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踏营留印(第1/3页)
    这,既让沙如空倍有面子,又大为丢份。

    说他倍有面子,是因为任逍遥、冷若霜等8人的外观实在太过“高调”。

    人们常说“看一个人优秀与否,可以看他的朋友圈。”

    这句话,其实很有道理。

    所谓“物以类居、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正是如此。

    说他大为丢份,是因为沙如空竟然自甘坠落,在明显比自己年轻的奶油小生面前自称小弟。

    怎么能这样呢?

    这让我等“沙粉”情何以堪?

    ……

    沙如空入伍以来的强势表现,已被众多新兵敬如神明。

    见偶像如此低调,那些身体素质有了长足进步的战友在诧异之余,不由兴起了“教训一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帽”的念头。

    而他们首先挑中的对象,正是看起来最帅气、隐隐为众人之首、被沙如空称之为老大的任逍遥;其次是身型高大的曾小波;最后才是很不起眼的郑风。

    在几名身体素质颇为强悍的战友,当众向任逍遥提出挑战时,沙如空也曾出面阻止,奈何那几个家伙很是固执----

    “请沙兵王放心,我等出手自有轻重,不会伤着他的。”

    其中一人态度非常诚恳的保证道。

    “就是,只是正常的切磋而已,不会下重手的。”

    “对啊!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怎么会往死里打呢?我敢保证:切磋过后,他们绝对还能下地行走。”

    “说得没错!他们既然是沙兵王的朋友,怎么也得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是?何况,就是有下狠手这个实力,我们也没有那个胆子啊?万一你沙兵王雷霆大怒,为他们强行出头,谁受得了你的铁拳?”

    ……

    “还是不要动手吧,谁输谁赢面上都不好看。”

    沙如空一本正经的劝说,貌似还有几分焦虑。

    内心则暗暗好笑----就凭你们这点假把式,也配跟他们交手?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已经尽到“劝架”的义务了。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就交给任老大吧。这个,他比我有经验。

    “嗨,沙兵王多虑了,交流沟通而已,又不是打擂台,论什么输赢?”

    “没事没事,绝对不会让他们住院!”

    “你这位朋友看起来既孔武有力,又镇定自若,应该是个练家子吧?正好让我等开开眼界。”

    ……

    一番吵嚷之后,切磋正式展开。

    地点:散打训练场。

    切磋方式:自由搏击。

    切磋对象:任逍遥兄弟和名牛高马大的新兵。

    观众:新兵团的体官兵,包括团长、政委在内。

    以他们老辣的眼力,早就瞧出任逍遥、曾小波、郑风名小年轻身手不弱。

    数千新兵,恐怕只有沙如空能对付一二。

    至于其他人,则必败无疑。

    但两位领导却自始自终没有出面阻止,反而饶有兴致的吃瓜看热闹。

    ……

    原因何在?

    主要有两点:

    一是借刀杀人。

    借任逍遥等人之手,杀杀这名新兵的气焰。

    这人来自同一个小乡镇,仗着会点武术,一向自视甚高,动不动就用拳头“说话”、以成绩“伤人”,被新兵私下称为“嚣张人组”。

    如果不是沙如空太过妖孽,稳稳压住他们一头,恐怕尾巴都会翘上天。

    希望他们这次被“上课打脸”后,能够知耻而后勇,进一步激发刻苦训练的动力。

    同时,借机让他们知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从此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二是窥斑见豹。

    通过任逍遥、曾小波、郑风人的出手,判断沙如空到底有多强。

    虽然观察了半年之年,但团长、政委两人始终摸不透沙如空的深浅。

    期间,在团长有意无意的引导下,沙如空也曾出手多次。奈何交手之人都不争气,除了那“嚣张人组”外,竟然无一能撑过三招。

    区区三招,转瞬即逝,又能瞧出什么名堂?

    而“嚣张人组”与沙如空切磋之时,由于时间较早、场地隐蔽,两位领导并未在场。

    如今让他们再次切磋,人却死活不肯。

    多半是被虐怕了,不然也不会在众人面前认怂,说出“万一你沙兵王雷霆大怒,谁受得了你的铁拳?”这句话。

    ……

    几次三番之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挑战沙如空。

    他们都不是傻叉,明摆着找虐的事,谁特么还会傻乎乎地硬往上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