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好饭不怕晚(第1/2页)
    “特么还要脸不要?温会长本就抱病在身,又连战两场,没看到此刻连呼吸都困难、连行走都不稳么?”

    “真要切磋,待温会长病好了再来吧,今日恕不奉陪!”

    “哼,乘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

    “英雄好汉?h国棒子都是一些无耻之人,哪有什么英雄好汉?”

    “这不是搞车轮战么?太卑鄙了!即便是胜了,也胜之不武!”

    ……

    面对众人的讥笑讽刺,那五旬老者恍若未闻。

    只是面带微笑的紧紧盯着温会长。

    片刻之后,陡地仰头一阵大笑。

    尔后,开始逐一反驳----

    “呼吸困难,行走不稳?假象吧!不然,又怎能击败我‘跆拳道馆’两大高手?”

    “重病在身?但凡武林高手,大都身强体壮,又怎会轻易生病?”

    “车轮战?今日是你们会所出场的人多,还是我‘跆拳道馆’出场的人多?”

    “无须找那么多借口,不敢应战是吧?也不是不可以,只需满足老夫一个条件即可,那就是----武术会所从此关门大吉!”

    ……

    五旬老者这番话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但细思之下,却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如果温会长真是重病之人,又怎能击败“跆拳道馆”的两大高手?

    武术会所参加比斗者,共有近10人之多,而“跆拳道馆”从始自终只有两人出手。

    这位五旬老者,一直都只是冷眼旁观。

    此番出场,乃是第一次叫阵。

    如此状况,何来“车轮战”之说?

    怪只怪,自己技不如人啊!

    ……

    武术会所的教练、会员、学徒之所以出言阻止,主要出于两点原因。

    其一,温会长已然力竭。

    明眼可见,温会长已然摇摇欲坠、站立不稳,如此状况,哪里还有再战之力?

    因此,只好使用缓兵之计,意图用言语挤兑住对手,让其择日再战。

    哪曾想,人家本就是“择日”而来,不达目的岂肯罢休?

    其二,会所再没有上得了台面的高手。

    之前身受重伤的数名教练,已是除温会长之外,会所中武功最强的几人,如今哪里还有高手可用?

    而且此人既然身为“跆拳道馆”人行之首,战力恐怕也最是强横,单挑哪有半分胜算?

    群殴?

    这不是两大势力生死对战,而是切磋交流,有群殴这样的交流方式么?

    不但有违江湖道义,也有违温会长的做人原则。

    因此,此路不通。

    ……

    温会长虽然已气力枯竭,但对手“让武术会所关门大吉”的羞辱条件,又怎能接受?

    无奈之下,只得咬牙应战:“金馆主既然如此看得起温某,那就讨教几招罢。”

    双方作为竞争对手,自然对各自的领军人物了然于胸。

    因此,能叫出对方姓氏,倒也不足为怪。

    不过武术会所之人闻听会长应战,无不大惊失色。

    “会长不可啊!您大病未愈,何苦这般难为自己?择日再战不行么?”

    “会长,您连战两场,早已疲惫,还是让小子上吧。”

    “对于如此不要脸之人,会长何必跟他客气?干脆下令群殴吧,干他娘的!”

    “就是,与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讲什么江湖道义?直接一拥而上得了。”

    ……

    见众人越闹越不像话,温会长不得不出面阻止:“休得胡说!来者即是客,乌烟瘴气的乱来一通,成何体统?岂是待客之道?”

    金馆主哈哈大笑道:“无妨!关心则乱。看来,温会长深得人心啊!”

    言毕,不由分说径直跳上竞技台,与温会长相对而立。

    老谋深算的金馆主,哪里还会拖延时间?

    让温会长恢复气力?如果真有那么好心,也就不会有今日之战了!

    匆匆见礼之后,金馆主当即率先出手。

    ……

    高手过招,果然非同凡响。

    别看金馆主口中说得客气,但拳脚之间却绝不容情。

    甫一出手就是力攻击。

    拳风未止,腿影又至!

    不过短短片刻,已然攻出上百招之多。

    温会长的太极推手虽然厉害非常,但奈何力不从心,根本无法发挥其应有效能。

    很难带动对手既凌厉非常,又势大力沉的拳脚。

    勉强周旋三百余招,即被金馆主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