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第1/3页)
    会场的一个角落里,不太起眼的地方,站立着一个女子,眸子凝视着场地里的悄悄,她不是别人,正是昭仪娘娘身边的贴身宫女叶云芳。

    几日前,叶云芳就听说悄悄惹了祸事,被打了板子,本要去御膳房看看,但昭仪娘娘的心境她很了解,不敢冒然前往,这次听说悄悄也报名参加了御膳房的选拔大赛,便背着超仪娘娘,说着自己身子不舒服,实际上是来偷看悄悄比赛来了。

    她一言不发,低调沉静,可眼中却燃烧炽烈的火焰。

    “她可以的……”

    叶云芳默默地念着。

    最近,丽嫔的肚子迟迟没有什么动静,超仪娘娘终日惶惶不安,几次都问这香薰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显然,赵姨娘娘开始怀疑悄悄了。

    一轮考核

    叶云芳在昭仪娘娘的面前不敢再提及小乔这个名字了,生怕这引发了娘娘心里的痛恨,一怒将小乔杀了,所以便任由悄悄留在御膳房里,一次也没去看过。爱?莼璩

    明珠虽然几次私下里问叶云芳,要让小乔回来,可叶云芳都以繁忙没空为由拒绝了,明珠这丫头脑子简单,有些事情,她不能和明珠直说,以免坏了大事。

    此时此刻,叶云芳真心希望悄悄赢了这场比赛,至少她不必依靠了昭仪娘娘,也能在皇宫里站稳脚跟了。

    场地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个手持文书的太监走到了参赛者面前,大声地说。

    “比赛的人员请就位,检查自己面前的厨具是不是一应俱,如果有问题请及时说出来,一旦比赛开始,就不能再提要求了。”

    太监宣布完了,三百五十人都纷纷站在了自己的台子前,紧张地检查着厨具,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些没见过这种场合的参赛人员双腿不断地发抖,手抽筋,流着汗水,还有怕自己早早被淘汰的,不停地双手合十,祈祷着。

    悄悄上前一步,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该在的都在了,她这才抬起头,用眼角地余光瞥向了身边,隔着三个人的地方是兰卉,她看起来红光满面的,应该胸有成竹吧?

    此时,兰卉也看了过去,冲着悄悄冷冷一笑,带着几分的轻视。

    “选拔开始,一个题目,闻!”

    很快,一个环节开始了,竟然是用鼻子闻?

    悄悄的心中一颤,这不是老御厨给她的那本书里说的吗?御厨的精髓,也是先决条件,就是鼻眼耳嘴,看这个人是否合适成为一个合格的御厨。

    想不到这次考核,一个就是这个内容。

    太监的声音再次高声传了过来。

    “打开眼前案子的一个罐子,闻里面的调料,说出名字,几层的层分,然后写在纸绢上,后退一步,等待查验!”

    规矩念完了,小太监做了个收拾,示意大家可以开始了。

    悄悄赶紧打开了案子上的一个白色的小瓷罐子,确实是调料,而且是混合调料,这确实有点难度。

    就在悄悄俯身下去,还不等闻的时候,只听身边叮当一声,一个手在发抖的男子,竟然将他台子上的罐子打翻了,那罐子装的是陈年的八角,白芷和姜粉,味道极冲,直扑悄悄的鼻子。

    该死,悄悄皱了一下眉头,闻味道,最忌讳的就是被其他味道混淆,自己今天够倒霉的,竟然挨着这么一个没能水的家伙。

    那家伙打了罐子,紧张极了,跪在地上收拾,将味道弄得更浓了,呛得人直想打喷嚏。

    “九十号,连生,打翻罐子,出场!”

    一声低喝,那叫连生的男人泪水狂流了下来,可罐子打了,他的机会已经没了,只能转过身向场地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伤心地抽泣着,他为了今天准备了好久,又经过无数周折,可就在这一抖之间,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还没开始,就走了一个,让比赛的气氛更加紧张了。

    悄悄不敢怠慢,她屏住了呼吸,再次释放开,目光看着自己罐子里的东西,凝神静气,摒弃地上八角的影响,她闻了起来,然后提起了笔,在纸绢上写了几个字。

    “花椒份,肉桂和三奈各两份,研磨成面。”

    写完了,她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而不远处,兰卉的眼珠子轱辘轱辘地转着,手指的指尖撬开了罐子的底部,竟然露出一方白纸来,上面好像写了什么字。

    悄悄一惊,这女人难怪这么有信心,竟然有人替她作弊?

    若是按照悄悄以往的性子,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个女人揪出来,指出她作弊蒙骗的事实,可现在,她沉默了,收了目光,一来这是考核场地,不允许参赛人员喧哗,二来兰卉敢这么放肆,定然是有人暗中安排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身份,而是一个和谨惠妃关系密切的人,她不能这个时候强出头,被人盯死了。

    兰卉按照答案也写好了,退后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