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49章 有个任务
    “魏尔泰,你过来一下。”明珠一大早经过魏尔泰的办公室时,看到他已经坐在电脑前,修长的手指正在电脑上飞快地敲着。

    魏尔泰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明珠一眼,观察着她的脸色,自已好应对。可是,明珠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明总,早。”魏尔泰站起来。

    “过来一下。”明珠说着,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魏尔泰跟过来,站到明珠的桌前,笑笑地看着已坐在老板椅上的明珠。

    明珠盯着魏尔泰看了,却一个字也不说。

    魏尔泰就这么站在明珠的桌子前面,等着明珠的安排。可是,好半天,也没见明珠说话。心里不禁又开始嘀咕起来:

    唉,这个娘们,这一大早的,又怎么了?把自已叫来,就这么看着,也不说话。我脸上长什么东西了吗?还是我这一觉睡得,又变帅了?让她看得移不开目光了?

    魏尔泰在心里暗暗得意了一下。对于自已的长相,他还是有些自信的。不过,明珠这眼神分明是有话要说啊。

    “咳。”魏尔泰轻轻咳了声。想提醒明珠说话。

    明珠在听到那声咳嗽,也应景地问了:“怎么?昨天开车没休息好,生病了?”

    魏尔泰一头黑线,你才生病了呢。这人,把我叫来,只看着我,又不说话,什么意思嘛。

    “没有。”魏尔泰扯出一个笑容:“明总,你叫我过来,有什么安排吗?”

    明珠目光定在魏尔泰的脸上:“这个星期六,有个任务。没什么问题吧?”

    “是。”魏尔泰立马站直了身子,认真听着。

    能有问题吗?自从给签到这个公司,自已的时间不都是你的了吗?还问我有没有问题。我说有问题,你就让我办了?

    魏尔泰在心里不停地叨叨着。他自已有时候都怀疑,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得个精神分裂之类的病。自从遇到明珠,这种腹诽的习惯就养成了。

    “你陪我去希尔顿大酒店。”明珠见魏尔泰没什么问题,直奔主题。

    魏尔泰点头:“知道了。”

    明珠扬起眉,心里有点不爽:“你不问问我叫你去那里干什么?”

    “你刚刚也说了,是有任务。既然是明总的安排,我执行就是了。”魏尔泰道。

    明珠心里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高兴。她点点头:“那我就先说说你的任务吧。”

    “好的。”魏尔泰立即点头。

    “我要和一位男士吃饭。到时候,你就坐我附近的桌子。二十分钟左右,你找个借口让我脱身就算完成任务了。”明珠说完,盯着魏尔泰,想看看他的反应。

    魏尔泰听完,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明珠是要相亲。而她可能不满意那个相亲的对象。魏尔泰有点不舒服感觉。这算是什么事啊?她去相亲,却叫自已去把她带走。那万一两个人看对眼了,自已这么一过去,不成了棒打“鸳鸯”的恶人了。

    “那个,明总,这个,不太好吧?”魏尔泰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

    明珠瞪了一眼魏尔泰,心里顿时有点失望。她就是想用这个为借口,看看魏尔泰的反应。可他现在是什么反应?自已不就是叫他找借口让自已离开那地方吗?又没有拿刀逼他娶自已。他怎么一副上刑场的表情?

    明珠不禁又要想,自已在他的眼里,就那么没有魅力吗?他怎么看运虹的眼神,就那么热切,看自已的眼神,就那么见外呢?他是对那个孩子妈上心了吗?看来,还是要早点把运虹那个事给落实了。这样,才能减少他们的来往。

    魏尔泰见明珠的脸色不好,立马改变口气,对着明珠笑道:“明总,如果我把你抢跑了,人家不会跟我拼命吧?”

    明珠冷哼一声:“那到不会。人家可是海归,也是个博士。最基本的风度还是有的。”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到时,你这个博士也可以和那个博士切磋切磋。”

    魏尔泰愣愣地看着明珠:还切磋切磋?我干嘛要和他切磋?又不是真的去抢亲。人家什么水平,干我什么事?又不是情敌,我没事和别人比什么比啊?没必要啊。但他又不能当着这个脸色明显不对的娘们跟前实话实说,只能:“哦。”

    “魏尔泰,如果你要找女朋友,想找什么样的?”明珠问完,觉得自已是不是脑子抽筋了。这种问题,不就等于是变相的表白吗?但是话已出口,她又不好再说什么,以免越描越黑。

    魏尔泰感觉心脏一跳。明珠怎么问这种问题?她什么意思?表白吗?她该不会是被逼相亲,受刺激了吧。上班时间,问他私人问题。这不太像他认识的明珠。虽然心里明白明珠是什么意思,但也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地问出这样的话吧。

    看着明珠那张没有修饰过的明媚的脸,心里的小鼓又开始敲了起来。长相是明珠这样的,天天看着就养眼。心情也会大好。但是脾气就差了点,动不动就对他指手画脚的。如果像运虹那样,温柔一点,多听听他的话就不错。明珠的某些方面,还是不太令自已满意的。

    “我还没想过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魏尔泰只能这样说。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不会见风使舵呢?就说找个像你这样的,说这样的话,有这么难吗?自已可以明示暗示这么明显了,他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反应呢?是他读书读傻了,还是自已的魅力真的不够,让他连一句好听的话都愿意对自已说?

    转念又想,如果魏尔泰满嘴的好话,自已还会对他那么的上心吗?应该不会。从小到大,身边可不缺这种对着自已满嘴好话的人。

    “要你完成的那篇文章进行的怎么样了?”明珠压下心底那小小的失望,转换了话题。

    “刚才正好有灵感,正在进行中。这不,被你叫过来了。”魏尔泰有点无奈地说。

    “那你快点回去写吧。我可是想早点看到你的成绩的。”明珠用着公式化的口气说道。

    魏尔泰点头,在心里叹气:灵感是说来就来的吗?被打断了,只有重新来了。

    回到自已的办公室,重新坐到电脑前,魏尔泰却怎么也打不出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