真的生气。这一双鞋,太贵,还是舍不得。

    成仓可是说了,“这双鞋,我出钱,买了当礼物送给你。”

    运虹坚持不要,最后,像是要发脾气了。成仓也就只好作罢了。

    是第二天吧,或者是第三天。具体时间,运虹已经记不清楚。成仓又约了运虹吃饭。吃饭后,两个人自然地又是要回成仓的家。两个人正在热恋中,有些功课也是必然要做的,像所有的恋人一样。在热恋期,男女之间的黏劲是很强的。

    在去成仓家时,成仓一路上显得特别兴奋。进了楼幢单元门后,有了不一样的情况。上楼去的楼梯旁边的墙壁上,两级台阶处就有一支玫瑰花,被用透明胶带粘住。

    运虹看了,有些好奇,说:“这里怎么会有玫瑰花?”

    成仓也就跟着说:“是啊。怎么有玫瑰花?”

    运虹说:“这是哪一个,做这个,什么意思啊?”

    成仓说:“脑子不正常的人呗。”

    运虹说:“我看,是脑子不正常,钱多了烧包呢。”

    成仓说:“既然是脑子不正常的人,既然是钱多了烧包,我们就做一做好事,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我要了。”

    成仓说着,就开始采摘粘在墙壁上的玫瑰花。到了一层与二层楼梯的拐弯处,成仓的手上,已经有了N支玫瑰花。

    成仓家住的房子,是老旧的小区,五层楼,没有电梯。他住在三楼。

    这时,又一样东西出现,在一层与二层拐弯的平台上,有一只皮鞋,就是运虹喜欢的那一个牌子,那一款。

    运虹首先发现,说:“咦。这里,怎么有这样的一只皮鞋?怎么就一只?”

    成仓也就跟着惊奇,说:“是啊。怎么就一只。应该一双,才对吧。哦。我知道了。这个人,买了这种皮鞋,可能不知道怎么弄丢了一只,就干脆扔掉不要了。”

    运虹说:“这个人,也太粗心了吧。”

    成仓说:“不管了。他粗心,我不粗心。”

    运虹看着成仓弯腰把这只皮鞋捡起来。运虹是想不让成仓捡的。路不拾遗,这是起码的品德吧。成仓知道运虹可能会误解,就说:“还是先捡起来,等丢失的人找来,还给他好了。”

    两个人这就继续向上去。成仓继续收获墙壁上的玫瑰花。

    到了二层和三层的楼梯拐弯处,也是一个平台,又出现了一只皮鞋。这只皮鞋和刚才成仓捡到的,合起来,就是一双。

    运虹就有些狐疑的看了成仓。

    成仓说:“这个人的脑子,真的有问题。好好的一双皮鞋,那里丢一只,这里丢一只。干吗呢。”

    说着话,两个人就到了三楼的家门口。成仓拿钥匙开门、门开处,里面有一双皮鞋的鞋盒。

    这个时候,运虹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她的手成了拳头,打在了成仓的胸脯上。可是,在成仓的感受,应该是很享受的。因为,这个时候,他闭上眼睛。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这个时候,他把运虹的拳击看成是一种变相的按摩。

    就这样,成仓如愿的送给了运虹这双皮鞋。这是一双运虹舍不得买,却喜欢的皮鞋。

    虽然,运虹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成仓是用了心思的。这是一种别人或许想不到的浪漫情节。成仓用心来做了。运虹再不领情,她的情商也就太低了。

    但是,运虹还是说了。

    “成仓。以后,不可以这样的。”运虹虽然说了这样的话,却是感觉到幸福满满了。

    这些日子里,两个人相处的细节,部涌现到眼前。在家中,饭不用运虹来做,就是碗也不让运虹洗一只。包括到擦桌子扫地这样的事,成仓也不让运虹碰一下。

    成仓这就是把运虹捧起来宠了。

    想到这些,运虹说:“成仓。你这样下去,会把我掼坏了的。”

    成仓说:“你现在不享受,结了婚,就没这个待遇了。结婚后,你要洗衣,做饭,生孩子。到时候,你可能就是老婆子了。”

    运虹听成仓这一说,愣住,怔忡。

    成仓的话恐怖如斯啊。成仓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呢?

    可是,运虹有了进一步的细想,就又认为,成仓说的是实话,没有骗人。在恋爱期被宠过的女人,哪一个又不是这样的经历过。恋爱时是公主。结婚后是奴仆。

    与其他女人不同的是,运虹听到了真话。这也从另一个角度上证实,成仓这个人的坦诚。

    这样想了后,运虹不再怪成仓,反而,更加的爱这个男人。她把脸贴到了成仓的胸前。幸福感再次的把她托起来,在空中飘啊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