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茧自缚(第1/2页)
    “既然知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尔等来武术会所切磋之时,为何还痛下狠手?别废话,且放马过来,先吃小爷一顿拳脚再说!”任逍遥仍在大声叫嚣。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

    何况金馆主并非易与之辈?

    虽然打算委曲求,但也受不了如此当众奚落。

    当下面色一冷,决定痛下杀手,先出一口鸟气再说。得手之后,立即远走高飞。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虑定之后,金馆主当即一个箭步飞出,双拳如锤,狠狠砸向任逍遥。

    不待招式用老,迅速身子一转,一个旋踢疾飞而至。

    好个任逍遥!

    见对方来势凶猛,本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理,展开“风行”步法,以一招“如封似闭”小心应对。

    别看其表现得极为嚣张,但内心却甚是谨慎。

    毕竟,他习武不过十数年,而金馆主却浸淫跆拳道数十年之久。

    论功力之深,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

    跆拳道虽然不如中华武术之博大精深,但如果学有所成,威力却也不弱。

    世人大多认为其不过是花架子,用来进行观赏性表演尚可,但实战却是不成。客观而言,其实却是谬论。

    跆拳道虽然变化不多,谈不上奥妙,但却简单实用。

    而且,其段位升级甚是严谨。

    这金馆主既然敢来华夏开馆授徒,他的两名手下既然能轻而易举的重伤数名武术协会的教练,不问可知,其定然已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段位。

    ……

    事关a市武术协会、乃至华夏武术界荣誉的一战,行事极有分寸的任逍遥,又怎会怠慢轻敌?

    他之前的种种作为,不过是表象罢了。

    主要出于两个目的:一是混淆视听,使其轻而视之;二是激怒对手,趁其乱而取之。

    不得不说,任逍遥小小年纪,却懂得采取战略战术,委实太过妖孽!

    足够小奸巨滑。

    ……

    “如封似闭”,乃是任逍遥的祖师爷华枫当初对敌之时,用得最多的一招。虽非自创,但华枫对这一招的领悟,却早已超过了原创鼻祖(详见拙作《侠武无敌》)。

    此招进可攻,退可守。

    如能与横练功夫、强大内力、高超轻功配合使用,则威力更显无穷。

    巧合的是,任逍遥正好修习横练功夫十数年;内力因“潜龙”内功心法太过强大的缘故,也极为不弱;至于轻功,其“风行”步法本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轻功,加之任逍遥习武天赋逆天,自然也是极为高明。

    因此,数百招交手下来,他虽然自始自终都是以一招“如封似闭”应对,但却丝毫不落下风。

    ……

    两人的打斗可谓势均力敌。

    论内力、轻功,金馆主或许要略胜一筹;但论掌法、硬功,任逍遥则要稍强些许。

    如果双方都只是当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那这场拼杀的最终结果,还真不好说。

    然而,高手对决,谁又能没有底牌?不在关键时刻,谁又会尽出后手?

    至少任逍遥还有两大底牌:“仙人指”、精神力。

    此外,任逍遥的“潜龙”内功心法,可自行吸纳天地灵气,对消耗的补充极快。

    因此打持久战,任逍遥并不发怵。

    至于金馆主的底牌尚有几何?不得而知。

    不过,绝对有!

    而且,既然能称之为底牌,威力必定不弱。

    ……

    一个小时之后。

    温会长终于苏醒,而那瘦高青年和白净汉子,却双双痛晕了过去。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此时,竞技台上死命相搏的两人,也已打斗至紧要关头。

    劲风撕破虚空的爆裂之声,连绵不断。

    两人的气喘之声,已然清晰可闻。

    年轻力壮的任逍遥,钢筋铁骨的任逍遥,内力生生不息的任逍遥,此时已呈攻多守少之势。

    只见其展开“裂山碎石掌”,招招高举高打,式式横冲直撞,刻意寻求与对手硬碰硬!

    气力逐渐衰竭的金馆主,却越战越是心惊:这小子怎么如此耐战?其内功有那么深厚么?而且硬功竟然如此了得!看来得改变打法了,否则今日必败无疑!

    ……

    温会长凝神细瞧片刻之后,不由心头暗喜----

    暗喜之一,性命无忧。

    自己既然能缓过劲来,想来性命已然无碍。至于内伤,虽然只能慢慢治疗休养,但总有治愈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