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03多了一个听众
    第八跨江大桥的车祸距今已过去了三个月,但那件事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永远没有结束,仅是个开始。

    “我有个同学对我说,他家有个远房的亲戚住在县城,算是表舅,他表舅上了年纪,七十多岁,耳朵和眼睛都不太好使,他有一儿一女,都是抱来的,所以谁也不愿意养他老,好在他曾经捐助过一名女大学生,女大学生毕业后就找到了他表舅,认他做爷爷,为了报答恩情,女大学生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工作,并且赚来的钱每月固定拿出一半打给她的干爷爷,这笔钱是留给他养老送终的,她偶尔也会抽时间回去看看。

    就这样过了有半年,他表舅的儿子忽然发现自己的父亲每月都会跑去镇上的银行,但不论做儿子的怎么威逼利诱,他表舅就是不肯说,后来他儿子被逼急了,叫来了妹妹,威胁他们父亲,如果不说清楚就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而女大学生虽然认了他表舅做干爷爷,但毕竟不是亲生的,再怎么样也不如自己儿女来的亲近,于是老人家就把认了干孙女的事情一五一十得告诉了儿子和女儿。在知道其干孙女每月定期打来一笔钱后,老人家的一儿一女便打起了小算盘,没过几天就偷偷把银行卡换掉了。

    女大学生在银行卡上绑定了手机,每笔消费都有记录,老人的消费有限,很少会动卡里的养老钱,但是最近几个月几乎把卡里的钱取干净了。她立马就猜到了事情真相,于是连夜赶回去,想要回这笔钱。谁知到了老人家中后,其儿女也在,不讲理不说,竟还把她赶了出门,说她是不知哪来的野种,想要占他们家的便宜。

    极度失望的女大学生掉头就走,反正老人的恩情也还的差不多了。就在她坐车回金陵的那天,第八跨江大桥刚刚开通,也就是在那晚发生轰动城的车祸事件……”

    “她是不是死了?”周曦意识到什么。

    “你先听我讲完,”

    那人继续讲下去:“女大学生是死者之一,不过她从小就是孤儿,无亲无故,根本没有需要通知的家属,也就是说她即使是死了也没有人知道。

    而奇怪的事情也随着她的死发生了。

    过了没几天,我那同学的表舅家来了位客人,你猜是谁?是那女大学生……她亲手交给老人一张银行卡,说她所有的钱都在里面,然后让老人家叫来了其儿女。

    他们都不知道女大学生已经死亡的消息,只当她是活人。这次他们没有赶走她,他们也为上次的不讲理感到内疚。

    于是女大学生亲自做了一桌子菜,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地坐在一起吃饭。

    第二天,有人报警,老人家的儿女纷纷暴毙,死相凄惨……”

    故事讲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阵阵凉风由大门吹进来,让几人泛起鸡皮疙瘩。

    许久没有人开腔,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悲伤。

    周曦捏紧了双手,她知道,或许这件事根本不是个故事。

    忽然间,有一双手搭在了她肩上,周曦下意识的就想撇开它,她以为是坐在身旁的赵南在安慰她,可她看到赵南的双手正放在他自己腿上…下一秒冷汗透过脊背浸湿了衬衫,寒气顺着脊柱蔓延至其身。

    谁的手放在她的肩上?

    “你们看,那是什么?”有人打破了沉默。

    “哪里?”

    另一头的厂房大门处,有一道白影跑了出去。

    周曦松了口气,那双手随着白影离开。难道它找到自己了吗?周曦不敢想下去,因为刚刚那一瞬,她觉得自己就连叫喊的勇气都没有了。

    “一二三四、五六……”赵南借着将要熄灭的火光点人数,“人正好,那刚刚出去的是……”

    莫名的恐惧在众人间散播,谁都知道这件事的不同寻常,他们都亲眼看见了跑出去的白色影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异样表情,何况又在听完那个离奇故事的情况下,他们下意识得朝着那方面联想。

    “我们出去看看?”胡海提议,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你们把火升起来,我和赵南出去就行。”

    两人带了手电筒,起身离开厂房。

    周曦不敢出去,她只得把裹在身上的毛毯紧了紧。留在这里的四人在火堆上添上新柴,使火重新旺了起来,此时大概只有温暖的火光会带来暖意了。

    他们各自望着对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尤其就是刚刚讲故事的刘九,他的眼中似乎有异样的神情。

    刘九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友,又看了看周曦,随后收回目光,紧紧盯着火堆。

    “我们当中好像多了一个人,”刘九开了腔,“就在刚才我讲故事的时候,我能感觉到。”

    “我也能感觉到,”刘九女友小旗说,“周姐,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

    小旗目光躲躲闪闪,似乎在害怕周曦。

    “有什么不好讲的,你说就是了。”周曦强行撑起笑脸。

    “刚刚你的肩膀上有双惨白的手……”

    哗!

    周曦脑海里炸了一下,她看到了为什么不说?

    “我也看到了……”这时另外一个从来没说过话的女孩开口了,她叫何敏。

    “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周曦捏紧拳头,狠狠地,那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我以为你知道。”刘敏低下头,身体开始发抖,“我们回去好吗?我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等赵南跟胡海回来我们就走!”周曦打定主意要离开这里,她一定已经找到了这里!

    小咪来了!

    忽然,一束光打外面照了进来,是他们回来了?但为什么只有一束灯光?

    胡海出现在门前,朝着几人走了过来。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赵南呢?”周曦疑惑地皱起眉。

    “他去解小手了,让我先回来。”胡海给自己点香烟,坐到几人身旁。

    周曦点点头,打消了疑虑,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一束灯光,还有两人的交谈声。

    赵南与胡海的交谈从外面传进了厂房内,如果胡海和赵南一直在外面,那么现在坐在他们身边的这个人……又是谁?

    周曦张大嘴巴,话至嘴边又咽了下去。

    厂房门口,赵南与胡海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而现在坐在几人身旁的这个胡海站了起来,惊讶的啊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