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9章 明白了
    魏尔泰在大学期间就考到了驾照。以前,在父母身边,虽然没有考驾照,但车子还是经常偷着开的。至于技术,魏尔泰自信还是可以的。

    原本,在这里买了房子,打算在这个城市安家立业。也想过买台车开一开。可是呢,老爸的建议也对。工作没有稳定,就一天到晚开台车到处逛,不好。这对思想会有一种惰性的影响。

    魏尔泰正是接受了老爸的建议,至今也就没有买车。

    现在,运虹想去见成仓。魏尔泰认为,自己怎么的,都应该帮这个女人一把。至于去的时候,用车,是可以到汽车租赁公司借一台的。

    魏尔泰能够理解运虹的这个想法。这个时候,对于一个怀孕了的女人,最相信的人,还是这个未出世孩子的父亲。一日夫妻百日恩。尤其是新婚不久的,更是这样状态。

    现在,问题来了。魏尔泰要陪运虹去。不是他想了就能成行的。

    陪运虹去探监,这个事,魏尔泰必须过明珠这一关。离岗,这是要请假的。明珠不批假,魏尔泰就不能陪运虹去。魏尔泰就又有了叹息,自己这是卖给了明珠旅游资源管理公司了。

    回到公司,魏尔泰进了总经理室。

    明珠抬头看了魏尔泰一眼,没说话,就又低下头去,像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文字。

    魏尔泰就傻样的站在那,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明珠看魏尔泰还站着,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就知道,魏尔泰这是有什么话要说,可能还不好开口。

    “又遇到什么难题了?”明珠只好问了。

    魏尔泰听见明珠点题,说:“明总。你让我写的爱情故事,女主角,你也知道了,就是运虹。故事已经有了架构,现在,缺的就是配合架构的砖啊水泥钢筋混凝土。要想这个故事好看,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个故事中的男主。”

    明珠的脸上泛起隐隐的笑,问:“是不是还要一些时间,主要是机会,同运虹朝夕相处?”

    听明珠这样说,魏尔泰就觉得很扎耳,眉头皱了一下,浑身不自在,说:“明总。我没说要同她朝夕相处啊。”

    “你有这个意思。我听出来了。”

    魏尔泰说:“不是这个意思。我可没有同那个女人朝夕相处的意思。人家是有老公的。我同她朝夕相处,成什么啦。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再说,运虹的心思,你还不太懂。”

    “你懂?”

    “我还真的懂。她在我面前,口口声声说想孩子的爸。她几句话就要提到成仓。她说现在才知道,成仓对她是如何如何的重要。她在我面前可是说了成仓N种的好。”

    明珠貌似哈哈笑,其实,这种笑声,一听,就掺杂了许多的水分。

    “魏尔泰,你这个博士,太没水平了吧。运虹的话,可是说到最明白不过了。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

    魏尔泰用手挠痒痒,在头上反复的挠,就像是头上有皮炎症。现在,他最怕明珠把事情往这个上面扯。这让他的心里头,很不舒服。

    明珠还在乐,说:“我说的话,扎到你的心里去了吧。好自为之吧。你这样的人,也只有我这里用你。不要以为,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你。不是的。”

    魏尔泰可是盯着明珠的脸看了。这个女人,这话,说的可是够狠了。确实扎心,但也暖心。这分明就是又一次的表白吧。

    魏尔泰一声叹息,说:“算了吧。我承认,自己没本事写那个爱情故事。我是一心一意的,要把任务完成好,以证明自己有驾驭一个故事的能力。可是呢,你这样的不相信我,我再写这样的故事,没多大意义了。”

    明珠听魏尔泰说这种丧气的话,可是愣了。

    魏尔泰说:“明总。你把下的任务撤回去吧。我完成不了。”

    “姓魏的。你有出息不?我身为你的领导,只是随便的说你几句,就接受不了。你就跟我撂挑子,是吧?”

    “不是啊。我为了完成你给我下达的任务,采访,接触故事中的主角,你却把我往其它方面去想。我这心里头有压力,还怎么去写这个故事?我起不来激情。没有激情写出来的文字,很干巴的。”

    明珠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盯着魏尔泰看。这个时候,魏尔泰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好吧。你去吧。我相信你,不至于那样的重口味。我只是做一个善意的提醒。”

    “……”魏尔泰低头不语。

    明珠说:“我们不闹了。我也听出来了,运虹不会爱上你的。好吧。既然这样,你的下一步,要接触男主,怎么去接触?我听你说过,那个叫成仓的,在监狱里。”

    “我已经说服了运虹,让她陪我去监狱一趟。我想和成仓聊聊。”魏尔泰说的这句话,与事实就有很大的出入了。

    明珠盯着魏尔泰的脸。有一会的不说话。

    魏尔泰也不说话。

    两个人对视。

    过了一会,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的都笑了起来。

    莫名其妙吧。

    “开我的车去吧。”明珠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丢到魏尔泰手里。

    魏尔泰可是惊讶的,问:“明总。你有车?”

    “废话。这年头,有台车,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啊。也是。只是,你一直没有开嘛。”

    “我开,要让你看见。你算什么?”

    魏尔泰可是有了无地自容的感觉。就是啊。人家有没有车,什么时候开车,关你什么事啊。

    只是,魏尔泰有点想不明白,有时候,去比较远的地方吃饭,也是叫出租车的。自己有车,为什么不开?

    想到这,魏尔泰也就直接问了。现在,魏尔泰同明珠说话,已经不是刚来的时候那个样子。他已经意识到明珠对他有什么打算,就依仗着这个,时不时也来点小脾气。

    明珠的嘴角可是撇了一下,说:“开车,我开车,带上你。我是你的司机?”

    魏尔泰说:“不是这个意思。我可以开的嘛。”

    明珠说:“我不知道你会开车。我以为你不会开车。”

    魏尔泰笑了,有了俏皮的脸相,问:“把车给我开,放心啊?”

    “这有什么不放心。不就是一台车嘛。值不了多少钱的。”

    明珠这口气,这样的霸气,魏尔泰可是晕了。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这样的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