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06启灵人
    余好抬起步子朝厂房里走,他走得很慢,但每走一步都能给那几位莫名身份的家伙带来沉重的压力,离他们越是近,压力也就越来越重。

    如果鬼也是需要喘气的话,那么此时他们应该已经快要窒息了。

    无形的压力在厂房内散开,就连周曦都能感受到那股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气势,余好身上有股咄咄逼人的东西正在缓缓张开。

    当余好停住脚步时,所有人或鬼都松了口气。那压力压得它们动动手指都觉得困难,更不要说暴起伤人了,它们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不能早点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变态。

    “我说过,永远不要低估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我。”

    余好丢掉烟头,从烟盒里摘出一根丢进嘴里。

    “嗤啦——”

    火柴再次燃起,那一团小小的火光似乎比中央的篝火还要耀眼。

    “滋——滋——”火焰点燃香烟发出声响,余好享受般地闭上双眼,旋即睁开,“是你们自己解决还是我动手,给你们三十秒考虑。”

    说完后余好除了抽烟就不再有动作,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他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自爆吗?

    小旗脸上泛起愠怒之色,但立马被压了下去,她联想到一直在鬼圈中传说的那一种人!

    他们称之为:启灵人!

    这三个字对于鬼来说,代表了难以言喻的恐怖,亦或是噩梦。

    小旗能感受到余好身上传来的犹如实质的压力,除了启灵人外,她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人能够有这种能量。

    “你在害怕,”余好吐口烟望向小旗,随后看了手表,“还有十五秒。”

    “我听说启灵人协会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撤出中国分部了……”小旗试图拖延时间。

    “你的消息蛮灵通的,但是很不巧,我是中国境内最后一位启灵人,虽然是曾经,现在没有编制,不过更不巧的是,你们碰上了我。”余好把香烟叼在嘴里摊开双手,“时间到。”

    他要做什么?

    “周小姐,我觉得你还是闭上眼睛比较好。”余好搓了搓手,善意提醒,“我处理恶灵的方式比较直接,所以……”

    恶灵是启灵人对于鬼怪等一切灵异事物的统称。

    周曦知道自己必须闭上眼睛,索性用毯子蒙住了头。

    恍惚间,她看到一阵火光刺透了厚厚的毯子,刺进她的眼中,并伴随着一股烧焦味。

    “好了,可以睁眼了。”

    揭开毯子,厂房内只剩下她和何敏,余好站在篝火旁,无数火星将其环绕,似乎焦味就是那些火星散发出来的。

    “你的几个朋友都没事,在外面躺着,我助手在照顾他们。”余好丢掉烟头

    “谢谢你。”周曦难掩内心波澜。

    “应该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余好不接受她的道谢。

    “他们……真的是……鬼?”

    “那你认为是什么?”

    “嗯,谢谢。”

    “说了不客气,”余好看了眼时间,叼着烟走向厂房外,见周曦与何敏还在原地发呆,“你们还想在这过夜?”

    鬼怪们被消灭后,余好似乎也变得容易相处多了,只是比较刚才而言。

    到了厂房外,乌云早已散去,星光洒落。

    赵南等人被人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他们的车子旁边,负责看守他们的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冷酷女人,女人年纪不大,与赵南一样,都穿着贴身的黑西装。

    “林秋,咱们回去。”

    余好冲那个女人招招手,随后坐进了副驾驶。

    林秋没有答话,利落的钻进了二手桑塔纳中,充当驾驶员的角色。

    这个叫林秋的女人似乎不会去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也不会多问,像一个精准的机器。

    林秋没有发动车子,因为老板还没有发话。

    余好摇下车窗,看着周曦说:“他们很快就会醒过来,他们一醒你们就赶紧回去,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准时了。还有,如果你想躲开那些东西,还不如去寺庙里待着,来这种地方,简直是自己找死。”

    周曦没有说话,点点头,她知道对方是为她好,所以话说得重点也不在意。

    “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桑塔纳发动,离开厂区,驶向远处黑暗。

    周曦张了张嘴,但桑塔纳已远去。

    她本想说,今天晚上小咪并未出现……这是否代表着小咪依然会在日后的某一时刻出现在她的身边?

    老区城乡结合部,一辆二手桑塔纳缓缓驶进拥挤的街道,最终停在事务所门前。

    穿着一身黑的余好和林秋从车上下了来,像极了社会上有地位的大哥,和大哥身旁的女保镖,但是认识余好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穷光蛋。

    林秋说起来是他的助手,但其实是个刚出生就是要继承了亿万家产的幸运儿,因为某种原因才死心塌地的赖在事务所。

    “绷不住就别绷着了,这里又没有外人。”林秋给自己倒了杯水。

    “呼……”余好原本紧绷的神情忽然放松,露出些许疲惫,一直紧绷着脸确实很累,他也不想这样,只是如果不表现得冰冷一点,那些委托人会有无穷无尽的问题在等待着他。这也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迫不得已的法子。

    “你是不是对我得做法有疑问?”

    余好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嘴里咬着烟屁股。

    “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个蠢女人,最后她身边还站着的那个东西其实不是人?”

    林秋的冷酷也是伪装出来的,是余好给出的建议。她其实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就因为脾气好到不忍对恶灵下手,好几次都差点坏了事,所以余好才建议她装出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否则没办法带她混。

    “那样不就没意思了嘛,眼光放长一点,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余好丢掉烟屁股又续上一根,“那东西既然没有害她,估计短时间内都不会有这个想法,据我刚刚在里面的观察,它倒有点保护那个周小姐的意思,你说奇怪不奇怪,明明所有的一切都是它搞出来的。”

    “是诶,好难想。”林秋揉了揉脑门,“这种事情就交给你这当老板的去考虑好了,反正我只是个打酱油的。”

    “有时候啊我实在想不通,你说你那么丰厚的身家,犯得着跟我出生入死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嘛?搞的你父母都以为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余好吐了口烟圈,“不过话说回来,我就算有你那种舒服日子过,估计也过不惯。”

    “你是贱。”

    “对,贱,过不了好日子。”

    说着说着,余好有些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