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任务原来是这个(第1/2页)
    “这个家伙竟然会飞?”

    “这就是传说中的踏雪无痕轻功?”

    “这才是任英雄的真正的实力?”

    “天呐,我终于见到了现实版的武林高手!”

    “这个速度,是人能够达到的么?简直是风驰电掣啊!”

    众人除了不住呐喊狂嘶之外,再无他想。

    ……

    如此惊天大逆转,竟然没有一丝掌声,没有一人喝彩。

    情况显然有些不正常。

    当然不正常!

    因为两名铁杆——曾小波、郑风,正在想心事呢,根本没有助威喝彩,哪里想到会冷场?

    他们虽然也略感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大师兄的轻功又有长进!

    这“风行”步法还真是妖孽,即便没有刻意修炼,仍然在不知不觉中提高。

    原本还担心成为一名高中生后,会荒废自己的武学,如今看来,问题应该不大。

    进步虽然变缓,但并未停滞。虽然不可能成为武学大宗师,但用来健身自保完不在话下。

    哈哈,没想到像我这样的孤儿,竟然也有机会成为文武双之人。

    置身现代社会,就得紧跟时代潮流。爷爷的这步棋,真是走对了。

    嘿嘿,这城市的套路虽然深了那么一丢丢,但不可否认,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我宁愿被骗个晕头转向,也不想再回逍遥岛去过隐世生活了。

    ……

    至于其他人,则部呆若木鸡——

    太出乎意料了!

    这样也能逆转?

    偶的个神呐,这家伙如果去参世界短跑大赛,还有博尔特什么事?他9秒58的百米世界纪录,足足比任英雄的5秒65差了3秒多钟。

    换算成距离,至少是40米!

    如此天才,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来吧,省田径队?恐怕打不住!因为人才稀缺的国家田径队,又岂会无动于衷?

    想到此处,满天乱飞的小星星,毫不留情的将任逍遥裹了严严实实——羡煞、崇拜、爱慕……

    如此种种,一不而足。

    可以预见,从今往后,任逍遥在一中的风头之盛,绝对无人可及。如果不是学习成绩拖了后腿,举世第一校草之名非他莫属!

    在不久的将来,任逍遥绝对会成为世界短跑名将!不对,应该是世界体育名将!因为他所参加的10个项目,成绩都是那么的优秀。

    ……

    当然,也有嫉妒、不解、疑惑等目光——

    你都这么厉害了,还来读什么高中?还来参加什么校运动会?还来跟我们这些小虾米抢什么荣誉?

    直接进国家队不行么?直接横推球田径界不行么?那可是名利双收的干活啊!

    唉,人比人气死人。

    这三个家伙刚刚来到A市,就一举成为A市的英雄、G省的名人。虽然有很大的运气成份在内,但主要还是人家有这个实力。

    换做自己面对那三名恐怖分子,恐怕早就死翘翘了,哪里还有机会做英雄?哪里还有可能当名人?

    反观自己,在这座城市都生活了快20年了,还一事无成。连学校的名人都难以实现,何敢奢望省市?

    ……

    第二次月考之前,任长生如约而至,与任逍遥等三人再次见了一面。

    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告别;二是任务交接。

    这次见面的地点很是隐蔽,谈话的方式很是正经,就连三人连连被骗、第一次月考倒数前三的糗事,在校运会上大获胜的喜事,任长生都不置一词。

    或许,在他眼里,这些都是成长经历。

    或许,他今天谈话的内容比较严肃。

    通过一席长谈,任逍遥三兄弟方才得知:任道远、任长生两人,原来一直在做“黑榜”任务。

    这就是他们每个月都要去一次内陆的原因之一。

    ……

    “黑榜”任务分为四个档次。

    第一档,刺杀。

    主要对象,大型财团的总裁,高官以上的大人物。

    第二档,助拳。

    主要是在约斗时,为东家站队助威,必要时也会出手。价钱视对手强弱而定,视出手与否而定。

    第三档,恐吓。

    主要任务,是伺机展示高深莫测的武力,替东家打击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之目的。

    第四档,讨债。

    顾名思义,就是替东家找“老赖”的麻烦,并追回欠账。

    每个档次任务不同,接头的方式和地点也不相同。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