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40章 就是一台车嘛
    魏尔泰站到车库前,面对这台车时,还是惊呆了。这可是一台价值上百万的车啊。回想明珠当时说这话的口气,好大气啊。不就是一台车嘛,值不了多少钱的。对于这个女人来说,什么样的车,才叫值钱?

    心情很复杂的魏尔泰,可是要盯着明珠看了。

    明珠能够理解魏尔泰这时的心情。她把这台车让魏尔泰开过去,带着运虹去探监。明珠不知道曹小伶也去。明珠是要让运虹知道,这台车是明珠的。运虹再有什么野心,就会自己照一照镜子,看看自己了。

    这是明珠的心机,魏尔泰不会想到。

    魏尔泰站在那,有一会的发愣。他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心情,如何来表达了。不是羡慕明珠的富有,是震惊明珠处事的低调。仅仅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明珠这个女人的与众不同了。

    明珠有了一个轻微的摇头,说:“魏尔泰。你怎么啦?傻掉了吗?”

    啊?

    哦。

    魏尔泰想把自己这时的惊讶表现出来。可是,说不清楚的东西,莫名其妙的念头,在压抑着他。

    “赶紧吧。同人家约定了时间吧。还不赶紧,让女生等你吗?你一直都很绅士的。千万不要颠覆了自己在她们心目中的好形象。”明珠的话开始时还算是常理中的,可说到后来,味道就串了。

    是辣?是酸?是麻辣,还是醋劲太大?反正后来的话,在魏尔泰听起来,很不舒服。

    魏尔泰上了车,直接就把车开走了。他没有跟明珠打招呼,汽车喇叭都没有按一下。

    明珠一声冷笑。她感觉到,魏尔泰被震惊到了。

    不过,这也好。这小子,以为自己是个博士,一天到晚的,自命不凡,以为那个头衔足以整治天下。世界大着呢,自家门前的事情还没做好呢。即便出门代步的工具还没有挣到手呢。

    明珠的鼻腔里,又是一声冷笑,是类似于爆破音,喷出来的。

    魏尔泰一路上,脑子里还是稀里糊涂地。

    车子拐上了河沿路,到了运势一品小店门口。

    运虹已经把卷闸门拉下,在上面贴了一张A4纸大小的告示。魏尔泰这时笑了。贴这样的告示,其实贴与不贴,没两样。这里,没几个客人。回头客基本上没有。

    曹小伶和运虹在说话。

    魏尔泰把车子滑到两个人的眼前,停下。

    这个时候,魏尔泰有了一个突然变化的感觉。刚才,还心里头有多种多样的不适。到底是因为什么,他自己一时说不清楚。现在,看见这两个女生,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看见曹小伶也在。魏尔泰莫名其妙的笑了一笑。

    对于曹小伶,魏尔泰开始时很反感的。现在,似乎可以理解这个女生了。曹小伶除了脑子有时候不正常,时不时有些二的举动,总体上说,还好。尤其是,在运虹这种情况下,能够过来帮一把。

    至于运虹,魏尔泰是从心里想帮的。这个女人,太不容易。这一生的命运,可能因为一次的错爱,才有了这样的过程。难怪社会上有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两个女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台车。也是,这台车,太靓,太招人注目。

    曹小伶说:“运虹姐。这人不会来这吃饭的吧?”

    运虹说:“吃饭时间,早着呢。”

    可是,这台车是停在运势一品门口。这里一溜边的门面,过来的小车并不多。这里开门面的,只有带斗的小车,客货两用的那种。这种档次的车,应该是首次出现吧。

    魏尔泰推开车门,说:“上车吧。”

    两个女生的嘴巴可是张开,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曹小伶站在那,一动不动,像被石化了,成了一尊雕塑。

    运虹的第一意念,用这台车去见成仓,不合适吧。她以为,探监时,成仓可以看见这台车。要是成仓也注意到这台车,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免不了,运虹就有些埋怨魏尔泰,不应该开来这样的一台车。这太招人眼目。

    魏尔泰喊了,“曹小伶。你发什么呆,上车吧。”

    “赵、赵小龙。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车?”

    魏尔泰可是笑了,反问:“怎么啦。不就是一台车吗?你怎么被吓成了这个样子?”

    曹小伶说:“赵小龙,你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你有这样的一台车。”

    魏尔泰的肩膀耸动了一下,告诉,“借的。”

    运虹却是不好理解的样子,说:“魏尔泰。什么人,可以把这样的车借给你?”

    “这是明珠的车。”魏尔泰不想为这台车说没完没了的话,就实话实说。

    运虹说:“这台车,太好了。今天用,不太合适吧?”

    “是的。姐。我也是这样子想的。”曹小伶拉了运虹,说:“姐。我俩坐长途汽车去吧。”

    其实,曹小伶一听到这台车是明珠的,心理上就有了一种本能的抵触。她不喜欢明珠。那个女人太漂亮,太招人嫉恨。

    曹小伶已经和明珠有过几次接触。从第一次接触起,她对明珠就没有好印象。至于因为什么,她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不喜欢。

    看见曹小伶要拉运虹去坐长途汽车,魏尔泰可是生气了,冲曹小伶发火,“你这个人,说不清楚吧。运虹现在的情况,你也应该知道的吧。你让她坐长途汽车?上上下下的,不安的。”

    曹小伶说:“可是。我坐那个女人的车,很不自在哎。”

    “你把这台车,想象成我的,不就得了。”魏尔泰给了曹小伶这个借口。

    运虹看魏尔泰为她的事情,已经做了这样大的努力,应该心生感激呢。这时,她就用胳膊触碰了曹小伶,说:“小伶。魏尔泰这样,已经不容易。”

    “姐。我纠正你几回了。他不叫魏尔泰。他叫赵小龙。”曹小伶朝运虹撇嘴甩脸色。

    运虹也就迁就了曹小伶,说:“好,好。姐说错了。他就是赵小龙。”

    魏尔泰又一声提醒,“运虹,赶紧上车吧。早到那边,时间宽松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