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你把他怎么样了?(第1/2页)
    “你是谷大小姐的表哥?只是一名大一学生?那劳资和你废什么话?特么的,赶紧让谷总裁速与我联系!”声音嘶哑之人,显得很不耐烦。

    “刚才已经跟我姨父谷总裁联系过了,他正在r国洽谈一笔大生意。你们不就是求财么?几千块钱我还是可以做主的。说吧,要多少?千万不能狮子大开口啊!最多一万!”

    任逍遥的手指越敲越快,但却悄无声息。

    要不是事先示意花瑶柳别说话,这句话就会让她忍不住低笑出声。合着人家绑匪费了那么大劲,就只勒索一万块?

    “几千块?最多一万?哈哈,你特么是在演小品么?简直太幼稚了!区区几千块就想打发劳资?你是看不起谷大小姐呢?还是认为几千块很多?赶紧打电话给你姨妈,让她立即准备三百万!一个小时之后,再联系我!”

    “三……三百万?一个小时?现在是晚上啊!大哥,银行都关门了,到哪里去凑齐三百万?三千块行不行?”

    “别废话!还讨价还价,你当是在菜市场买菜呢?凑不齐那是你们的事,劳资不管!记住,只有一个小时!否则……哼哼……嘿嘿……”

    手机虽然挂断,但那刺耳而又怪异的笑声,仍然回荡在任逍遥耳边。

    不过,诡异的是,任逍遥非但未见生气,嘴角反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

    按照常理,任逍遥应该要求与人质说上几句,以确认人质的生命安。

    可为什么做事日趋稳健的任逍遥,没有在手机中提出这个要求呢?

    只有一个原因----害怕暴露!

    试想,正自慌恐无助的谷赋琪,一旦与自己通话,惊喜之下,很可能会情不自禁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如此一来,绑匪哪里还会停留在原地?自己的救援计划,势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毕竟,任逍遥任大英雄之名,在a市实在太过响亮!

    无论白道黑道,无论大街小巷,那都是如雷贯耳。

    自恋乎?

    实锤也!

    ……

    又摆弄一番定位仪之后,任逍遥头也不回的大声叫道:“坐稳把牢了!”

    话音未落,引擎的轰鸣声陡然暴响,出租车如离弦之箭一般迅猛飞出。

    速度,至少已达一百五十码!

    猝不及防的花瑶柳,先是重重摔在车座后背,紧接着又猛然向前弹出,光洁的前额与副驾驶座椅,来了个亲密接触。

    摔得七晕八旋的花瑶柳,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好不容易才稳住左摇右晃的娇躯。

    还未来得及抱怨,却感觉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低,车速也在迅速放缓。

    正诧异间,任逍遥的声音突又响起:“快接近绑匪了,你就呆在车上别动,千万不要大呼小叫,更不要擅自下车!”

    不待花瑶柳应答,任逍遥立即关掉车灯,将出租车神不知鬼不觉的滑进路旁的建筑物中。

    ……

    借助若隐若现的月光,惊魂未定的花瑶柳发现,这里竟然是一片废弃工厂。

    而此时,他们距离事发地至少已在五十公里开外。

    可见,任逍遥行车的速度之快。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已然飙至此处。

    花瑶柳虽然害怕,但却不得不胆战心惊的独自窝在车中。

    她内心非常清楚:任逍遥虽然会一些功夫,但以一人之力,对付6名绑匪,已是毫无胜算。如果她非要跟随同行,岂非无理取闹?岂非危险之极?

    ……

    负责暗中保护谷赋琪的那两名保镖,此刻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或许,已被6名歹徒干掉抛尸?

    或许,两人追错了方向?

    反正一路驱车行来,两人是踪影无。

    花瑶柳正胡思乱想之间,任逍遥早已悄悄关紧车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此时,那轮高空悬月,正好藏身于乌云深处,可谓伸手不见五指。

    ……

    虽然夜色如墨,但任逍遥的身形却宛如一道幽灵,显得灵活之极。

    对于任逍遥这样眼力极强,精神力不弱的一流高手来说,在暗夜行走根本不是问题。

    三窜两滑之间,已然闪进废弃工厂之内……

    “细节决定成败”。

    任逍遥的手机并未随身携带,而是留置于出租车内。

    这也从侧面表明:在遭遇恼人的三连骗之后,他已变得成熟稳重、心细如发。

    试想,如果正在接近匪徒之时,电话铃声突然大作会是什么后果?毫无疑问,被惊动的匪徒,定然会以谷赋琪为“盾牌”,以伺机脱身。

    如此一来,解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