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50章 头大了
    明珠要出去办事。这次,她没有叫魏尔泰跟着。这在魏尔泰应聘到这个公司以来,很少见的。只是,明珠走前,给魏尔泰的任务就是尽早把运虹的那篇文章给写完了。

    魏尔泰坐在电脑前,头脑有些乱。第一次,这个文学博士不知道从哪里下笔了。

    原本,运虹见了成仓后,应该是开开心心的。自已可以根据大多数爱情故事的情节,写个欢喜的、有盼头的结局。可是,那天运虹见了成仓后,眼睛却是红红的。原本开心的结局,可能要变成伤心的结局,这是魏尔泰不想看到的。

    运虹和成仓谈得不好吗?按说,成仓那么爱运虹,看见她应该不会让运虹难过才是啊。可是运虹出来时,眼睛红红的。当时想问运虹究竟是怎么了。可是,有曹小伶和明珠在那,他不好问太多。

    还有一点很奇怪,明珠要求运虹坐她的车,运虹还就答应了。按说,彼此不熟悉的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应该会很别扭才对。

    可是,运虹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很有可能,运虹在躲着自已。运虹为什么要躲着自已呢?很可能运虹和成仓的谈话内容涉及到了自已。否则,运虹不会这么避开自已的。

    魏尔泰又想起了彭志的话。就算成仓介意运虹和自已接触,运虹也不至于哭得眼睛都红了啊。这中间,肯定还有些自已不知道的事。

    魏尔泰对自已的这个分析,十分的有把握。成仓可能误会了自已对运虹的关心。这个,可以找个机会,说清楚就行了的。至于那些不知道的内容,魏尔泰却不好打听些什么。这毕竟是别人的隐私。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魏尔泰拿起电话:“你好,我是魏尔泰。”

    “赵小龙,我现在要见你,你马上到我这来。”电话里传出曹小伶的声音。不是征求意见,而是命令。

    魏尔泰把话筒拿远了,看了看话筒,就好像可以通过话筒看到曹小伶一样。这丫,当她自已是谁啊?用这种口气和自已说话。

    “你听没听到啊?”曹小伶不耐烦地叫道。

    “大小姐,你什么意思啊?我要上班的。”魏尔泰无奈地说。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见到你。你如果不来。我就去你的公司找你。”曹小伶在电话里嚷嚷着。

    魏尔泰一个头两个大。怎么这丫又犯病了吗?这才安静没两天啊。

    他开始纠结。

    不去吧,曹小伶真的会到公司来。到时候,公司里那么多的人看着,最后传到明珠那里,她肯定又要问东问西的,自已还要和她解释半天。虽然自已很不屑和那娘们解释。唉!端人家饭碗,服人家管啊。

    如果去吧,这可能会给曹小伶养成一个坏习惯,以后,她很可能动不动就要对自已随传随到。她曹小伶算什么啊?又不是自已的女朋友,凭什么她随叫,自已就要随到啊?可是,曹小伶这丫,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啊。她犯起病来,什么事都可能做的。

    唉,怎么这些难缠的人都被自已给碰上了呢?

    “赵小龙,我在办公室等你。半个小时,如果我看不到你,我就去你们公司找你。”曹小伶又在电话里发号施令。

    “我没空。今天我也不在公司。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魏尔泰对这种命令式的口气来了气。

    “你骗谁呢?我现在打的就是你们办公室的座机啊。”曹小伶冷笑了一声:“你不想见我,也不用编这么烂的借口吧?”

    魏尔泰一愣,看着眼前的座机,不得不编话:“我马上就要出门办事。今天都不回公司了。没骗你。”

    曹小伶听魏尔泰这么一说,立马放软了口气:“今天我妈过生日,她就是想见见你。”

    魏尔泰一头雾水。曹小伶的妈过生日,见他干嘛?曹小伶的脑子不好,她妈妈的脑子不会也不好吧?

    “那个,你妈妈过生日,我去,不太好吧……”魏尔泰摇头。

    “怎么不好了?我妈就是想见见我男朋友。你说,你不去怎么能行?丑女婿总归是要见丈母娘的嘛。”曹小伶笑嘻嘻地说:“再说了,你一点都不丑,不用担心啦。我妈肯定会喜欢你的。”

    魏尔泰心里叫道:我不是担心这个好不好?我根本不是你男朋友好不好?我要你妈喜欢干什么啊?你丫能不能正常点啊?可这些话他不能对着电话说出去。他怕刺激了曹小伶,曹小伶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魏尔泰欲哭无泪。什么时候才能摆脱现在这种情况啊?曹小伶,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认清自已不是她的赵小龙啊?

    “曹小伶,我今天真的去不了。一会就要和明总去谈业务。如果我赴了你的约,我的工作就不保了。”魏尔泰找着看似合理的借口。

    “赵小龙,你还要不要和我谈恋爱了?还想不想娶我了?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你不是说过,什么都是我第一吗?怎么现在都变了?”曹小伶对着电话发起了脾气。

    魏尔泰生气地想,凭什么他就要听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发神经?他和赵小龙有什么关系,要替他来接管这个脑子不正常的人?魏尔泰不想再听曹小伶的嚷嚷,直接地把电话挂掉。

    电话铃声又响起来。魏尔泰让它一直响着,就是不接。不一会,铃声停了。

    “魏助理,你的电话。”业务部的吴小丽站在魏尔泰办公室的门口喊道。

    魏尔泰皱起眉头,什么人找他会把电话打到业务部?不会还是曹小伶吧?“谁?”

    吴小丽露出担忧的眼神:“好像是明总。”

    魏尔泰的头,真的大了。刚才的电话可能是明珠打来的,而自已却没接。魏尔泰站起身,向业务部走去。

    “你好,我是魏尔泰。”魏尔泰小心地说道。

    “刚刚,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明珠冷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呃,我刚刚去洗手间了。”魏尔泰只好这样说。

    “编,你继续编!”明珠一点也不相信的样子:“给你一个机会,说实话。”

    “我以为是曹小伶。没想到是明总你。”魏尔泰呼出一口气。说谎让人真的很累。

    “嗯,说说看,什么情况?”明珠问。对于魏尔泰不接曹小伶的电话,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魏尔泰只好向明珠说了曹小伶打电话的内容。

    “你难道忘了,我们今天有约?”明珠提醒道。

    魏尔泰一愣,和她约定出任务的是星期六啊。今天自已什么时候和她有约了?

    明珠见魏尔泰不说话,在心里骂了一声笨蛋:“你就和曹小伶说,今天要和我约会。”

    魏尔泰的头更大了。这两个女人,真的很难搞,哪个都不省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