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43章 又被打了
    运虹拉住了曹小伶的胳膊:“小伶,我来和彭志说。我来解决这件事,好不好?不要动手,万一你打不过,怎么办?”

    “运虹姐,你和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曹小伶把运虹往旁边拉开一点,“你站远些,免得一会伤着你,也吓到宝宝。这种人,就是欠收拾!”

    彭志想退缩,但他又不能退。也许曹小伶只是虚张声势的吓吓他们。可能这丫头也没她自己说的那么厉害。自己这边可有好几个能打的人呢。就算曹小伶说的是真的,彭志毕竟也是出来混的,今天在这几个小混混面前,他这个大哥不能丢了气势。就算是挨打,也要挨得漂亮。

    “少费话,弟兄们,上!”彭志的口气很硬。

    “小伶,小心。”运虹看着曹小伶瞬间被那几个小混混围起来,心提到了嗓子眼。

    魏尔泰护在运虹的前面,眼睛在地上到处找着,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帮曹小伶的。只能说,负责打扫的人太敬业了,整个服务区打扫的很干净,连个小木棍,小石头之类的东西也找不到。

    “运虹,你站远些,不能伤到小宝宝。我打电话报警。”魏尔泰拿出手机。

    “我看,不用报了吧。。”运虹脸上露出了笑容。

    魏尔泰不明白的看着运虹。怎么曹小伶被围攻了,她还能笑得出来。转身,向曹小伶看去,就见她很威风地用脚踩着彭志的手腕,而在一旁的地上,还躺着几个不停叫疼的小混混。

    “姓彭的,我告诉你,我以前不但是练举重的,我从小还学过散打和跆拳道!”曹小伶从彭志的口袋把原本属于魏尔泰的钱拿出来,在彭志的脸上拍了拍:“姐要是想混,你连边都沾不上!以后,不许再去欺负运虹姐,也别想着打击报复之类的。更不许再欺负赵小龙。听见没有?”说完,就用脚在彭志的手腕上用力,疼得彭志嗷嗷叫。

    “知、知道了。”彭志的脸色灰白,一脸的狼狈样。

    “还有你们几个。”曹小伶看向被打在地的几个小混混。

    “是!大姐大请说。”

    “是,老大,请指示!”

    “呸!谁是你们的大姐大?”曹小伶吐了口水。

    “是!美女请说。”一个小混混道。

    曹小伶笑了笑。毕竟,美女这个词对于女孩子是百用百灵的。“如果以后我看到你们再跟着姓彭的欺负运虹和赵小龙,就不是今天这样玩玩了。”

    几个小混混睁大了眼睛,看着曹小伶。这是个什么女孩啊?自己被打成这样了,还叫玩玩?那她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自己会不会缺胳膊少腿啊?当下,连忙表明态度:“是、是、是。美女说的是。我们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身边五百米之内。”

    曹小伶满意地点点头,“可以滚了。”

    几个小混混如临大赦,也不管彭志,转身就跑。

    “运虹,你这么对我,对得起我对你的好吗?对得起我的大哥成仓吗?”彭志挣扎着对运虹叫道。

    “我呸!”曹小伶白了彭志一眼。“成仓现在成你的大哥了?你上次不是划分的很清楚吗?你使唤运虹姐的时候,你欺负运虹姐的时候,怎么忘了成仓是你的大哥了?怎么忘记运虹姐是你的大嫂了?”

    运虹为难地看了一眼彭志,又看向曹小伶:“小伶,就放他走吧。”

    “运虹姐,你怎么就这么心软?难道你忘了他是怎么使唤你,欺负你的吗?就算你忘记了,那你没看到刚刚他是怎么勒索赵小龙的吗?”

    “可是……”运虹还想说什么,但她看到曹小伶的眼神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曹小伶说得没错。就算自己不介意彭志是怎么对自己的,但也不能当作没看到刚刚是怎么对魏尔泰的。这对魏尔泰不公平。人家魏尔泰心意的帮助自己,对自己这么好。现在,他却因为自己被彭志勒索。而自己怎么得,也不方便为彭志求这个情了。

    “好了,曹小伶,我们还要赶路。不要耽误了时间。钱,已经拿回来了。就算了吧。”魏尔泰看到运虹为难,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把彭志逼急了,他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自己不能时刻保护运虹,曹小伶白天还要上班。如果被彭志钻了空子,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哼!今天饶了你。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为难运虹姐,小心我的拳头不是吃素的。”曹小伶松开了踩在彭志手腕上的脚,小心的扶着运虹上了车。

    魏尔泰上前把彭志扶起来,“我们还有事。就此别过了。”

    彭志吐了口气,恨恨地看了眼魏尔泰:“你小子,别得意。今天算我栽了。成仓,不会看着你动他的女人的。运虹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说完,向着那几个小混混走去。几个小混混跑出一截后,站在那,远远地等着他们的老大。

    魏尔泰真想向彭志解释,他和运虹真的没什么,自己只是看她可怜,想帮帮她。对于运虹,自己一点想法也没有。

    “赵小龙,你在磨蹭什么呢?”曹小伶打开车窗不耐烦地叫道。

    魏尔泰去驾车,驶出了高速服务区。

    “小伶,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运虹握着曹小伶的手,眼睛里尽是钦佩。

    “运虹姐,这有什么呀?我从小就和表哥一起学散打和跆拳道。我爸说,女孩子要学点功夫,才能保护自己。你看,如果我没有学这些,今天还不被彭志那家伙给欺负死了。”曹小伶笑嘻嘻地说。

    “曹小伶,今天真是谢谢你了。”魏尔泰从后视镜对着曹小伶笑了笑。今天的曹小伶,又让他刮目相看了一回。

    “谢谢就不必了。只是我不懂了,赵小龙。你以前那么能打的。今天怎么就被彭志那孙子欺负了。”曹小伶撇着嘴,直摇头。

    魏尔泰心里苦笑,这家伙,又开始犯糊涂了,又把自己当成赵小龙了。只是,这个赵小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和自己长得像之外,自己对他真的是一无所知啊。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时就能说清楚的。看来,今后和他们的接触还会继续下去。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就留待以后慢慢的了解吧。

    魏尔泰想到刚刚彭志说的话,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这哪跟哪啊?自己从来就没打过运虹的主意。自己只不过是看不了一个怀了孩子的弱女子为生活所累,尽一点力量帮助她而已,怎么就给人感觉是在打她主意呢?魏尔泰从后视镜看了眼运虹,她正看向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