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找个厨娘
    陈秋生正想起身去看看那男的,却听老板娘对小二道“你带他去澡堂洗洗,给他换身干净衣服。”

    小二嘀咕两句,发声虽小,陈秋生却听见了,大意是抱怨这疯叫花子经常往这跑,增加了他的工作负担。

    那男的被小二扶走后,老板娘又来找陈秋生搭讪,陈秋生便问道“刚才那人是你们镇上的吗?看着是个有本事的人,怎么落拓成这样?”

    “他不是我们镇上的,一年前,他被发现浑身是血的倒在街上,脑部还受过重击,伤好后,总是疯疯癫癫的,可怜啊……”老板娘道,说完一阵嘘嘘,似在感怀其不幸。

    “一年前,和那高家祖坟被人下九钉棺材时间恰好一致……”陈秋生却没有什么感情波动,他目光微动,面露沉思。

    九钉棺材是邪术,邪术虽然诡异凶险,但有缺陷,九钉棺材这类邪术,一般都有反噬。自身道行高,被害人气运薄还不如何,要是自身道行不够,对方气运又厚,反噬起来,经脉错乱,走火入魔都是轻的,历史上行巫蛊之术却法自毙的人大有在。

    一年前,天地灵气还未复苏,一些不炼体的散修真人,法术很弱,只比江湖骗子强一些,要害有权有势的人而又不想暴露被人追捕,确实只能通过一些邪术。

    那高善人一生行善,不说功德无量,但善功绝对积累了不少,并得一镇民心护持,一般人用邪术害他,在一年前,还真不容易。

    “只是,邪术反噬,多是法力震荡,损坏经脉,疯癫入魔,或者惨死当场,一身外伤是什么鬼?难道是气运反噬削减,遇到帮穷凶极恶的悍匪,被暴打一顿?或者施术者不是那男人而另有其人?”陈秋生微微皱眉。

    “管他是谁,我只取那只玉镯,幕后之人跳出来,自有高家的人去对付!”陈秋生很快下定决心,不再多想,专心对付面前美食。

    这时老板娘也感怀完毕,自我介绍道“小女子赵莹,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

    “秋生!”陈秋生道。

    “听公子口音,是吴地人吧?”赵莹又问。

    “我口音那么轻你都听得出来?”陈秋生惊讶,但想道对方职业,便就释然。

    “南来北往的人见多了,自然听得出其中细微差别!”赵莹笑道,还要再说,陈秋生却道“你这样,不怕老板吃醋啊!”

    “这里没有老板,只有老板娘,你要是愿意……”赵莹眨眨眼睛道。

    “嗯哈……”陈秋生打了个哈哈,没有接话。

    “嗯哈是什么意思,嫌弃我?”赵莹脸色微变道,她都不要矜持了,陈秋生还推三阻四的,可恨!

    “赵姑娘误会了!你人美心善,还做得一手好菜,可谓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怎么会嫌弃呢?”陈秋生笑道,在心中快速组织语言,看怎么能委婉的表达出“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意思来。

    “那你是嫌我年纪大了,还是嫌我太主动?你别看我年纪大又这么主动,其实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只是想找个才貌双的人而已!”赵莹道。

    “也不是这个原因。其实我是个学道修仙的,咱们并不合适。”陈秋生道。却是如今灵气复苏,只要修成金丹,寿命便会大涨,长生有望,而且衰老变慢,他却是不想和普通女子发生关系,免得到时看着她们老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修为越高,心魔越强,千鹤师叔死了四个徒弟,至今都还未看破,以后修为高了,要是动情太深,看到其老死而情殇,由此滋生心魔,那就悲催了。

    自古情关最难过,以免日后情殇,不如现在绝情!

    “自己弄灵屋,不就是怕留遗憾嘛!”陈秋生想道。

    “你在讲笑话吗?道士古往今来那么多,成仙的有几个?”赵莹笑道。

    “不是开玩笑!现在天地已经变了,成仙不再是幻想!”陈秋生道,吃得也差不多了,正准备把饭钱结了,换家客栈,赵莹却道“你既然是因为学道觉得我们不合适,那你教我学道不就行了。”

    “呃……”陈秋生愣了下,这倒是个办法,不过他看了赵莹一眼,二十三四,早过了学道的年纪,如果不是灵体,经脉应该已经完闭合了,就是如今灵气浓郁,怕是也难筑基。

    正要拒绝,但却见其一脸坚定,再想四五十岁入山学道修成仙人的也不是没有,再想其做的菜也不错,加上长得也好看,暗想要不给其个机会?

    “就当找个厨娘?”陈秋生想了会,心道反正没什么损失,成功了还能多个帮手,便从宝葫芦中取出一本从轻松那缴获来的炼气秘籍道“照上面记载的方法修炼,要是我离开小镇前,你能感应到气的存在,并引气入体,咱们还是可以交往的。对了,忘说了,我有未婚妻了,你要是不能接受,就不用折腾了。”

    “好男儿三妻四妾不是正常的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有未婚妻,早在我意料之中。”赵莹接过秘籍道。

    “那你努力吧!”陈秋生道,问“高善人家怎么走?”

    “出门沿这边直走,大概500步,有条巷子,穿过去往左直走,有两头石狮的宅子就是。”赵莹指了路后,才问“你打听高善人做什么?找他有事?要不要我带路?”

    “你还是想想如何引气入体吧,给你点提醒,欲速则不达,学道忌心浮气躁。”陈秋生说一声后,便往外走。

    “晚上你回来吗?”赵莹问道。

    “不回来我睡大街吗?”陈秋生头也不回地道。

    “三楼左边那间房。”赵莹道。

    “嗯!”陈秋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人即踏出了客栈。

    ………………

    “不愧是世代徽商,这三重楼的门面,够气派!一半围墙近五十米,纵深两百来米,光占地就有两万平米。啧啧,果然财大气粗!”到得高善人府前,绕着围墙走了近半圈的陈秋生一阵称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