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不能这么算了
    话音一落,几乎没等轩辕亦寒反应过来,轩辕阳的身子便倒了下去,没了生息。

    轩辕亦寒的脸色难看的要命,身上冒着寒气,整个人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嗜血修罗一般,一双狭长黑亮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已经没了气的轩辕阳。

    不管他方才说的话是真是假,但真的是太恶心了。

    临死也要让他们过的不快活,不得不说,轩辕阳做的不可谓不狠。

    皇上神色复杂的看着轩辕阳,深深的叹了口气,视线落在轩辕亦寒身上:“亦寒……”

    最后轩辕阳会说出那些话,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得不说,他这么说,倒还真在他们脑海里留下印象了。

    “呵!”轩辕亦寒冷笑一声,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隐隐间还能听到他含着戾气的声音:“来人,把二皇子的遗体拖下去,挂在城门上,没有本王允许,不准将他放下!”

    皇上摇摇头,忍不住重重叹息了声,看向了轩辕阳没有气息的身体,微微摇了摇头:“来人……”

    二皇子反叛一事,草草便结束了。

    结束的速度快到轩辕哲都没来得及做背后那只黄雀,便听到宫中传来已收尾的消息。

    这会,他也只能将自己部署的人再次收起来,匆匆进宫善后。

    他现在还不能乱动。

    至少……

    现在还不到机会……

    从皇宫里离开,轩辕亦寒便匆匆赶往城外别院去找独孤妍。

    轩辕阳那一番话让他内心又恶心又暴躁,若不是给皇上面子,他早就把他的遗体给挫骨扬灰了。

    现如今,他的情绪只有她能来平复。

    所以,他必须要尽快见到她。

    城外别院。

    夜色已深,独孤妍躺在软塌上,望着天上明亮的月亮,以及那稀疏的星光,眸中泛起了几分恍惚。

    细细数来,重生至今,时间已过三年。

    可重生时的那一刻,却仿佛就在昨天。

    前世蚀骨的恨意,如今想一想,便会让她的身子战栗不已,告诉她,她并未忘记自己的仇恨。

    前些天,她收到了阿合传给她的消息,她告诉她,她将那熏香点燃之后,独孤敏的性子变得越来越暴躁,行事风格也越来越狠辣,有时候甚至还会有些癫狂。

    独孤敏跟轩辕哲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两个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几乎要变成一对仇人。

    得到这个消息时,独孤妍心里不知是悲凉还是报了仇的快意释然,总之胸前翻涌的情绪是复杂的很。

    亦或者,身上背负着的枷锁似乎在那一刻轻了许多。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独孤妍忍不住嗤笑一声。

    怪不得有人说心病只能心药医,这种心上枷锁松动之后带来的快感与释然,是任何药物都给予不了的。

    很快了。

    独孤妍微微闭上眼睛,心中低声呢喃。

    再等一等,等一等,她就能彻底将前世的枷锁去掉,就能畅快的过完这一生。

    想着想着,原本要等轩辕亦寒回来再一起入睡的她,却蜷缩在软塌上睡着了。

    轩辕亦寒从外面匆匆赶回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靠在窗边的软塌上,躺着一名面容绝色的娇娇人儿,月光从窗户外透进来,清凌凌的洒落在她面上,极其轻柔的给她带了一层银白面具,瞧起来格外的美。

    她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素来清冷的眸紧紧闭着,因熟睡而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日要柔和几分,三千青丝更是从软塌上滑落,轻垂在地面上。

    乖巧又可爱。

    像极了月色下的精灵。

    轩辕亦寒觉得光光是看着她,自己心里烦闷的情绪都去了一大半,心下更是软了一块。

    他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的凑近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娇俏可爱的睡颜,视线落在了她那红润的樱唇上。

    轩辕亦寒眸光暗了暗,霎时间变得格外深邃。

    他忍了忍,最终还是忍不住,微微弯下腰来,薄唇轻轻落在了那红润小巧的樱唇上……

    不知他亲了多久,睡梦中的独孤妍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自己的额头,脸颊,唇上,时不时落着什么东西。

    温暖,轻柔。

    让她无比安心。

    她仅仅是嘤咛了声,便寻着他的气息,头往他怀里靠了靠,随后便沉沉睡去。

    轩辕亦寒低低笑了声,低下头又亲了亲她红润的唇,才将她从软塌上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

    轩辕亦寒沐浴后,才躺在床上,独孤妍便滚到他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不松开。

    他也仅仅是笑了笑,大手将她揽到自己怀里,低伏在她耳边轻声道:“真是个小妖精……”

    话音一落,他便抱着她闭上眼睛,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翌日。

    独孤妍是被人压醒的。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压在她身上,沉甸甸的,让她喘不过气来,最后只能迷瞪瞪的睁开她水润的眸,不满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没事。”轩辕亦寒见她一脸不满控诉的模样,抬起手遮住她困顿的双眼,声音喑哑而又轻柔:“天色还早,你继续睡,我自己来……”

    嗯?

    独孤妍迷迷糊糊的想着,他自己来

    ?他要干什么?

    然,未等她想清楚,轩辕亦寒已用行动知道了他自己想干嘛。

    最终,独孤妍不得不陪着他折腾了一个时辰,尔后才沉沉睡去。

    昏睡前,独孤妍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她下次一定要随身带个迷药,在他大发兽性的时候把他给迷昏!

    轩辕亦寒一脸餍足,狭长的眸更是愉悦的微微眯起,抱着怀中已沉沉睡去的温香软玉去清洗。

    待所有事处理完毕后,轩辕亦寒便帮她盖好被子,换上朝服。

    今日早朝,他是一定要去的。

    昨日被轩辕阳恶心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纵使,他现在已经死了。

    而此时,另一处地方。

    轩辕祀微微挑眉,手中捻着酒杯,一脸意外的望着跪在下方的属下,声音微微上扬:“哦?”

    “二皇子反叛失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