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温会长懵逼了(求首订)(第1/2页)
    虽然心中无比失落,虽然努力将任逍遥贬得一文不值,但与任逍遥相处的一幕幕,仍然像70年代播放坝坝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反复倒片。

    剧情越是温馨甜蜜,冷若霜的内心越是绞痛无比。

    该死的酒鬼!

    讨厌的酒鬼!

    可恶的酒鬼!

    花言巧语的酒鬼!

    想着想着,冷若霜不知为觉间竟然变得泪眼朦胧。

    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这些歌词是谁写的?简直没有一点道理嘛!

    是错爱,还是爱错?都已不想再说。

    谁对,谁错?也不想再去弄懂。

    只知道心中的那道伤,太美、太深、太固执……

    从今尔后,属于我的时光,依旧孤寂。徒留简朴而单调的身影,与寂寞相依相偎,在这场既娇艳又伤人的邂逅中独自徘徊。

    既然这么不在乎我,当初又何必野蛮的闯进我的心房?既然给了我美丽的希望,为何又让我伤断了愁肠?

    ……

    冷若霜正自心烦意乱之时,电话突然响起。

    心灰意冷的她,此刻哪有心情接听电话?任由它在办公桌上响个不停,却是连来电显示都懒得瞧上一眼。

    然而,平时亲密无间的手机,此刻却丝毫不解人意,仍是固执的响个不停,一遍、两遍……

    冷若霜一气之下直接关机,本就只有她一人的办公室,顿时变得异常宁静。

    只有冷若霜隐隐约约的哽咽声,偶尔在狭小、沉闷的办公室上空飘荡。

    电话正是任逍遥打来的。

    而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半,离冷若霜生气挂机,时间已然整整流逝了一个半小时之久。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冷若霜一直处于苦闷之中,任逍遥则依然在酒桌上意气风发的大杀四方。

    ……

    见冷若霜不但不接听电话,竟然还敢关机,大男子情怀充盈整个胸膛的任逍遥,也不由有些生气----

    特么这小妞脾气还真心大!

    如此傲娇,必须得好好调教一番,不然动不动就生气,动不动就不接听电话,甚至还敢关机,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难道让本帅锅、本大伽天天跪舔?

    绝逼不可能!

    是男人,对女人就得硬气点。无论对方是高端的女神,还是俗气的渣女。

    ……

    可是,要怎么调教她呢?

    武力震慑?

    显然不行!

    好男不和女斗。

    像我这样的极品好男、超级帅锅,当然更不能随意对自己的女人动粗了。而且,以我名列天下第五的身手,胜之亦不武不是?

    再说了,那小妞一看就是吃软不硬的货。

    使用武力恐怕会适得其反。

    说服教育?

    恐怕没机会!

    正在气头上的她,这个时候能够静下心来听我摆事实、讲道理吗?显然不会。

    那该如何是好?

    要不,先冷她一段时间再说!

    对,就是冷处理!冷她个十天半月的,也好让她知道我的厉害。冷若霜?嘿嘿,看看究竟谁冷若冰霜。

    我特么太2了!

    哈哈,这招叫什么来着?

    对,欲擒故纵!

    ……

    与冷若霜的冷战,仅仅进行了两天,任逍遥即再次成为了a市瞩目的焦点。

    周六,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悠闲的日子。

    武术会所的人大多宿醉未醒。

    温会长刚刚陪同任逍遥吃过早饭,即被蜂拥而来的媒体人围了个严严实实,成为了众多记者争相采访的对象。

    温会长虽然是“老江湖”,但仍然被突如其来的长枪短炮弄了个瞠目结舌。

    “请问温会长,你们会所搞的这次捐赠义举是出于什么原因?”

    温会长:“……”

    “温会长好,此次捐赠活动你们会所为什么不出面?为什么现场连一个代表都没有?”

    温会长:“……”

    “温会长是不愿意接受采访?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见温会长一副完懵逼的模样,终于有细心的记者发现了不对劲。

    ……

    “这位朋友说得对,温某确实有难言之隐”温会长终于开口说话。

    “真有啊!是一点都不方便透露的那种么?”大部分记者仍然不死心,企图挖掘一些看点,获得一些秘辛。

    “虽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