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帝君不如狗
    “那好,你们尽快派人到內府去商议,此事事关重大,不是我们可以做主的。”五人中一个身形微胖的中年点点头,这人正是无人中的领头人方家方会!

    方会开口说出这话底气有些不足,显然水月城相较于飞天教底蕴要弱了些,这事到后面估计也就是飞天教做出一些象征性赔偿就不了了之,最吃亏的还是水月城的五大家族!

    “哼,我教中门人在你们水月城陨落,这事会有人找你们要说法的!”冲虚瞥了一看地上的道真,他与道真之间还有一些嫌隙,是以见到道真被杀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主要还是冲虚看不透林云,林云气机收敛,但冲虚反而感觉到了压抑,从林云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深深的看了一眼林云,对道明说道:“那我们先走,此事从长计议!”

    道无闻言一脸急色,他与道真私交甚好,冲虚与道真之间有些嫌隙他是知道的,但是却没想到冲虚如此冷漠无情,面对凶手二话不说就要走人,道无气极而笑:“哈哈,没想到冲虚你就这点肚量,面对仇敌不为同门报仇就算了,居然夹着尾巴而逃!”

    “我知道你与他关系好,你不走就去报仇好了!”冲虚轻蔑的看了道无一眼,他不是不想报仇,但为一个与自己有龌龊的人将自身陷入泥潭,这在冲虚看来不明智,看向道明说道:“你走不走?不走也留下来给那蠢货报仇吧!”

    “我、我~”道明看了看道无,冲虚是核心长老,他怎么做道明不能说什么,他们只是外门长老而已,不过就这么走了确实有些不甘,起码他不能丢下道无,但林云的恐怖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一大片阴影!

    林云从始至终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只从冲虚现身之后,林云双目就一直锁定在他身上,如今他的灵力也恢复了一些,至少对杀死道明或道无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有着足够的把握,但,就是对刚刚出现的冲虚有些慎重!

    道无对道明笑了笑,说道:“老大,你已经是重伤,你跟他走吧,我留下!”

    “呵呵,你们就想这么走了么?”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正是夜珈罗的别院,通过敞开的大门,正看到一个身着淡红色衣裙的少女端坐在石台旁,即使是她披着大氅也无法完遮挡那玲珑有致的身姿,盈盈一握的柳腰,丰盈的身段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不多一分不少一线,那沉鱼落雁的面容更是绝世无双。

    就连孔玲几人都不知夜珈罗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小院中的,看其样子正在悠闲地品茶。

    “小姐,你出关了?”几女一喜连忙跑到夜珈罗身边!

    夜珈罗摆摆手,淡淡一笑说道:“这个稍后再说!”

    “那又如何?我们本来今天就此作罢,没想到你还敢出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道明凝眸看了片刻马上回应。

    “不如何,只是想让几位留下罢了,既然来了,又何必再走,不累么?”夜珈罗依然是那淡淡的声音,但这声音中却是非常冷漠无情!

    夜珈罗炼化古筝后,她的一切情绪都被吞噬,脸上更是不会有任何的波澜,古筝让夜珈罗随时都保持着理智!

    “笑话,就你还留不下我们,凭他们几个吗?”这时冲虚开口了,他好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

    虽然林云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但冲虚自认还有几分自保的本事,自己若是要走相信没几人能拦得住,起码在这里就没有,哪怕是身如鬼魅的林云!

    “这可不是笑话,只要本宫愿意,覆灭飞天教也费不了多大心思,更何况是你这种小鱼虾!”声音平淡如水,却依旧是那么淡漠!

    夜珈罗这次出关信心满满,本就是要解决骄阳商会的问题,夜珈罗经过这次闭关已经有了抗衡天尊的把握,但夜珈罗说覆灭飞天教就有些托大了!

    飞天教是云洲的霸主,虽然是明面上的,但是飞天教也确确实实是无上大教,飞天教建立于上古初期,其底蕴可不是一流势力可以比拟的!

    虽然只要不是沉睡中的老怪物醒来,夜珈罗也不惧,但是以飞天教深厚的底蕴怎么可能没有几尊沉睡的老怪物呢!

