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亡国女奴千岁千千岁(3)(第1/2页)
    “说得好!不愧是苍溪国的易兮公主,不管处境多难也不放弃。”

    地牢通道里多出了三人,其中两个面色微白的带刀侍卫站在坐在椅子上,把弄琉璃杯的宦官。

    宦官身着冰丝蚕制成的蓝色长袍,宦官面容年轻,看上去约莫不过二十三四岁,丹凤眼还画了粉色眼线。

    在看清宦官面容后,易兮纯脚下踉跄险些撞在牢门玄铁柱上。

    我去!为何这个宦官长得和她男神好像!不是好像,其实应该就是吧!

    一张和明征楠一模一样的脸,真的很让易兮纯出戏。

    转眼也想明白了,男神是蓝星科技的股东,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穿越舱,在原本世界里是粉碎三观的存在,随便动动手指都能让易兮纯失去身体控制权的存在呀,在任务世界里遇到不是很正常嘛。

    易兮纯嘴角抽抽,这位男神在这个世界变成了太监?

    咳,要忍住。

    易兮纯记住你现在是战俘阶下囚,比成太监还要惨。

    安尔善走到易兮纯所在牢房跟前,将手指伸进牢房中,抬起易兮纯的脸。

    “传说中苍溪国易兮公主不但长得好看,天赋更是出众,从小能文能武,将一干皇子都给比下去了。年纪不过五岁便拜入到云深谷谷主门下,成为亲传弟子。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般好,就是有些倒霉被自己的亲人们抛弃,死守着皇城最后成为阶下囚。”

    “小丫头你要是学学你那妹妹圆滑识时务,现在应该在南叶国享福了。”

    安尔善虽为宦官,可声音没有宦官特有的尖细,声音反而很好听很蛊惑人心。

    “呵。”易兮纯往后退两步,别以为长得和男神一样老娘就不敢打你。

    “安尔善,你这个奸贼!当初是你给老夫看的证据,你们南叶国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你这个大骗子!”老大人激动不已,想要冲出牢房掐死他眼中的罪魁祸首。

    “希大人,你不用这样感谢我,我只是顺应时事,苍溪国已经走到头了,谁也无法阻止苍溪国灭亡。”

    安尔善示意两个侍卫不要为难一个快要死了的老头,这老头年岁本来就高,经过这半年折腾也活不长了,何必跟个死人计较。

    “你这个奸贼你要以为……”

    “好吵,把嘴巴赌上本王不想听这人在我耳边吵闹。”安尔善话落,老大人的舌头直接被废掉,满口是血在地上抽搐。

    真是的给了机会还在本王面前废话,还真当他安尔善是个好人?

    “大人……”一位看守地牢的统领走到安尔善面前低语,易兮纯很想听他们说了什么可惜什么也听不到了。

    “那就请觅花夫人进来吧。”安尔善往地牢更深处,离易兮纯所牢房往右数第三间,那里还关着一位犯人,原本安尔善就是来看他的。

    易兮纯想要,一个宦官自称本王真是可笑,连男人都算不上还封王,这南叶国国君也是个蠢的,对一个宦官委以重任。

    一位身着紫色银花露肩群头戴着一根碧金发簪,长相俏丽的妇人慢悠悠在丫鬟搀扶下走到易兮纯所在牢房前。

    易兮纯靠在玄铁门上,压根没给站在外面的妇人一个眼神。明知道这人可能是来笑话她的还理人作甚?

    一个卖国求荣的女人千万不要落在她手里。

    “姐姐,一年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真是让婧儿意外呢。这里好多老相识,莫夫人也还在呢。”觅花夫人让狱卒将另一间牢房里的妇人拖出来,一脚踩在地上。

    “婧儿可是一直记得夫人之前对婧儿的关照呢!”觅花夫人笑得很开心,让莫夫人打了个寒颤。

    “呸!卖国求荣的贱人!杂种就是杂种!”一位头发花白老夫人对着觅花夫人破口大骂,还没被狱卒拖出来,就直接撞在墙上死去。

    易兮纯对此毫不关心,这个自称妹妹的女人就是想要在她面前耀武扬威逼迫于她,如果自己发怒或者求饶反而正中下怀。

    今日侮辱他日定当百倍奉还。

    “将这个女人带到刑房里去,本夫人怀疑她藏着很重要秘密。”觅花夫人见自己姐姐不为所动失了亲自动手折磨莫夫人的兴趣。

    “姐姐,当初你那么优秀,可想到会有这一天?”觅花夫人同为苍溪国公主,可命运迥然不同。

    如果易兮纯是那天上的白云,觅花夫人就是地上最可怜的蝼蚁。

    明明大家都是皇家公主,凭什么她要过得那么惨。

    随便一个宫女都可以欺负她背地里议论她,不就是因为她的头发和眉心没有一点苍溪国皇室应有的特征,就说她是杂种。

    皇宫里明明还有好几个和她差不多的皇子皇女,可就只有她一人过得还不如一个宫女。

    对任何人都要讨巧卖乖说好话,可还是让人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