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斗法
    他这里叹气,不想身下的苍狼见萧锐走了,忙也蹿身跟了上去,当时把云先生颠过一旁,背脊梁正压在一声尖石上,疼的老先生杵着背破口大骂。

    当萧锐步出殿外时,双方已战至白热化,少年鸦二还带了一点伤,此刻正倚着流星拐立在油锅前,而其三妹鸦三此时已是悬浮于空中,袒着胸膛,露出白雪一样的肌肤。

    萧锐见了不雅,正待回避,不想眼角却留意到少女一身似雪的肌肤竟也如丹娘一样绣满了数不清的纹绣,但又不是丹娘那样遍布奇花牡丹,而是青藤棘刺缠身,碧油油一片皆是毒草。

    正在萧锐惊诧时分,鸦三缠身的毒藤,竟如毒蛇一般游走了起来,忽地一个跳跃,活泼泼游出少女胸膛。转瞬之间便见漫天都是青影,弹指功夫过后,鸦三体内涌出的毒藤便已将油炉团团围裹,如一只青丝笼将油锅紧紧罩住。

    地上名唤血瘤的兽见主人立下结界,当下一声欢啸,拼力鼓动起两腮,转眼羊头怪胸前便得高高涌起,如藏了一面巨鼓,等血瘤一鼓作气将体气呼出,当时把个油锅下的火焰激的冲天高涨,毒焰飞腾,直上九霄。

    而经此一番催逼,油锅内的千万幽魂也在同一时刻被激荡了出来。身化阴风,漫天呼啸往了四野奔走,却被鸦三毒藤笼罩,哪里也去不得。血瘤见大功告成,连连怪笑,一个收气,便将空中游荡的怨魂龙鲸吸水一样的吞入腹中。

    萧锐脚下苍狼见它偷转乾坤,巧取天地幽冥阴煞气,先是双目一赤,接着却又打了一声呼哨,神态极是不屑。

    妖女见鸦三与兽,转眼便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神王鼎收纳的阴魂收去许多,心痛至极,可是自己此刻却被鸦大先生缠住,无论如何也近不得神王鼎一分。

    她从来自负手段高强,今日却在一名名不见经传的粗野汉子手下讨不得一丝便宜,且鸦大轻功高绝,动若鬼魅,自己连展了几次身形也摆不脱他。加上鸦大手底功夫又极硬,稍一急燥,不但没能将对方震退,自己却险些中了对方惊神一般的指力。

    眼见数次冲击不果,妖女终是犯了大怒,一声怪啸之下,脑后触腕再度升起,腕尖上的明珠与宝玉也再一次射出逼人的精光,一心想将鸦大制死。

    哪知鸦大见了一笑,竟单以一根手指,便射出三尺青光,如分了水雾一样,将袭身法光分开,再又笑与妖女道“呵呵,这位姑娘你明明是幽冥鬼界的人物,却偏偏爱用佛家法器。哪好咱也来凑凑热闹!”说话间便将如意幡取出,旗幡晃动,旋即将才刚收入幡内的神骑营精魂放出。

    眨眼间功夫,鸦大先生身前舞了数不清的幽魂。不知何故,那些怨魂当下竟没有四散,而是团团密密将鸦大身体涌起。

    不过片刻,鸦大周身已藏在由怨魂密织的一团黑云内。此时鸦大才将指尖青光收起,待妖女明珠宝光杀到,打在阴云上,只见黑云上下如遭了旋风也似的翻飞,可却没有一点泄露,生生将宝光收纳,不见一点下风。

    妖女见鸦大施出这样的奇术,当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她知道鸦大使的这是极道魔法,不但神奇,且功力很深,自己窃自佛陀脚下的明珠与宝玉一时之间绝不能战胜。可现在已是寅时将尽,天即将大亮,身为夜魔一族,一待天明,法力便要大打折扣。如此,左右都是无计,只得咬着牙与鸦大力拼。

    鸦大见妖女黔驴技穷,下了死力气,当时只是一笑,重又使出先时临空作舞的姿态,登时间功力又提升一倍,只见乌云深处包裹着一位俊雅清洁至极的男子与妖女玉珠法光斗在一处,实是又奇幻,又是诡异。

