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05事务所主人
    哪来的狗?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秋田这种东西……

    秋田进了厂房后就一直蹲坐在周曦旁边,歪着头好奇的打量众人,倒是一条好狗,不嚷不叫的。

    那间事务所虽然在老区,但距离这至少有二十公里,一条狗绝不会跑这么远的路,唯一一个可能就是事务所的主人已经到了这,可是他为什么不现身?

    秋田的到来给周曦带来了些许勇气,或许只有到十二点他才会出现吧,这是某种怪癖亦或是原则么。果然,有点本事的都不是正常人。

    现在,十一点十五分,她只需要再拖延一会时间就好。

    厂房内的气氛降至冰点,所有人都默契地保持沉默,谁也不愿多说一句让别人猜忌,哪怕某个人动了动其他人都会警惕地看过去。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属实难以让人解开谜团,反正胡海的身份是“确定”了,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一定是鬼!而小旗、何敏、钱和、赵南,这四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嫌疑。

    小旗和何敏看见周曦肩膀上的手却没有叫破,这本身就是值得怀疑的一件事,而钱和讲故事的时候去了一趟厕所,也是有嫌疑得,至于赵南,他是除胡海外嫌疑最大的一个,他和胡海出去了一趟。

    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如果气氛一直持续下去,那么当它被打破的时候会很极端,某个假冒的家伙肯定早已就等得不耐烦了吧。

    周曦想不明白,为什么它还不动手,是忌惮他们人多吗?或者说弄出这一切的就是小咪?周曦不明白为什么小咪身上带着对她的怨恨,她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小咪,而昨晚小咪看向她的眼神让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那是包含恨意的目光。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赵南打破了沉默,主动走向篝火,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紧绷起来。

    “你有好办法?”小旗接过话茬。

    “你刚刚摸了钱和,你说他是冰冷的,那现在你来摸摸我,然后由我再去摸钱和,这样一来,就能够确定谁在说谎了,我们都是好朋友、好同学,没必要在这种情况下还互相猜忌,我们能做的是团结一心,你们说是不是?”赵南说。

    “是,”令人惊讶的是其中一个胡海站了起来,主动走向小旗,“从我先开始吧。”

    胡海停在小旗面前,小旗伸出手,触碰在胡海的胸膛上,随后立马缩回手,示意他回到原来位置。

    众人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小旗。

    “温暖,他是人。”随后小旗看向周曦,眼神中有畏惧。

    “该我了。”赵南紧接着走向小旗。

    “你是人。”小旗把手从赵南身上拿开。

    沉默……再次沉默,就眼下这种情况来说,谁在说谎已经明了。

    周曦……才是假的,她一直在混淆视听,所以她才是那个白色影子,或者说……鬼。

    “不,你们不想信她,小旗在说谎!”周曦鼓起的勇气瞬间被击溃,惶恐地说,“她在骗你们!”

    周曦刚刚摸过两个胡海的身体,他们分明是冰冰冷冷的,然而到了小旗这就变成温暖的了,真相已经不言而喻,小旗才是藏的最深的那个。

    可是在场的几人里,赵南、胡海、小旗已经站在了同一条队伍上,只剩下何敏与钱和了。

    既然小旗说钱和身上冰冷,那么反向推测,钱和其实才是人,至于何敏,周曦不敢肯定,因为她也是目睹了那一幕的人之一,周曦和她没有恩怨,虽然关系也不是太好,但也不至于害她。

    “何敏,你怎么选择?”钱和往周曦身边靠了靠,周曦没有拒绝。

    “我……”何敏欲言又止,看了看周曦,又看了看赵南那边。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的肩膀上有双手?”周曦深呼吸,身体逐渐倾向一直安静的秋田,似乎它能给人带来温暖。

    “我……”何敏抿了抿嘴唇,我谁也不相信,我只相信我自己。

    何敏选择自己站一队,毕竟这种事情如果站错队可能会死。

    “好,那我们这样,”钱和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周曦身后,把双手搭在了她的肩上,然后看向何敏,“你刚刚看到的手是不是这样?”

    “啊!”何敏如被雷击呆立当场,此刻周曦肩上的双手惨白无比,钱和竟然是假的!

    惊叫声与冰冷的触感如同巨锤撞击着周曦的胸口,这事她始料未及的事,钱和……他为什么会是鬼?难道说……小旗它们那边的三个人是……

    冰冷的手用力,用双肩移到周曦的脖颈,就在周曦快要窒息的时候,厂房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

    “这么闹腾,似乎有点过分了吧?”

    “铃铃铃……”

    周曦口袋里的手机闹铃响了,十二点,事务所的主人准时出现?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较周曦可能会大上岁把,但是他的身上有种让人舒泰的气场,似乎他的到来驱散了厂房内的阴冷。

    “嗤啦——”

    火柴划过封皮冒出一团火,男人点燃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老烟枪的姿势。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余好,拥有一间小小的事务所,专门处理一些像你们这样的东西,我这次来,是受了委托,要帮助委托人远离危险。”

    周曦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秋田早已没了踪影,不知什么时候溜走的。

    “那你准备怎么做?”钱和松开了周曦的脖子,走向余好。

    “怎么做?当然是哪里来回哪去了!这个世界不属于你们,你们强行留在这可以理解为不舍,但是害人的话就没有任何值得同情的地方了。好了,我话说完,谁同意,谁反对?”余好咬着烟屁股。

    “我反对!”小旗站了出来,“就凭你?”

    “我尊重你的看法,但是你该相信,所有事情都不是你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包括我。”余好弹了弹烟灰,“不要小看任何人。”

    “你难道比谁多长两条腿么?”

    小旗的身份已经铁板钉钉了,她不是人,她是假的。

    所以对于她的嘲讽,余好并没有往心里去。

    “冤有头债有主,各位,该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