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孔玲帮忙
    “你不杀我?”男子闻言不由一愣,他都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了,他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活路,说道:“你就不怕我以后会找你报仇?”

    “你就这么慷慨赴死?难得见到一个能看破生死之人,本宫心情好!”夜珈罗摇摇头,转身带着孔玲离去,这时淡淡的声音传入他耳中:“你会在意让一只蝼蚁活着么?至于报仇,你可以试试!”

    “你会在意让一只蝼蚁活着么?”看着夜珈罗离去的背影,男子喃喃重复着夜珈罗的话近乎魔怔。

    “我确实不会在意让一只蝼蚁活着,哈哈!”男子看着夜珈罗离开的方向半响,脸上充满了自嘲,落魄的爬起身,似乎胸前断掉的肋骨也不再疼痛,失笑的自讽:“蝼蚁,没想到我堂堂天骄榜杜天成也会被人当成蝼蚁,可笑的是居然因为被当成蝼蚁而得以活命!”

    至于找夜珈罗报仇,他可没有这样的想法,小六子对他也不是多大的恩惠,当初不过是觉得和小六子跑一趟并不会有多大的危险,哪知道这次差点把命搭在这里,这恩已经算是还了,杜天成看着夜珈罗离去的方向,轻轻的说道:“我都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报什么仇,我期待你进入中洲的那天!”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对于这个双眸紧闭的女孩有着一丝期待,杜天成心中隐隐有感觉,她会去中洲的,并且不会平庸!

    夜珈罗他们又踏上了继续寻找蚂蚁之旅,又找了两波后还是没有找到噬灵蚁,孔玲一直跟在身后,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但见到夜珈罗在找蚂蚁,不由向夜珈罗问了一句:“你在找什么?”

    金刚则是瞪了孔玲一眼,呵斥:“要叫小姐,没礼貌!”

    在金刚心中婢女就要有婢女的规矩。

    孔玲被金刚一瞪有些委屈,金刚在她心中高大的形象轰然坍塌,夜珈罗倒是没有太在意,不过心中则是一动,怎么就把孔玲给忘了,她在没有化形前可是货真价实的飞禽,说道:“我们在找一种噬灵蚁,你知道哪里有吗?”

    孔玲在成为妖族前也是飞禽,也是在这片区域长大,对这里自然无比熟悉,噬灵蚁她也是知道的,在她没有化形的时候,妖蚁同样是她的口腹之物,只是化形成为妖族后便跳出了妖兽的范畴,也就没有继续以妖蚁果腹,妖蚁只所以会成为妖兽的食物,就是因为妖蚁不但有灵力在身,更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吃了对妖兽的肉身增强有极大的好处,当然,这也是有着修为限制的,超过妖蚁修为的妖兽吃了也就没有什么效果了,最多就是美味一餐罢了!

    孔玲秀目看向夜珈罗,虽然不知道夜珈罗找噬灵蚁干什么,但她确实是知道哪里有,点点头说道:“这么找是找不到的,妖蚁已经有了一丝灵智,在地面的都是一些没有灵智的多,有灵智的都是在地下深处,毕竟地面对于它们来说就是地狱,太危险了!”

    夜珈罗一拍额头,说道:“我真是糊涂了!”

    一个有一定灵智的种族,在知道哪里有危险后肯定会避开,妖蚁虽然不能对抗天上的飞禽,但它们会钻地呀,肯定会在底下深处活动,毕竟地面对它们而言就是地狱,自然会尽量避开保存自己!

    金刚闻言也是目露尴尬之色,他虽然是在妖族长大,也是知道飞禽类的妖兽喜欢以妖蚁为食,但却从来没有了解过妖蚁的特性,他只是知道在飞禽的领地可以找到妖蚁,至于如何寻找却是一知半解,金刚站在蚁穴旁边,转头看来孔玲一眼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那我们就从这里挖下去!”

    金刚说完掂了掂手中的大斧,挥起大斧就要向着蚁穴劈开挖掘,孔玲则是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知道哪里有,你们跟我来!”

    夜珈罗一路跟随着孔玲来到一个黝黑潮湿的小山洞前,孔玲停下脚步指了指小山洞说道:“呐,就是这里了,下面有大量的妖蚁,地下基本算是一个属于妖蚁的王国,它们都在下面活动,不过这个山洞狭小并且比较深!”

    这个山洞不大,要弯着腰才能进去,夜珈罗用阵法探测了一下,这个山洞果然很深,一直蜿蜒直下,阵法领域居然探不到底,恐怕超过十里深,里面倒是有一些妖蚁的活动,实力倒是不强,基本上都是在将境上下。

    孔玲看着时不时传出一股霉味的洞口,踌躇了片刻看向夜珈罗说道:“里面的环境不好,又狭小,小姐你就不要进去了,我和金刚进去就可以了!”

