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小美女勿慌,我来了(第1/2页)
    不过,想来这样的露脸机会,即使当面错过了,那两名私人保镖也应该不会有丝毫遗憾。

    毕竟,6名绑匪得以迅速绑架成功,与两名保镖的严重失职,脱不开干系----

    在谷赋琪离开学校往郊外行走之时,他们只是远远跟在身后,并未出面阻止。

    这是失职之一。

    在绑匪出现之时,他们虽然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既没有及时提醒谷赋琪躲藏于路旁林中,也没有对绑匪进行有效拦阻。

    这是失职之二。

    绑匪得手后,身为训练有素的保镖,两人的追踪竟然完跑偏,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这是失职之三。

    弄到后来,反而还要让人费力费时地前去找寻,简直是婶不忍叔不可忍!

    他们不被开,谁被开?

    因此,这个记者采访会,两人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会莽起脸往前凑?

    ……

    “请问谷小姐,被绑架之前,天色已不早了,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到在那个时候去郊外踏青?”

    记者的采访,一般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这样,既让采访对象容易接受,又有利于打开话匣子。

    然而,让提问者始料未及的是,他的这个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却偏偏就是个问题。

    你让谷赋琪肿么回答?

    说因为吃醋?

    说因为竞争男友失败后心灰意冷、心烦意乱?

    说因为痛恨那对“狗男女”?

    别说知晓内情后,她已原谅了任逍遥,并与“死敌”温道玉的关系有所缓和,就即使仍然处于失落痛恨之中,这个原因也不能说出口啊?

    这不是让人笑话么?堂堂谷氏财团的千金大小姐,才貌双的学霸,竟然在与别人争抢男友的过程中败下阵来。

    这不是搞笑呢吗?

    ……

    谷赋琪嚅嚅许久,脸都憋红了仍旧无言以对。

    而其闺蜜花瑶柳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见识头脑都比她强上一筹的谷赋琪尚且难以应答,她自然也是无计可施。

    见众记者面上的疑惑之色越来越浓,知晓内情的任逍遥只好出面解围。

    他内心一声大喝:小美女勿慌,我来了!

    有所准备的他一开口,就惊掉了下巴一地----

    “嗨,我说你们这些无冕之王也真是闲得蛋痛,问这些无关紧要的干嘛?”

    “是不是还要问她走了多长时间、走了多少步?心情如何?沿途风景怎样?”

    “真是的,累不累啊?直接进入正题吧!你们吃饱了没球事干,我们还要准备期末考试呢。”

    “赶紧的,挑有营养的话题问,再这样无聊我们就拜拜了,没时间在这里跟你们聊天打屁!”

    ……

    任逍遥一番话语,让众记者面面相觑。

    不但将那些记者劈头盖脸的批评了一通,还一举牢牢掌握了话语权----只要是我们认为没有营养的话题,就拒绝回答,怎么滴?具体该如何采访,你们看着办!

    喜获解围的谷赋琪,暗中长松一口气:还是这个家伙有急智,这招反击用得当真是妙不可言。

    从一见面就没给任逍遥好脸色的冷若霜,则在暗中咬牙切齿----

    真是厚颜无耻!

    有时间去花天酒地,没时间接受采访?

    明明就是心疼那小谷,却非要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之态;明明就是胡搅蛮缠,还特么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除了这个没良心的,还真是没谁了。

    幸好及时看清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

    而之前提问的那名很有经验,在新闻界很有威望的中年记者,则被呛得脸红脖子粗。

    同时,内心也感觉很是委屈巴巴----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这不是常用的采访策略么?

    怎么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聊天打屁了呢?

    劳资从事新闻工作数十年,还从未见过像他这么横的采访对象!

    咦,不对啊!这小子之前不是挺配合我们新闻界的么?那简直是有事说事,没事也要找点事来说的存在啊!

    今儿个是怎么了?

    是吃错药了?还是吃火药了?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对了,谷大小姐不是在追求他么?莫非他们是打算在郊外的小树林约会?

    呃,不对!

    约会应该只有他们两人悄悄眯眯的出城,打枪的不要才符合常理,哪里还会带上一颗“灯泡”,两根“尾巴”?

    我的想法是否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