    “哈哈~”冲虚仰天大笑,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胸膛起伏,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乐的,也许是乐的吧,毕竟他听到的只是一个笑话,好一会后才平复下来轻蔑的说道:“放眼中洲也没有几人敢出此言,更何况是这云洲,这么久以来,虽然经历波折,但飞天教已然存在,在上古飞天教可是应天而立,得天独厚。”

    冲虚说的没错,在上古飞天教的确是应天而立,原因嘛,夜珈罗暂时还不会了解得到,但是如今却是没落到偏居一隅,可即便如此也没有谁敢小瞧飞天教的底蕴。

    “你说的那都是上古,本宫说过我若要有天不可无,我若要无天不可有,今天就先灭了你们,你们飞天教之所以能够在上古立足,那是因为本宫没来,但,现在本宫来了,本宫今天就叫世人明白,这个时代是属于本宫的,心魔大阵启。”

    夜珈罗也不想再废话悄然启动了刚刚完成的心魔阵,直接笼罩在冲虚三人身上!

    被心魔大阵笼罩的三人顿时心魔丛生,一个个愣在了原地,但是在他们的感知中却是一切正常!

    至于没走的众人则是不受影响,只是都震惊于夜珈罗的那一句:我若要有天不可无,我若要无天不可有。

    心魔大阵下尤为严重的是道明,本来伤势还未调理,刚刚经历了他作为法修悲哀的一次打击,自己的法器法术都还没有施展就被林云击败,而师弟也因为他而陨落,这早就已经成了心魔,现在在心魔大阵下又经历的一次,并且是心魔大阵将他的心魔无限放大,没有坚持多久就身死道消了。

    在一众人还不明所以下,虚空法则一阵震荡,帝君强者就已经领悟法则了,已经可以天地交感,是以帝君陨落时会引起天地法则动荡。

    “法则震荡,帝君陨落。”顿时就有天尊喃喃道。

    “是道明陨落了。”有人注意到道明已经软倒在地,身上法则逸散。

    “可是刚刚不是好好的吗?”有的帝君则是非常疑惑

    “你们看冲虚和道无的脸。”

    这时有人发现了冲虚和道无的异常,众人看去,只见他们脸部开始扭曲,似乎是遇见了什么大恐怖,就是生机也在慢慢消逝,不消片刻就有鬓鬓白发出现。

    “这是什么手段?”众人再看向夜珈罗顿时心生恐惧,他们完看不懂夜珈罗的手段,面对一个强大的人不可怕,怕不怕这个人你猜不透,给你的永远都是讳莫如深的感觉。

    “阵法,这是阵法,没错!”

    “阵老鬼,你们阵家好歹也是阵法世家,这里明明没有阵基,怎么会是阵法?”反驳阵老的人明显也是精通阵法之道,他也探查了,没有阵基,不合常理!

    有疑惑的人不止是他一个,众人都洗耳恭听,想听听阵老怎么说,罗天大陆布置阵法需要阵基,这种基础的常识三岁小孩都耳熟能详,但是如果说这种手段是阵法的话,那这岂不是违背了常理?

    “不,这是一个新的领域,传言有上古阵道大能,挥手就可以结合地形之势成阵,处处皆为阵基,但她施展阵法完不需要阵基,阵法不会受到地形限制,有传言夜魅女王是天残地缺之体,根本就不可能修炼灵力,如果这是一个新的领域,她能开创出一道来,她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这一切都说得过去!”阵老头一脸激动的解释,继而不理会众人神游太虚了,不过一双老眼中闪烁着一缕精光,众人不知道他在思忖什么。

    “照你这么说,看来是真的了,不过她就一黄毛丫头,开创一道,可能吗?”

    “嗯,你眼前的就是事实,等会结束我就去拜师,这可是新的领域。”阵家个个都对阵法如醉如狂,阵老已经直接忽略了夜珈罗的年龄,激动的喊着要拜师。

    “道无也陨落了!”

    就在众位大帝议论间,天空又是一阵法则动荡,再看向那个遗世而独立的身形时,每个人心里都在发憷,夜珈罗依旧是悠然自得的坐在那里,但道明和道无两位帝君强者却无声无息的就陨落了,这如何能让他们平静,说不定自己的小命现在都已经被她捏在手中了!

    而作为水月城掌控者的五大家族代表,方会几人更是面面相觑,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一个动作引起那如死神般的女子误会,下一刻小命就不保!

    感触最深的还是水寒,在夜珈罗进入水月城的时候他就有了如鲠在喉的感觉,那时的他虽然对夜珈罗也有很高的估量,但却没有想到她恐怖如斯,哪怕他身为小天尊强者,但在这一刻面对夜珈罗也是升起了畏惧之心!

    “本宫说过,本宫不容你,天岂敢留之,屠帝君还没有屠狗痛快,就和杀鸡差不多!”

    夜珈罗淡然的声音再次传到众位帝君、天尊耳中,身上寒气直冒,心底直打颤,其中还有第一次见到夜珈罗手段的林云,这手段他们平生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