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8章 争取到了
    魏尔泰打算把饭钱送去运势一品。他得向明珠请假。

    “明总。我们欠运势一品的饭菜,得送过去吧。”

    明珠盯着魏尔泰看,明白这个男人,又想去运虹那边。没理由不让去啊。的确,欠着人家的二十元饭钱,没给呢。

    魏尔泰建议,“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俩一道吧。”

    “不就是二十块钱嘛。你去好了。这个,用不着我也去吧。”

    “不是。我是说,你一道过去,是不是好些?”

    “什么意思?”

    魏尔泰带了点嬉皮笑脸,说:“你和我一道,我就用不着请假了。”

    明珠可是无语了。眼前的这个男生,怎么这样的可怜巴巴呀。也是,自从魏尔泰来到公司,就一直把他看很紧的。这就像从哪里淘宝淘到了这个宝贝,就怕有个什么闪失。

    是不是有点过了?明珠问自己。

    魏尔泰说:“我可不想别人因为小小的二十块钱,小看了我俩。”

    明珠像是叹气。为了这个二十块钱,竟然成了一件事。二十块钱,只是一张小纸币,掉地面上,可能不会捡拾的。

    可是,现在,为了这个区区的二十块钱,一张小纸币,得摆到桌面上来商量,成了一件大事,甚至,还牵扯到方方面面。说出去,不让人好笑死,才怪。

    去运势一品吗?

    明珠可不想去了。第一次去,就遇上彭志那种人。现在,她已经弄清楚,运势一品的老板娘运虹的大致情况。她也就有理由相信,魏尔泰不至于口味重到和运虹有什么瓜葛吧。有了这些想法,明珠对魏尔泰请假去送饭钱,也就开了绿灯。

    “你一个人去吧。那种地方,我去过一回,就可以了。以后,你要是过去,不要再叫我。”

    魏尔泰可是想嬉皮一下,说:“明总。你要是不跟着去,不做个监督,以后要是闹出什么别的事情,可不要把责任推到我一个人头上。”

    “什么别的事情?”明珠甩给了魏尔泰一个质疑的眼神。

    魏尔泰就笑笑了。这回,他的脸上,可是真的乐。以后去运虹那里,明珠就不跟着了。仅这一次,明珠一道去运势一品,魏尔泰就觉得自己好没面子。到运虹那里,跟着一个尾巴,随着一双警惕的眼神,当时,魏尔泰可是想钻地下去的。他是男人啊,却被一个这样的上司给看着管着。这事,还真的没法跟外人解释清楚。

    明珠说:“你一个人去吧。我不去了。”

    “不会有意见?”魏尔泰还是嬉皮笑脸。

    明珠没有听明白,问:“什么意见?谁个有意见?”

    “你呀。”魏尔泰有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贼笑。

    明珠又要抓起桌面的圆珠笔。

    魏尔泰眼明手也快的,做了先行下蹲的姿势。这个姿势,可以防备那支丢过来的圆珠笔啊。

    明珠笑喷了。她手上的动作,也就停下。

    “魏尔泰。你有出息点,好不?”明珠貌似生气的,说:“你怎么就这样的怕我?”

    魏尔泰继续嬉皮笑脸,说:“不怕,不行啊。我即使可以做孙悟空,也得怕那个紧箍咒啊。”

    明珠自然明白,魏尔泰嘴里的紧箍咒是什么。她也笑了。但她的心里也就有了丝丝的凉意。初衷与现实,没有合拍。紧箍咒如果成了这样的一个效果,宁愿不要那个紧箍咒了。

    “去吧,去吧。”明珠的手背向外弹了。

    魏尔泰可是开心了,说:“谢谢明总恩典。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这一点上,我可以对天发誓。”

    看到魏尔泰把右手举在脸旁,明珠可是有感叹了。这可是一张健康明朗的脸,有时候,怎么就这样的灰暗。

    明珠说:“把手放下吧。我要看行动,而且是结果,不是过程。”

    “谢主龙恩。我去啦。”

    魏尔泰又是弯腰,又是要下蹲的样子,把明珠逗乐了。

    有了明珠的特许,魏尔泰就去到了运势一品。

    进了店面里,没到就餐时间,店里就运虹一个人在。她在厨房里忙着,备料呢。

    魏尔泰的身子靠在门边,问:“运虹。彭志那个家伙,有没有打电话给你?”

    “哦。你来了。”运虹说了废话。人已经站在这,还说这样的话,完就是寒暄,客套。

    运虹的脑子没有转过来,没有听清楚魏尔泰刚才话中问的意思,就愣在那,一时的懵。

    “哈哈。看我这话问的,没头没脑。”魏尔泰自己先笑了,自嘲了,说:“我想知道,彭志有没有打电话。如果打了,说明,他没有接受教训,贼心不死。要是没有打,最起码说明,他有了顾忌,甚至可能再不会来骚扰你。”

    运虹摇头,说:“彭志那个人,现在,我算是比较了解。他还会来的。只是,他现在可能在想办法。因为呢,小伶叫了她表哥过来。在这方面,彭志是比较含糊的。”

    魏尔泰点头,同意运虹的这个说法。

    运虹说:“我想过了。这两天,我打算把门面先关一关。我去看看成仓。他进去后,我一直没去呢。”

    “我陪你过去。”魏尔泰立马就表态。

    运虹说:“算了吧。”

    曹小伶已经把魏尔泰和明珠那边的见闻告诉了运虹。其实,不用曹小伶告诉,运虹已经看出来,那个叫明珠的女人和魏尔泰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在人与人的关系处理上,运虹在成仓没有出事前,不太注意,也随意。自从成仓出事,进去了,运虹才体验到人们常说的世态炎凉。她不想拖累不相关的人。也能理解一些远离她躲避她唯恐不及的人。

    自从被魏尔泰救了,运虹是心生感激之情的。可她没有非分之想。尤其是曹小伶告诉了魏尔泰的一些事情。何况,这么热心来帮助她的曹小伶,认定魏尔泰就是赵小龙时,运虹又看明白另一点。对于能够在这个时候来照顾她的曹小伶,肯定不能做伤害她感情的事情。

    运虹说:“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去的。”

    魏尔泰说:“你带着一个孩子呢,进进出出,上上下下的,不方便的。我可以借车,开车送你过去。”

    运虹有了感激的一笑,说:“我是运气好,遇上了你。要是,那天,没有遇上你,这日子,我还是要过的。我去见成仓,肯定就是一个人去的。放心吧,我没事的。我的命大。”

    魏尔泰已经意识到运虹担心什么。他看出运虹看过来的眼神是躲避的。

    “这样吧。我同曹小伶说一声。看她有没有时间,让她陪你去。”

    运虹没有说不可以。这倒是她希望的。只是,她自己向曹小伶提,就有些过头了。曹小伶现在,每天下班,第一时间就到店面里来,当服务员跑堂。还要人家请假陪自己去,开不这个口。要是魏尔泰去说服曹小伶,倒是可以考虑。至于小伶那边不上班的损失,自己可以用其它方法补贴一些。

    看运虹没有反对这一个建议,魏尔泰就开心了。其实,他还有话没说。说是让曹小伶陪同,只是增加一个人。他还是要去的。曹小伶不会开车。他是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