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7章 讨债
    魏尔泰还想就这根线索往下写、写运虹和成仓的今后。

    可是,想了想,还是纪实吧。运虹有打算,想去看成仓,也就是人们口中的探监。运虹的意思,是要把彭志经常来打扰的事情说给成仓听。魏尔泰对于运虹这个打算,可是泼凉水的。在魏尔泰看来。成仓现在的状态,不可以听到彭志的事情,这不利于改造。

    运虹认可了魏尔泰的想法,就没了说彭志事的打算。但她还是要去看看彭志。魏尔泰认为去告诉一声,已经有孩子了,这或许能够帮助成仓改造。

    魏尔泰也有了想法,到运虹去的时候,他借一辆车,陪同过去。他也想见一见彭志。

    现在,这篇稿子已经写出来,也只是一个初稿。魏尔泰打算,等陪运虹去见了彭志后,或许会有出彩的章节加进去。

    魏尔泰起身,去到总经理室,想同明珠说一说运虹这个事,为下一步的请假做一个铺垫。

    明珠没有坐在办公桌前,而是在沙发上,侧脸,看着窗户外。她像在想什么事。听到脚步声,明珠回头。

    看见魏尔泰进来,明珠从沙发上起身,去到办公桌前,手扶了桌面站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魏尔泰。

    魏尔泰进到里面,也是站着。他站在沙发旁边,手扶了沙发的靠背,说:“运虹那边的情况,明总你也看见了。那个女人,真的很需要人帮一把。”

    明珠却是笑了一下。只是这个笑有些力量,带着肩膀向上耸了一下。

    “可以啊。为了写一个爱情故事,得把所有的精力,甚至是心思,投进去了。”

    魏尔泰说:“我们的祖先开始,就懂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现在,我们没有遇上这样的事情,但需要伸出手时,还是要帮一把。”

    明珠说:“我承认,运虹一个人支撑那样一个门面,确实不容易。一个怀孕的女人,应该在家养胎才是。现在,还要那样的辛苦。她就一点积蓄也没有吗?”

    魏尔泰就把一些没有告诉过的细节补充了。

    明珠听得,可是频频动容。

    两个人正聊着运虹的事情,一个人悄然到了门口,像一个幽灵。她的脚步很轻,竟然没有发出声音。明珠似乎感觉到门口有人,就把目光移过去,还是吓了一跳。

    “你……”明珠不知道下面的话,怎么说了。

    魏尔泰背面朝门,看明珠这副被惊吓的样子,就回头看了。他站了起来,转身,面对门。

    “曹小伶。你怎么来了?”

    曹小伶在门口,先是吃吃的笑,继而脸色也就沉下来,一副肃然的样子,反问:“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魏尔泰说:“哦。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你走路,能不能有点脚步声?”

    曹小伶说:“我也不想走路这样的轻。一来呢,我天生走路就没有脚步声,二来呢,你们要是说什么悄悄话,我的脚步声大,会吓着你俩的。”

    魏尔泰摇头。

    明珠也摇头。

    事实是,走路有脚步声才不会吓着人,没有脚步声才会吓着人。可是,话到了曹小伶嘴里,把整个事情弄反过来说了。

    魏尔泰说:“好了。我们不玩嘴巴皮,你说吧,有什么事?”

    曹小伶说:“你说错了,要纠正的。嘴巴不是玩的。哦,我说正常情况下。当然喽,不排除两个人情到深处,也可以玩一玩嘴巴皮的。”

    这显然就是经验之谈。

    明珠听曹小伶这样说,脸上竟然起了红晕。她的皮肤太好,保养到细嫩还因为天生的肤色偏白,脸上起红云,更容易被发现。

    曹小伶看见明珠脸上的变化,就又吃吃笑了。

    魏尔泰看见曹小伶这个笑有些异味的样子,就意识到明珠那边出了状况。他侧脸看了过去,果然,明珠脸红了。魏尔泰可是心中有话,明珠啊,你太不能经事了吧。曹小伶只是措辞上不当,你也不能就此上当吧。你以前,有没有同别人玩过嘴巴皮,我不知道,只是,我俩就从来没有过。你干吗要脸红,这分明是给曹小伶的话做佐证嘛。

    魏尔泰说了曹小伶,“说吧。你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有什么话?”

    曹小伶说:“其实,我是不想来的。运虹姐也不让我来的。可是,不来吧,我心里就是有一桩事。”

    魏尔泰可是心中有些毛了。这丫,干吗呢,是不是吃饱了没处消化,到这里来耍嘴上功夫。

    曹小伶说:“你俩在运虹姐那里吃了东西,没付钱吧?”

    明珠的脸上又是一红。这还真的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这就是出洋相了。人家讨债讨到门上来了。丢人可是丢大了。

    魏尔泰也就想了一下,是的,没付钱。

    曹小伶说:“运虹姐,很不容易的。你们也不自觉,吃了东西,倒好,不说感谢,也就罢了。钱,总得付一点吧。你们不能就这样的剥削人家的辛苦劳动。你们这样做,同黑道上的人,有什么两样。”

    明珠说:“对不起。我们走时,急了些,忘记了。”

    曹小伶说:“你们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急呢。那个彭志王八蛋,每次去吃东西,从来就不给钱。现在,又多出两个。”

    “喂,曹小伶。请你不要把我们同彭志相提并论。”魏尔泰可是要抗议了。

    事实也是啊,彭志是什么人,明珠和魏尔泰是什么人。这是不可以放一块说的。

    曹小伶说:“我只知道尊重事实,其它的大道理,谁都可以说。”

    明珠问:“曹小伶。你说吧,应该付运虹多少钱?”

    曹小伶说:“正常情况下,十块钱一碗。可是,因为你俩有意不付钱,得罚款。一个人罚一百二十五元,两个人合起来,就是二百五。”

    明珠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魏尔泰没有笑,却是生气,曹小伶这丫分明是借这个事骂人。

    曹小伶又说:“另外,要支付我的跑腿费,伍拾元。加起来,就是三百块钱。”

    魏尔泰立马就联想到曹小伶曾经为了帮运势一品拉客,花掉了三百元。现在,她这是变相的转嫁。

    魏尔泰的脸上,可是滑过了讥笑,说:“曹小伶。我有一个直觉,你最适合做生意。你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赵小龙。你这话,什么意思?”曹小伶似乎意识到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一个点上。

    魏尔泰就笑,甚至在脸上带了些坏坏的笑容。

    明珠听眼前的两个人在斗嘴上功夫,就有些听不懂的,看魏尔泰一眼,又扫了曹小伶一眼。在她听来,眼前的两个人,在说江湖上的黑话吧。

    魏尔泰说:“曹小伶。谢谢你过来提醒。至于你要的三百块钱,没有。欠运虹的饭钱,等我过去时,会补上的。”

    “那好吧。我该提醒的事,提醒过了。我也该走了。”曹小伶一个优美的转身,竟然做了一个小鸟飞翔的动作,从这个门口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