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鲜楼(第1/2页)
    最新网址:..co

    郑胜话音刚落,只听身后传来爽朗的大笑声,郑胜不用猜也知道是荀绰。

    贾屈、李弘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们都没想到郑胜的答案竟是如此的直白……嗯,应该说是不雅。

    于桁听到这里,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耳朵,至于这样子他是否还能听到郑胜和于夫子的问答,只有他自己知道。

    于夫子脸上露出一丝恼怒。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现在有多少人把这句话当做口头禅。哦,口头禅是佛教的用语,指的是经常说的话。”郑胜随口补充道。

    “说这句话的那些人不就抱着追求女子的主意吗?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直白的说出来。”郑胜耸肩道。

    于夫子缓缓点头,“你还对佛学感兴趣?”

    “没兴趣。只是知道他们一些用语而已。”郑胜如实回答。

    “《关雎》确实是一首情诗。”于夫子缓缓道。

    这句话说出口,惊得荀绰摔倒在地上。

    “但这首诗讲的是君子追求淑女的情诗,你可知何为君子?何为窈窕淑女?”

    郑胜感觉自己像是被上了发条,越来越急,越来越紧张,最后郑胜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回答于夫子的问题、接受他的传教。

    郑胜有些发蒙的回到座位。

    想着最后于夫子的表情,似乎还是比较满意的?

    郑胜默默地看着布置下来的明天的功课:第四到六首诗。原来就是一次三首诗啊!

    郑胜坐回去后,邱夫子起身对众人道:“明日照时到。你们回去吧!”

    和于夫子做了别,四人一起出了门。

    这时,雪已经停了。

    荀绰笑着靠过来:“克吴是个爽快的人啊!走!我们到鲜楼吃饭去!李世彦、贾宗然要一起吗去?就当是与克吴初次见面,为他接风洗尘了!”

    李弘想了想,竟答应下来:“好。”

    贾屈见状,也说道:“那我们一起去!”

    郑胜跟着三位新认识的同窗一起出了国子学,走在重新恢复了些人气的铜驼大街上。

    荀绰为郑胜介绍道:“要说到洛阳的美食,用一句话就能概括:老三楼新三处。”

    郑胜疑惑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老三楼就是指仙品楼、食好楼和鲜楼。新三处就是指独步居、百食楼和珍馐阁。我们今天就是要去老三楼中的鲜楼。”

    “鲜楼?”郑胜默想着它的含义,鲜的意思自然就是味道鲜美。而鲜楼意思自然是指他家的食物做得无比鲜美。

    有些意思啊。郑胜自然知道,自家的醉香居和用着他家清油的独步居靠的就是那兑换来的清油,如此做出的食物自然比寻常的晋代食物要美味。

    但要把食物做的鲜美,就不关乎油料了。这是对一个厨师厨艺功底的考验。

    而鲜楼号称“鲜”楼,自然是对自家厨师的厨艺有很高的自信和傲然。

    鲜楼离国子学并不远,离郑胜曾质疑过的卫府更近,他们一路向北,很快到了鲜楼。郑胜曾不止一次走过这里,但他只是走马观花的一扫而过,并不知道这里是一家闻名遐迩的酒楼。

    鲜楼是一座面积不小的三层阁楼,到了面前,那写着鲜楼的门匾和大旗格外显眼。

    荀绰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他们由小厮引导着到了两楼的雅间。

    荀绰对小厮道:“今天天冷,给我们上些羊肉吧!”

    “好,那我给荀公子和诸位少爷上一份‘羊鱼宴’?”

    “‘羊鱼宴’?好吧!”荀绰思考了片刻,做出了决定。

    郑胜看见荀绰脸上闪过一丝为难的表情,不禁问道:“荀兄,这‘羊鱼宴’可有特别的意思?”

    贾屈替荀绰解释道:“‘羊鱼宴’是鲜楼的一道招牌。羊是取用生长十月的小羊精心烹制而成。鱼则是鲈鱼白汤,味道极为鲜美。不要小看这‘羊鱼宴’只有两道菜,这可是鲜楼主厨亲手烹制的。”

    郑胜点点头,不过,还不就是羊肉加鱼汤吗?

    “这道‘羊鱼宴’价格可不菲。”李弘加了一句。

    郑胜恍然,笑着对荀绰道:“荀兄破费了。那下次我来请大家!”

    荀绰大笑道:“好啊!”

    过了一会儿,小厮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四个人抬着一盆燃烧正旺的小灶,灶上有一口铁锅,正冒着香氛的热气。郑胜看过去,发现里面正是白嫩的鱼汤。

    荀绰挥手让他们离开,自己亲自动手拿碗盛汤。

    “年长者先食。”荀绰把碗递给贾屈。

    贾屈无奈的说道:“我只比你大几个月而已。”

    “接下来是最幼者。”他把碗递给郑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