    “不行”金刚闻言立马就反对,声若九天惊雷,一股强横的气息从体内爆发而出,倒是让孔玲身一震!

    由于孔玲见过金刚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在心底留下了敬畏,一时被金刚爆发出来的气势所震慑,柔美的娇躯一颤,身上的五色雀裙也颤抖起来,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丝委屈,孔玲有些愤怒的看向金刚,撇撇嘴说道:“你还想让小姐一起下去不成?”

    此刻的孔玲兔唇微撇,水波粼粼的妙目露出一丝愠怒,似乎是对金刚的埋怨,两道柳眉轻轻的蹙起,看上去十分可爱,也很令人怜惜,就像是一个生气的小女孩!

    金刚看到孔玲的表情,心中一颤,顿时就反应过来,他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不过他也是担心夜珈罗的安危,所以听到孔玲说要夜珈罗留在外面时没多想便反驳,他不知道何时开始,夜珈罗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被放在了一个相当重的位置!

    金刚以尽量柔和的声音对孔玲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在外面保护好小姐,我自己下去就行!”

    夜珈罗只是一边旁观,不点头也不摇头,看到两人发生的这一幕,夜珈罗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心中暗忖:孔玲对金刚似乎真有些意思,不过金刚就是一块木头,好事还要多磨才行!

    夜珈罗对于留在外面没有说什么,反正她是不会钻进这个狭小的山洞的,里面还如此阴暗潮湿,若是真要自己抓噬灵蚁,那夜珈罗绝对会选择把整个山头掀翻,自己在外面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要是真有危险恐怕届时孔玲也指不上,不是说孔玲会叛变,而是她的战力比起自己还要差远了,虽然孔玲是皇者,但战力可不单单是境界,如果遇到连自己都解决不了的敌人,就算是金刚在身边也没用!

    见到金刚自己已经有了决定,夜珈罗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水桶,双手翻飞一阵优美舞动间在水桶上烙印下封禁,递给金刚说道:“你把这个拿去,噬灵蚁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装的,你要是抓在手上恐怕你还没出来就被吸干了!”噬灵蚁吞噬的不止是灵气,还有血气,噬灵蚁的吞噬力极为恐怖,哪怕是金刚那磅礴的血气也经不起噬灵蚁的吞噬,对于这种奇物夜珈罗又不想让金刚直接打死取血!

    金刚接过水桶,应声走进了山洞,噬灵蚁可没有那么好抓,特别是要钻过如此长的狭小通道,接下来就是等待了,夜珈罗干脆就直接取出一张躺椅,说是软舆更为恰当,这是一把由狐狸皮毛做成的软舆,在皮毛下镶嵌着一根根柔软的弹簧,夜珈罗直接躺在上面等待。

    躺了片刻,夜珈罗幽幽的说道;“你还有族人么?”

    孔玲当然不会认为夜珈罗是对着空气说话了,当下便开口回应,有些哀伤的说道:“没有了,就我一个!”

    夜珈罗问完就没有下文了,孔玲更不会多说,结果就是林中陷入了寂静,但这份宁静并未持续多久便被一道乌光打破。

    只见一道乌光从林中掠过,乌光闪烁间便已经落到了孔玲面前,乌光落地化作一身黑袍的青年,面目阴翳,双眼中凶光毕露,青年落地后一开口就是对孔玲呵斥,道:“孔玲,难道你不知道不能带人来进入我们领地吗?这是我们乌族领地,你要来就算了,毕竟你还是妖族,来串门也没什么,打个招呼就是,可你为什么还要带人类进来?”

    妖族虽然已经化形人身,也在学习人族的思维,但妖族同样秉承了妖兽的领地意识,而且连云山脉的妖族也不多,还是妖兽居多,这些妖族化形后虽然已经跳出了妖兽的范畴,但也不愿意离开连云山脉到妖族的集聚地生活,所以便在连云山脉划出了一片地域继续生活,金刚的族群同样是如此!

    “就这一次,小姐也只是抓几只妖蚁,抓到了就离开,对你们不会有影响!”孔玲知道确实是自己犯了忌讳,说话也不免有些语气不足,妖族之间一般都互有往来,但勾结人类的行为在妖族依然是十分不耻的行为,甚至还会受到其它妖族的排挤与唾弃,更遑论是带着人类进入其它妖族的领地了,这势必会引起争端。

    一个妖族若是在这里受到排挤是很难在连云山脉立足的,连云山脉就这么点地方,妖族更是不多,只要这个阴翳青年回去,恐怕不出一日孔玲勾结人类的事就会传遍连云山脉,届时她在连云山脉就没有立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