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41章 一路上
    魏尔泰把车开上了高速公路。

    运虹就看了曹小伶。运虹或许是在想了,魏尔泰怎么就知道走这条路?

    曹小伶也是奇怪。这显然就是轻车熟路嘛。

    可不要以为魏尔泰用了车用导航设备。

    2006年,车用导航,一般车上没有。只有高档车有,也只是专车专用。所谓的专车专用,是指三个方面。在车上用一个专用支架,拉一根专用线束,支起一块专用面板。也就是说,这种高档车没有原配,只是后期的一个改装。

    明珠借给魏尔泰的这台车、车上有这个车用导航,也是改装的。可是,现在开车的这个人,不会用,只是一个摆放。

    至于运虹和曹小伶也不知道前面挡风玻璃下的那个面板是做什么用的。魏尔泰也不知道。他虽然会开车,但在这方面的信息,掌握并不多。说白了,魏尔泰并不喜欢玩车。要是喜欢,尽管父亲不同意他也会买一台车来开的。他的卡里面,有买一台十几万元普通车的钱。

    魏尔泰只是在借车之前,通过网络问了度娘,知道一个去的方向,再加上他能懂得识别路标指示牌。这样,魏尔泰给两个女生的感觉,这就是轻车熟路了。

    另外,去的这条路,魏尔泰还真的熟悉。他的一个同学考上那个监狱的一个职位,算是管教干部吧。被父母招回时,魏尔泰约了几个同学,去拜访那个同学。当时,有人开了一台微型面包车。那是在应聘明珠旅游资源公司前两天的事了。

    运虹是第一次去,一无所知。曹小伶对那种地方,就是感觉神秘。

    曹小伶听说过那种地方。

    “我听一个同事说过。那种地方的住家,到下午三点钟,就把家门关上了。”

    运虹没听明白,问:“那么早关门,为什么?”

    曹小伶说:“都是坏人。能不早点关门吗?”

    魏尔泰就摇头了。曹小伶啊,你真的二呀。运虹在车上坐着,去看成仓。你是一竹竿把一船人撸翻了。

    果然,运虹不乐意了,说:“小伶。不是的。情况不是这样的。成仓这个人,不坏的。对他,我最清楚的人。他的心地很善良的。他就是乐于助人,才被人坑了的。他不是坏人。真的,请你相信我,好吗?”

    这个时候,魏尔泰必须帮运虹一把了。听起来,运虹在为成仓辩解时,动了感情。她最理解也是最亲的人,被人说成那个样子,心里头,肯定接受不了。先不管事实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时候,对身边的人,还是要多些安慰才好。更何况,运虹已经有身孕,这个时候,是要避免心情不好的。

    魏尔泰说:“曹小伶。我们应该这样来看待这个事。你和我,都相信运虹,是吧?既然我们相信运虹。那对她相信的人,我们也应该相信。何况,那个人,是她孩子的爸。”

    曹小伶听魏尔泰这样说,也就意识到,自己把话说过头了,于是就点头,说:“运虹姐。我刚才,可能没有把事情想复杂。对不起啊。你知道我这个人。我说话,很少过脑子的。”

    运虹执了曹小伶的手,眼泪水就跟着下来了。

    魏尔泰在内视镜中可是看见了运虹的表情,这时,也就很无奈地,一声轻微的叹息了。

    曹小伶知道自己说话不注意,伤着了运虹,就赶紧转移话题,说:“运虹姐。你现在,很激动吗?马上就要见到成仓了。”

    “是的。”运虹破涕为笑。

    魏尔泰不可能不拓展了想,运虹这一生的命运,可能不太顺了。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今后,就要靠她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生活。两个人的生活,要吃要喝要穿,孩子能走路后,要上幼儿园,接着,就要上小学中学大学。

    想到这些,魏尔泰也就联想到自己,父母亲为他的成长可是付出了许多。做父母的,真的不容易啊。

    曹小伶问:“运虹姐。成仓知道他有儿子了吗?”

    魏尔泰笑了。

    运虹不知道怎么回答曹小伶这个话了。

    魏尔泰貌似在专心开车,可是耳朵没有闲着,一直听着后座上两个女人的聊天。对于曹小伶这个比较二的问题,他可是有话要问了。

    “曹小伶。你是医生吗?”

    “你知道的呀。我是会计。”曹小伶这样回答后,并甩了一个不好理解的眼神。

    曹小伶的意思,你这个家伙,好好的,问我是不是医生。什么意思吗?

    魏尔泰又问:“你不是医生,怎么就知道运虹怀上的是男孩。”

    “笨了吧。”曹小伶的眼神可是蔑视了,说:“非得医生才能知道。我们也可以知道的。”

    “不明白。”魏尔泰真的是不懂了。一个没有结过婚的男人,自然是不太懂女人们的事。

    曹小伶说:“赵小龙。这个,你就不懂了吧。我可以告诉你。怀上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可以看怀相的。运虹姐现在怀的这个样子,明显就是男孩嘛。”

    魏尔泰也就明白了,感情,曹小伶只是自以为是。

    曹小伶又把话头拉回来,问:“运虹姐。成仓知道你怀了吗?”

    “不知道。他被抓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他判了后,我才发现的。”

    曹小伶问:“什么感觉?”

    运虹没有听明白,就侧脸看了曹小伶。

    曹小伶也就意识到没有把话说清楚,就补充了,“我是问,怀上后,你什么感觉。哦,也不对,我是问,你怎么就知道了?”

    运虹看了前面开车的人,就把嘴巴凑到曹小伶的耳朵边上,悄声的告诉,“发现到日子,那个没有来。我就知道这事了。”

    曹小伶却没有小声,“是不是感觉很是爽歪歪?”

    运虹用胳膊肘抵了曹小伶。运虹不知道怎么来看曹小伶了。现在,运虹可是真的看明白了,曹小伶说话做事,可真的是二到没了边。

    曹小伶被运虹的胳膊肘抵了后,就嘻嘻了,又说:“我就想啦。成仓要是知道你怀上了,会不会请我们去酒店?”

    这个设想,可就真的很二了。曹小伶以为成仓在那边上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