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不辞而别 (贰)
    就在二人答话间功夫,场上被围剿的玉香山忽然一声厉啸,再听得芝仙一声尖叫,萧锐看的真切,当时大怒,指尖弹动,将掌内积蕴了半日的精丸似火流星一样的打了出去。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线,但见芝仙一条臂膀已被玉香山生生用金刃斩了下来。伤口处流出玉浆泉涌,落在地上,即时化了美玉,若是滴在草木上,则转眼暴海都成了晶莹剔透的琼花玉树。

    玉香山本待要将芝仙的手臂扔出,以引诱众人争夺,好趁机逃走。

    可不想萧锐应变奇速,还没等他将掌中芝仙莲藕一样的玉臂甩出,精丸已穿过他刚刚撑起的护法金丝飘带缺漏处,借玉香山的疏忽当时精丸正打中其左肩。

    精光大作,玉香山跟着就是一段鬼哭狼嚎,只见他手持芝仙断臂的手掌,已是齐腕被萧锐灵丸打断。

    趁着玉香山护痛,护法飘带不及回顾,武当、众王子已是轰的一声压了过来。

    或有抢芝仙的,或有抢断臂的。到底芝仙与武当派相处数百年,交情深厚,眼见武当派来救,自是第一时间向了众人迎去,转眼便被曲青瑶护在怀里。

    至此花灌子众位长老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可眼见着芝仙断了一臂,元气大损,众长老又是一阵激愤,怒视玉香山与众镇南王世子,恨不得将众人碎尸万断才好。

    此刻还只是午后,虽是聚龙山大雾封山,可到底阳气正盛,两位夜魔一离开不见天光的石殿,受日光照耀,功力已大为减退。

    当下自忖不能与武当派人马正面相对,连忙第一时间改了目标,往了连出玉香山断腕一同坠地的芝仙玉臂追了上去。

    各位世子中也有精乖的,知道芝仙重回武当派门人手里,再想夺回,只是难上加难,反不如先追那落地的断臂还更容易些,当下萧莶与萧蓉两姐妹已当先飞坠去抢。白虎卫与凤琴见状也不落人后,连忙追了上去。

    武当人马此刻虽然愤恨,但也知道众位王子公主实力超群,真要是再斗作一处,只怕也讨不了好去,虽然陶潜与两位武当弟子也是在第一时间跟上,可武当派却没有出尽力,显是花灌子心上有些松动。

    到底夜魔受了日光,功力减损,纵是先发,之后却还是被众人里身法最快的凤琴赶上,只见女斗士一个抄手将弯刀祭成一柄月轮,登时将两位夜魔激荡了开去,跟着便是一个倒身似火箭一般,斜刺刺直插云霄,躲开众人往了远方飞去。

    众王子与武当门人见状,连忙也跟了上去。

    空中武当三位长老见此,脸上挂不住,正待也御剑追踪时分,却听见身后忽然有人道“我看,还是算了吧!难得这些人能弃了芝仙本体,只取她一段残肢,你们这些老家伙还何苦争这点东西?”

    眼见云先生此刻已趁乱返回石殿,将楚香云一对小情侣提携在空中,此刻正冲着自己教训,花灌子怒火再起,太乙分光剑剑光瞬时又被女道人祭起。

    “算了吧!你怎么这么喜欢打架?有意思吗?你这位徒弟,我今日顺便带走,不过你也放心,我保证她二人在你有生之年绝不会再踏足中原半步,免的你老担心你颜面无光。”

    “哼!你当日还不是说终生不再赴中原,你且敲敲你脚下,却是安身在何地?”

    被花灌子说破自己誓言,云先生脸色一黯,重又耸了耸肩,无奈道“既然你不肯相信,那这么说来,只好再大斗一场了!”

    今日一战,云先生至今未出实力,如今他终于有了动手的意思,花灌子众位长老不由脸色一阵惊变,想着他才刚得了太乙分光剑最强的一柄主剑,花灌子心头不由一阵摇动。

    见众长老露出怯色,云先生哈哈一笑道“这么多年不见,几位都还是和当年一样的气性,真是青山不改,有意思!”

    说完,也不再理众人,剑光涌动,即刻提了楚香雪二人同飞,而身后的武当长老竟没有一人当真跟了上来。

    至于萧锐则更乖觉,早已暗下命令,令姜冲、丹娘退走,自己也随了玉颜公主提带,往了凤琴逃遁方向追去。

    当萧锐赶到时,众兄弟已打了个难分难解,凤琴怀中的芝仙手臂,此刻竟已凝炼成了一段美玉,绿葱一样的纤手配着嫣红的指甲,如能流出汁来一样,显得又神奇又诡异。

    让人意料之外的是,大王子萧锏此刻却没有参与角斗,而是仍在一旁拥着西域女郎猞脂笑盈盈的观战。

    一时里居然是凤琴一人独斗群雄,其中更有二王子萧铣与十一公主萧萑这两名超一流好手也在其中。

    至此萧锐才得见萧锏这名得力女斗士的实力,若论实力她不在围攻着任一人之下,尤其身法之灵动迅捷更是强出一筹。若是换了她自己一人,此刻早已是寻空隙跑了,无奈主人就在一旁,只能害得她苦苦支撑。

    可就是如此,萧铣与萧萑还是没有在其掌下讨去一点好,双双拼尽力气,仍是只能凤琴压制,可要想生擒对方再从凤琴怀里取得芝仙玉臂则还是艰难。

    双方斗了半日,萧铣渐渐不耐。他自持身份,想到半日与人联手还战不下大哥帐下一名女将,一时间忍不无可忍,猛地一声惊啸,少年王子一条单臂已化了金色,正是他日前与战鬼对垒时的金刚不坏功夫。

    未想凤琴见二王子使出煞手,当时也是一声冲天惊啸,众人眼前乌光一闪,只见原本一位美娇娥转眼间已变了浑身涂满龙蛇一样青纹,黑气缠身的女修罗。

    掌中弯刀此刻也变作了一柄月牙儿镰刀,震臂就是一个惊雷,只是臂上青筋暴起,股肉盘结,煞是恐怖阴森。

    “呵呵,凤琴!想不到终还是把你惹急了,我就说过你打不过我二弟的,此刻变成这副样子,还是一样斗不过的!”

    女修罗闻声大怒,举起怀里芝仙玉臂,扔流星追满月一样的掼进萧锏怀里,气力之大,破风声之强横,竟压的远远躲在一旁看热闹的萧锐都几乎通不过气来!

    “哈哈哈哈,还真把你给惹怒了!你别竟和我发火啊!把你累成这样的又不是我!你跟我制什么气!”

    可是转眼之间萧锏也笑不出来了,只为随着芝仙玉臂易主,自己此刻也成了众人的目标,眼望着二弟萧铣腾空而起,举天结起一惊破天似的晶球,纵是玩笑无忌的他也不得不小心应付,没了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