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12死人了
    声音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余好他们现在在二楼。

    这栋楼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隐秘性,所以一进门就是二楼,如果想要下到一楼需要走特定的楼梯,但现在是暑假,楼梯的大门被锁住了,难道还有另一个入口?

    余好来到上锁的门前,试了试,没有被撬过的迹象。

    会不会是听错了?

    正当余好犹豫之际,声音又透过门传进余好的耳朵。

    不能再等了!下面有情况!如果踹门的话可能会惊动保安,但是如果不踹,恐怕下面的人会有危险。

    “砰砰”两下,余好踹开门,和林秋跑了下去。

    到了一楼后,走廊里黑漆漆的没有亮光,也没有惨叫,两人尽量屏住呼吸,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刚才踹门的声音肯定已经惊动了下面的人。

    “你看。”余好指着走廊尽头。

    微弱的灯光透过门上的玻璃照在走廊里。

    里面有人!

    余好贴着走廊墙壁摸了过去,林秋紧跟其后。

    走着走着,余好忽然觉得脚下黏嗒嗒的,同时,一股腥臭味钻进鼻孔里,是血的味道。

    越是靠近走廊尽头,血腥味就越是浓郁,是从那间亮灯的房间传出来的。

    终于,余好摸到了那个房间门前,透过门上的小窗户观察屋内。

    这里似乎是间解剖室,里面摆满了解剖台,在中央的一座解剖台上,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人带着口罩,手里拿着锋利的手术刀正在游走。

    解剖台上躺着一人,此时已被鲜血染红。

    手术刀每下落一次,躺在上面的人就抽搐一次,发出微弱的声音,微弱到已经传不出这间屋子。

    那个人没有死!

    “砰”。

    余好踹开门,冲了进去,却忘了跟他在身后的林秋早已不见。

    解剖者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回头看向余好,手中的手术刀仍在滴落血迹,而躺在解剖台上的人似乎已经断了气。

    “小陈?”

    余好认出了躺在解剖台上的人,正是今天他在楼顶救下的学生。

    余好愤怒地捏紧拳头,很明显,小陈是个活人,将一个活人解剖,除了变态又有什么人能够做到?

    恶灵。

    拿着手术刀的男人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已经烂掉的脸,他笑着看向余好,没有半点怯意。

    锋利的手术刀指向余好,他在挑衅。

    小陈的惨状让余好有些自责,他本可以提醒小陈,让他小心点。可是小陈现在已经死了,内脏流了一地。

    “你从哪来?”余好紧盯拿着手术刀的男人,“之前三个人也是杀的?”

    “呵呵呵呵,”男人烂掉了半张脸,说话漏风,“他们该死。”

    “为什么?”

    “只有他们死了,我们才能挣脱束缚。”

    “我想,你已经挣脱了。”

    余好得到了答案,摊开双手,随后搓了搓,一团暗红色的火星环绕其双手上。

    “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你不该更担心你同伴的安危么?”

    嗯?

    怪不得今天林秋这么安静,原来她根本不在这里!

    她刚刚不是还跟在自己身后么?是什么时候的事?

    余好紧皱眉头,这是烂脸男人的计划么?现在小陈已经死了,就算余好消灭他也无济于事,但是如果林秋现在也陷入了危险当中……

    “她在哪?”余好逼近一步,手上火星愈盛。

    烂脸男人从余好的手上嗅到了恐惧的味道,那团火星,很可怕。

    “我相信如果我现在敢废话,你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所以我选择配合。”

    这个男人死前一定是个律师,否则不是有这么好的口才。

    “这栋楼里,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东西,我不敢靠近它。”随即,烂脸男人朝下指了指,“下面是停尸间,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的同伴应该会在……”

    “嘭”地一声。

    火星扑向烂脸男人,无数火星钻进了他的身体内,随即爆开,只剩下一件白色大褂与漫天火星。

    这种东西不配还继续留在世上。

    走廊当中有段楼梯,是去往停尸房的路。

    停尸房在地下一层,余好刚下完楼梯就感到扑面而来的冷气。

    这股冷气中还夹杂着其他某种味道,是恶灵的气味。

    烂脸男人没有骗余好,这下面有东西。可是怎么会呢,一座学校的停尸房里怎么会有脏东西?这不大可能。

    停尸房的门是虚掩着的,门上有道血掌印,有人进去过。

    轻轻推开门,里面是一排排冰冻尸体的柜子,并没有其他东西。

    柜子一格一格,上面标着数字,余好走在柜子前,想从上面发现点什么。

    如果林秋真的在停尸房里,那冷冻柜则是最好的藏匿地点,只是这里有太多的柜子,一时半会根本不知道林秋会在哪,还有,那个烂脸男人说的未必就是真的。来这里,只是为了碰碰运气,如果余好不来,而林秋确实在这,那就是他的失责了。

    最里面的一只柜子把手上有红色的东西!

    余好径直走了过去,还是血迹。他把耳朵凑在柜子上听了听。

    “咚咚咚……”

    微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就是这了!

    余好将柜子拉了出来,林秋躺在里面,双手被束住,脸色发紫,如果再晚一步,她一定会被冻死。

    “怎么回事?”

    余好把林秋抱了出来,脱下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有……有人捂住我的……我的嘴,把我带到这塞进了柜子里……”林秋不住搓手。

    “是人是鬼?”

    “是人,他手上有体温。”

    “人?”余好有些惊讶。

    什么样的变态才会将一个活人塞进冰冻死人的柜子里?

    “或许这个人和学校里发生的命案有关系。”林秋说。

    “你是说这些事情有可能是人为的?”余好问。

    “不是没有可能,不然他为什么会把我塞进柜子里?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们妨碍了他。”

    对!妨碍了他!

    如果对方是和余好一样具有特殊能力的人,那就能说得通了,可这样一来,这件事就变得复杂了。

    有人掺合的事情肯定比纯粹的恶灵事件要麻烦的多。

    难道说……八桥的那场车祸……

    “小陈死了,就是上午跳楼的那个学生。”

    “怎么会?”林秋瞪大眼睛,显然不敢相信。

    “这事瞒不住,如果警方调查的话,估计我们俩也脱不了嫌疑。”

    “那怎办?”

    “凉拌……”余好顿了下,“既然凶手都亲自涉险出现在案发现场,那我们又怕什么?我敢肯定,附近的监控探头早已被关了,我们只需要清理干净我们留下的尾巴。”

    清理好一切关于他们两人的线索后,余好带着林秋走出大楼。

    B栋外有对着入口的摄像头,此刻是关闭状态,这样一来,就更加没人知道他们俩也进入过这栋大楼了。

    只是那个把林秋塞进柜子里的人,让余好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恶鬼寻仇,谁又能想得到竟有人类卷入其中。

    八桥的车祸案,不简单呐!

    如果想彻底解决这件事,恐怕必须把躲在幕后的人给揪出来才行。余好决定明天去老朋友那走一趟,打听一下八桥的案情。

    “铃铃铃……”

    急促铃声打算了余好思考,是王琳。

    “……”

    电话里没有任何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