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要你有何用(第1/2页)
    看着老大越来越黑的脸,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嫂子怀疑老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或者说是不是有双重人格。

    一时间,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老大,伯母应该快来了吧,可能不知道病房时哪一间我下去接她上来。”说完,脚底抹油似的一溜烟跑了。

    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猴子,景瑟心想,真是猪队友,怎么能落下自己一个人跑了呢,看着脸黑的慕容天泽,她也会吃不消的好不好,两个人一起面对啊。

    “别看了,猴子估计这会儿是不会上来了,你呢就死了那条心,说说你觉得我是双重人格和更年期提前到了,还是什么样子的人,好让我心里有数啊。”

    “没,你买的药呢?”

    “说实话你转移话题的本事很蹩脚,景瑟,你的智商和情商是不是成反比?”他只能这么想了,不然就真的解释不通了。

    “啊,你怎么知道,忘川也是这么说的。”

    “没什么,药护士一会儿会送上来的,你先好好休息一会儿。”

    “哦,好的,对了,糖糖是和她同学一起去的,那么她同学呢,咱们把人家忘记了。”刚才说到两个人的时候突然想到了。

    慕容天泽这时候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个同学,但是那个女孩子的表现实在是···不说了,每一个人在危险的时候表现的都不一样,谁又能说她是错的呢。

    “好,我给赵谦打电话,让他找到那个女生并送回来吧。”

    “那就这样吧,那就谢谢赵厅长了。”

    “你查一下当时周围有一个女同学是安糖的同学,我们忘记了,你把她送到机场让她自己回来吧。”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嫂子和安糖的伤怎么样了?”

    “在治疗中。”

    “要不我亲自送那个女生回来,再去医院看看嫂子和安糖吧。”

    “先把那点儿破事儿解决了,你现在可是他们拒绝往来的对象,谁让近墨者黑呢。”

    “一定是哪个王八蛋说了我坏话,是谁,老大我来打死他。”

    “嗯哼,你把那儿管的那么差还有理了,先好好干工作,再见有贼心的大猪蹄子。”

    说完就挂了电话,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角,和赵谦的情况比起来自己这儿简直是形式大好啊,对于一个情商低的人说好办也好办啊。

    “小瑟,糖糖说咱们忘记了她同学,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找到会送回来的。”

    “嗯,慕容天泽也让赵厅长去找了,找到会送回来的,糖糖的伤怎么样啊,我去看看吧。”

    “医生说他有把握治好,那里我先看着,你就不要动了,好好养自己的伤才是硬道理,你的伤才是要好好好养的,不要不在意,否则糖糖知道了会哭死的。”

    “我会好好养的,你先下去陪着糖糖吧。”说完一副作势要躺下休息的样子。

    毕忘川看着景瑟的样子,心情很好的笑了笑,不得不说景瑟害怕安糖哭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那我先下去看着糖糖,你好好修养,不能在乱动。”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快下去吧,不然糖糖该找你了。”

    “怎么,你还会害怕安糖哭啊?”毕忘川走了,慕容天泽看着已经完处于修养状态的景瑟,好笑的问道。

    “是啊,你不知道,那家伙哭起来就像是天塌下来一样,你不仅会脑壳疼,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她不哭啊,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呢,你还是赶紧睡觉吧,妈妈估计已经到了,否则挨骂的就变成两个人了,我下去看看。”

    景瑟给了一个感谢的眼神,慕容天泽给她捏了捏被子,走出去准备迎接自家母亲大人的吼骂。

    果然一出来就看见自己母亲急色匆匆的往这边走来,后面跟着亦步亦趋的猴子,看见那家伙他就想踹他两脚。

    “天泽,小瑟的伤怎么样?”

    “妈,您先缓一缓,是旧伤,侯老说是要好好修养。”

    “真的只是旧伤吗,我进去看看。”说完就推开门进去了。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打人还不打脸呢,这就是你所谓的只是旧伤复发了,慕容天泽,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医生怎么说?”宁清扬对着慕容天泽吼道,她想不通自己的儿子竟然说只是旧伤,脸都被人打肿了,这难道不算是伤吗?

    “妈,妈,咱们小声一点儿,景瑟刚才睡着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这么大声把小瑟吵醒了怎么办?”慕容天泽表示他实在是太冤枉了,自己好有时间说吗,显然没有啊。

    摸了摸景瑟的额头,宁清扬看着还肿着的脸,眼眶都红了,说道:“可怜的孩子,拿群杀千刀的。”

    景瑟这会儿真的是装的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