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啪啪打脸(第1/2页)
    虽然同处a市,但金馆主等人毕竟是h国人,亲朋好友也没有学生在a市就读。因此,任逍遥即便在a市名气极大,“跆拳道馆”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那瘦高青年本就输得不服,此刻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学生模样少年,竟然敢辱骂堂堂金馆主,哪里还忍耐得住?

    当即一面飞跃上台,一面出声暴喝:“小子休得猖狂!看招!!”

    ……

    言毕,以左足支地,右脚一式“飞踢”使出,直奔任逍遥面门而去。

    担心温会长伤势的任逍遥,根本无意过多纠缠,见对方空门大露,当即上身后仰,双足迅速交错剪出。

    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瘦高青年一头栽出,双手抱住左膝,在竞技台上翻滚惨呼。

    任逍遥一声冷哼,迅速闪身而上,重重一脚飞出,直接将其踢出竞技台外,而且去势甚急!

    ……

    此番交手电光火石,而且只有一招。

    同处竞技台的金馆主,根本来不及救援,瘦高青年左膝已然断裂!

    见其头前脚后直向坚硬的地面撞去,如无人援手,只怕会落得个脑浆迸裂的下场。

    金馆主大惊之余,急忙双足点地,径向瘦高青年追去。

    须臾之间,已然后发先至。

    在瘦高青年那颗不够规则的脑袋,即将与坚硬的地面亲密接触之时,紧追而至的金馆主迅速双手一抄,及时牢牢抓住了瘦高青年那只完好无损的右脚。

    瘦高青年非常幸运的避免了脑浆迸裂之危!

    ……

    客观而言,金馆主的轻身功夫,委实很是了得!

    任逍遥那一脚已然用上了六成力道,瘦高青年去势何等迅速?金馆主竟然能后发先至,险之又险的将其及时扯住。

    这份轻功,当真令人咋舌。

    即便任逍遥的“风行”步法极为高明,即使力施为,恐怕也要略逊一筹。

    因此,综合衡量,温会长败于此人之手,其实并不冤枉。就算是健康完好之身,也不一定就是金馆主之敌。

    ……

    在金馆主救援瘦高青年之时,同样败得不甘的白净汉子,早已飞身窜上竞技台。

    一言不发的发起了暴风骤雨般攻击。

    拳风呼呼。

    腿影重重。

    如汹涌澎湃的海浪般,直向任逍遥席卷而去。

    对这些h国棒子,任逍遥哪肯示弱?嘬口一声长啸,“裂山碎石掌”轰然使出,硬碰硬的迎向白净汉子。

    但听“呯呯”、“咝咝”声连响,拳掌交集、两腿相撞、空气炸裂……

    白净汉子的身手,果然很是不弱。

    ……

    不过,在任逍遥面前,仍然不够看!

    交手不过两百余招,白净汉子的两臂、两脚已然酸麻异常,再难使上劲力。

    一直在近台虎视眈眈的金馆主见势不妙,立即飞跃上台,意图替下白净汉子。

    然而就在这时,任逍遥突地变掌为指,威力奇大的“仙人指”第一招----石破,已是悄然使出。

    而且是一招三式,连连击中白净汉子两臂一腿。

    但闻一声惨呼,白净汉子顿时软倒在地,双眼一翻,竟是疼晕了过去。

    毫无疑问,那白净汉子三肢已废!

    其下场,比之断去一腿的瘦高青年,更加凄惨。

    ……

    任逍遥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连败两大强敌,却宛如闲庭信步一般。轮廓分明、稚气未脱的一张俊脸之上,仍是一副淡然之色。

    直到此时,武术会馆之人,方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掌声、喝彩声,顿时响彻整个竞技场。

    这小子年纪轻轻,而且还只是一名高二学生,武功竟然如此厉害?出手竟然如此狠辣?行事竟然如此果决?

    难怪被称为英雄,还真是实至名归啊!

    难怪会长千金会对他念念不忘,大有非君不嫁之势。可以想见,这小子成年以后,绝非池中之物!

    ……

    突然结束的比拼,让金馆主愕然之余,不由既惊且惧,竟然感到一阵精神恍惚。

    任逍遥见状,决定以其之言,反馈其耳。当即仰天狂笑道:“不好意思,出手稍微重了些!哪想到名震a市的‘跆拳道馆’,竟然如此不经打?”

    金馆主闻之,不由一呆。

    这句话怎么如此熟悉?

    是了,不正是自己打伤温会长后,在得意忘形之下,狂笑所言么?只不过这家伙改动了寥寥数字----将‘温会长’改为‘跆拳道馆’。

    这是存心打脸啊!

    而且,打得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