    另一面的战鬼与萧萑却远没有他那么从容,此刻已是拼尽了力,斗了个热火朝天,战鬼顾然威风凛凛,气势薰天,不想萧萑也是分毫不让,未落下风。束身的短装铁甲,此刻也耀起了一层乌光,正与战鬼周身赤焰鲜明对比。无论战鬼如何进击,也皆被她手中轰雷剑抵挡了下来。

    正在战鬼为半日战不下一个小姑娘愤怒之际,就听得一旁妖女大声与他道“战鬼!时辰不多,你要是再不出力,召至神王鼎泄了元气,神主面前,你我就等着领罪吧!”

    听了妖女这一番话,战鬼泼然大怒,可心里却到底被说动,当时一声虎吼,看似不服妖女多口,可双掌一个扭结,跟着一个振身暴啸,其一身火焰,转眼间已化了青紫。紫光之极,纵是远在十数丈外的萧锐当下也只觉得脸庞上一阵灼热,好似皮肤已被烫伤一点。而近在敌人咫尺的萧萑与鸦氏三兄弟更是可想而知。

    可事犹未完,青光耀动之下,战鬼原本一副巨身躯,此刻竟然又涨大了一倍,头顶数珠一样的旋纹这时也化做了七尺金发,散落在胸前,好像一只金光闪耀的巨狮,直个是气势吞天。当下只一个怒吼,吞吐煞气,便将萧萑身前打出一道刚岚。少女于风岚中竟是举步维艰,幸有轰雷剑抵挡,不然的话,几乎要被刚风卷走。

    见一个人间少女竟能与自己做化正面作战,战鬼心里禁不住一赞,可为护主重责,战鬼又不得不出尽力,当下举起铁锤一样的双拳,一个蹲地崩砸,便将地面裂开百丈,整座地宫乃至方圆十里之内都巨人这一拳惊的蹦地乱颤。萧萑首当其冲,更是倒身箭退。

    可再见战鬼虚影一影,已是晃身到了少女身前,平伸胸前双拳猛地一个开合,即见空中风起云涌,巨大力量直打的半天云彩皆散,卷曲扭转的好似麻花一般,至于拳劲却正打在萧萑的轰雷剑上,把少女震的如断了线的风筝,直荡出百丈开外,只剩下空中一个小黑点。

    萧锐见姐姐萧萑受了战鬼如此沉重一击,生死难断,心下激动,脚下一点便待蹿出,后领却遭一只大手拎住,再听云先生从身后道“你去了顶个屁用!还不是给人找麻烦!放心,这小丫头连我都看的上眼,绝不会被这一拳打死的,不过小病个把月也是免不了得!”

    未想,云先生这里正说着话,却听远处一阵清啸,还不待师徒二人看明白,就见一道乌虹跨天而过,挟雷霆万钧之势,一个激射了过来。只听得一声闷响,在场众人头脑间皆是一阵麻痹。等众人摇着脑袋清醒过来的时候,却见战鬼竟被萧萑举着轰雷剑震射出十丈开外,倒在地上尸堆里。

    如此强悍的萧萑,便是云先生也始料未及,当下也张大了一张嘴,嘴巴里少说也可以放下两枚咸鸭蛋。过后惊醒,叹着气拍了拍自己徒弟的后背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不言而誉。

    “痛快!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有这么高超的武艺!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间女战士!”战鬼咆哮着从尸堆中爬起,话音却藏不住的一阵兴奋。

    “可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时辰不多,没时间和你好好斗一回,你还是退过一边吧!有机会我一定再和你好好打一场!”

    萧萑闻言,横剑当胸,肃声道“我要是说不呢!”

    战鬼嘿嘿笑道“既然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那我自然乐得打发你下地狱!”说着话,缠身火焰再度点燃,青焰冲天,比先时还要狂燥了数倍。

    而萧萑见了竟不惊惧,只是回首仰望天空。众人见她临阵做出如此举动,都是惊愕莫名,正当战鬼以为萧萑被自己吓倒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一些声息,不由也顺了萧萑目光方向看去,就见空中深处隐约藏了几十个黑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