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刑堂令牌
    ()    有了现成的应用例子,虽然只有一个,却也足够令人惊喜。

    在陆瑾康和苏云朵离开温泉山庄之前,陆名扬特地提醒陆瑾康带些这个高度酒回去交给太医院试用。

    有了太医院试用的结果,高度酒医用的推广就会事半功倍。

    当然就算没有陆名扬的提醒,陆瑾康也是打算带高度酒回城的,而且酒已经搬上了马车。

    当然他不会那么大咧咧地将酒直接交给太医院,这些酒自然要交给信得过的御医去试用。

    这个人选自然非孔太医莫属。

    孔太医是孔老大夫的长子,如今已是太医院的副院正,交给他最是合适不过。

    临行苏云朵又特地交给留在温泉的府医两种药酒,让他按量给陆名扬使用。

    两种药酒,一种内服,一种外用,都是苏云朵在张平安提纯白酒成功之后送了药材让张平安按方泡好的药酒,泡制时间在一个月以前,如今正好可用。

    药酒的方子都是苏云朵向神医谷主求来的。

    苏云朵的记忆中倒是有几种泡制药酒的药方却有些缺失。

    为了保证药效,也是为了保证药酒的安性,苏云朵特地向神医谷主写信求助。

    自从苏云朵去过神医谷之后,与神医谷主一直保持着比较密切的书信往来,每当逢年过节少不得往神医谷送节礼,送的都是苏云朵的庄子或者作坊的产出,甚得神医谷主喜爱,故而对苏云朵自是有求必应。

    神医谷主接到苏云朵的求助,给苏云朵送来了内服外用各两个方子。

    这四个方子触动了苏云朵的记忆,记忆中已经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两相对照,苏云朵对神医谷的医术佩服极了,神医谷主送来的四个方子十分精妙,特别是内服的方子,比起苏云朵记忆的方子更合适。

    毕竟苏云朵记忆中的方子,只有成份没有用量和泡制方法,而神医谷主送来的方子,不但注明了各药材的用量,还详细说明了泡制的过程和泡制的时间,甚至连服用的禁忌都一一进行了说明,这说明了这款药酒经过神医谷验证的,大大提高了服用的安性。

    苏云朵自是不会再画蛇添足,直接按药方配好药材,让张平安按方进行泡制。

    所用药材有田七,当归,赤芍,川续断,苏木,川芎,红花,延胡索,香附等,确是活血活血化瘀的好药方,另外加了适量的冰糖平衡药味,泡制药酒所用的白酒自然就是经过张平安提纯高度白酒。

    外用的方子,苏云朵根据前世的记忆进行了细调。

    这款外用的药,使用了数种治疗跌打损伤的药材,比如生川乌,生草乌,生南星,生半夏,麝香、田七等,依然用高度白酒进行泡制。

    这款外用的药酒,昨日陆瑾康要替陆名扬进行按摩的时候已经用过一次,对陆名扬的关节疼痛有良好的药效,故而苏云朵特地多给了府医一坛,让他每日早晚给陆名扬各按摩一次,增加治疗效果。

    至于内服的药酒,苏云朵则只给了一坛,让府医按每日三次各五钱给陆名扬服用,务必控制每次的服用量在五钱之内,不可过量。

    见苏云朵如此郑重其事地强调量,作为孔老大夫的弟子,府医自是知道这个量的重要性,虽说苏云朵的年龄比他要小得多,却也知道她就算在看病诊断方面不如自己,对药的认识并不比自己差,故而丝毫没觉得苏云朵如此吩咐他有什么不对,自是恭恭敬敬地接过贴了标签的药酒连连点头称是。

    安排好陆名扬在温泉的生活起居和治疗,陆瑾康和苏云朵就算有再多的不放心,也只能启程回府,毕竟陆瑾康要当差,苏云朵要掌家理事,都是忙人。

    “如今你是当家大奶奶,只要你按章行事,府里若有人敢不听话,你自管按府里的规矩处置,别管他是你祖父的人还是你祖母的人!”陆名扬最后如此交待苏云朵,顺便交给苏云朵一块玉佩。

    这是老爷子给苏云朵尚方宝剑呢!

    连老俩口的人都可以按府规处置,更别说是下面几房屋里的人了。

    只是这玉佩又是几个意思?!

    苏云朵看了陆瑾康一眼,捕捉到陆瑾康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见他对着自己微微颔首,这才接过玉佩收好。

    待两人上了马车,陆瑾康这才与苏云朵解释这块玉佩的作用。

    “你是说这块玉佩是族中的刑堂令牌?”苏云朵手上拿着玉佩,惊讶地看向陆瑾康。

    “没错,执玉佩者可调动族中刑堂之人,上打主子,下惩恶奴!”陆瑾康十分肯定的回答,令苏云朵觉得有些找不到北,老爷子这权利下放得是不是太大了?!

    她不过只是执掌府里中馈罢了,有必要给她这样的一块令牌吗?

    这样的令牌不是应该交到陆瑾康手上吗?

    陆瑾康却笑了:“祖父给你自有他的道理,这不,再过半月就是族里冬至大祭,祖父定然是担心族中有人欺负你是新妇,不肯听你调令。”

    苏云朵却摇了摇头,就算有这样的担心,也没必要将这块令牌交给她,以她对安氏的了解,今年冬祭准备,她最多不过只是安氏的帮手,有安氏在前,族里谁敢刁难她?!

    陆名扬将这块令牌交给她必是还有其他的用意。

    见苏云朵摇头,陆瑾康也无奈地摇头,聪慧的媳妇不好糊弄啊!

    苏云朵见陆瑾康的表情就知道他必还有事瞒着自己,不由地伸手掐了把他腰间的软肉。

    陆瑾康不由轻嘶了声,脸上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

    苏云朵不由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刚才掐的这把有那么重吗?

    应该没有吧!

    苏云朵的这个动作明显逗乐了陆瑾康,只听他呵呵笑出了声,伸手将苏云朵揽进了怀里。

    陆瑾康伸手揽苏云朵入怀的动作越来越娴熟,苏云朵也越来越享受在陆瑾康怀里的感觉,自是不会再挣扎,温顺地靠进陆瑾康的怀里。

    苏云朵的温顺倒让陆瑾康的心里生出了一丝莫名的遗憾,却也很享受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将下巴放在苏云朵的头顶轻轻蹭了蹭,这才娓娓地替苏云朵介绍这块玉佩的其他用途:“……总之,有了这块玉佩,你不用担心压不住府里任何人,包括祖母和我!”

    苏云朵再次被惊得不轻,原来拥有这块刑堂令牌的人有那么大的权利,老爷子将刑堂令牌给她,就不怕她携令牌行不义之举,会不会太看得起她?!

    陆瑾康却似感觉到苏云朵此刻心里的想法,只听他十分认真地说道:“祖父很看重你,你也定然不会让祖父失望!若有朝一日我犯了错,你只管拿出令牌来按规处置,我绝无二话!”

    苏云朵明白这是陆瑾康向她表明他的支持,不由感动地在陆瑾康的怀里蹭了蹭,却瞬间点燃了陆瑾康的热情,车厢里的温度顿时提高了两度。

    苏云朵动了动身似要逃开,却被陆瑾康的铁臂紧紧圈在怀里,转瞬间就被陆瑾康封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