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09会死人的鬼故事
    许平的到来并没有打破余好原有的生活,因他生活本不平静,隔三差五就要与那些东西打交道。

    上午九点整,酸涩使余好移开了目光。

    他的诅咒效果消失了,或是说已经被许平稍稍作了修改。

    这是个佐证,地狱真的存在。

    从今天开始,余好就该履行地狱使徒的职责了。

    翻开第一页,空白的页面上只有一句话,用中文写的,下面配了一行小小的英文翻译,看来使徒这一职缺不分国界啊。

    “当地狱大门洞开,恶魔必将涌入人间”。

    这是什么意思?恶魔?

    余好从业数年间从未听说过有恶魔的存在,那这里指的恶魔会是什么?恶灵的泛称?

    合上手册,余好揉了揉眼睛,他现在并不着急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他更想以人的身份走出事务所沐浴阳光。

    踏出事务所大门,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轰隆——”

    “哗啦——”

    雷声过后暴雨来袭,余好瞬间被淋成落汤鸡。

    就连老天爷也不想让他有闲暇时光。

    好吧!余好重新回到事务所。事务所最里面有扇门,可以通往后面的卧室。

    卧室里一应俱,包括卫生间等一些基础设备。

    洗了个热水澡,余好突然想试试诅咒被修改后的样子。

    心念一动,余好就像被戳爆的气球,瞬间憋了下去,只剩下一堆衣服盖在地上,随后一只秋田从衣服里钻了出来。

    成了!他可以随意在人与狗之间切换了,倒也算是个不错的能力,以后不管是调查线索还是逃跑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咚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是事务所的大门。

    所有人都会选择在白天来到这间事务所,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变成秋田的余好小心翼翼地扒开门,跑到办公桌后跳上椅子,看着正在敲门的一名女孩。

    女孩年纪不大,应该是大学生。

    “汪~”

    秋田温柔地叫了声,算是回应。

    女孩脸上略微带着惊讶,这里还真有一条狗迎接客人。

    女孩走进事务所,坐在秋田对面,本能得想伸手摸摸狗头,女孩子天生对毛茸茸的可爱动物没有抵抗力。

    但眼前的这只狗似乎有些高冷,并不想让作为铲屎官的人类触摸,往后缩了缩身子。

    毕竟这是余好,身为人类即使变成了狗也不会喜欢另外一些人来抚摸自己。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女孩组织好语言,开始对秋田诉说需求。

    “我叫王琳,是金陵医科大的大二学生,学的是法医。”

    女孩顿了下,似乎想看看秋田的反应,但秋田除了看着她外并没有其他动作。

    余好已经习惯了静静听别人诉说,不去打断别人的话,不过他有种直觉,这个叫做王琳女孩接下来所要说的事,一定会和法医扯上关系。

    “想必你也知道,法医么,就是和尸体打交道的一类人,家人本想劝我放弃这个专业,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对尸体有着特殊的……怎么说的,尸体对我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每当我走进解剖室看见完整的尸体时,就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我想要马上解剖他们。

    由于专业的缘故,我和系内一些成绩较好的学生都被导师安排参加一场车祸的解剖当中,就是前段时间八桥的车祸,你肯定听说过。”

    八桥车祸?又是这件事!

    余好隐隐觉得这事不简单,如果是一般的问题,没人会想着去寻找特殊人士的帮助,更何况,周曦那件事留了尾巴没有处理干净,为的就是想钓个大鱼出来,余好本想今晚就去监视一下周曦,以便更好的保护与调查。

    那现在这个王琳与车祸案又有什么样的奇妙联系?

    “我们参与了解剖,鉴定每一名死者的死亡方式,并合照拍了照片。对于我们这个专业的学生来说,这不过试一次提前历练,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但是最近我发现,当时参与合照的十多名学生正在相继走向死亡……”

    王琳从包里拿出一叠剪辑好的报纸,上面是几条关与医学院学生自杀的新闻。

    王琳不知道眼前的这条狗是否能够看得懂报纸,但它确实低头看了。

    “这是三条新闻,已经死了三个,每隔七天就会有一个,今天是继上一个死去之人的第七天。”

    王琳把三张报纸摊开,以便秋田能够更好的阅读,她心底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正在对一条狗寻求帮助。

    “我不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也会是别人,也许是我……”

    说到这里,王琳竟从包里摸出一包女士香烟,自顾点燃,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她对尸体有着难以说得清的喜好,但却不希望自己在某一刻会变成尸体。

    “我不想死,不想变成任人摆弄的尸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推测,或许只是个巧合,但许多巧合重合在一切就是真相,不是吗?”

    林秋闭上嘴,狠狠地抽着香烟,一根接着一根。

    余好换了个姿势,趴在桌上盯着报纸上的新闻,边思考林秋刚刚说的话。

    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那这些学生的死应该与参加了那场解剖有必然的联系。可是余好搞不明白,参与了那场工作的肯定不止学生们,为什么只有他们会出事?难道时……照片!

    王琳说她们在解剖时拍了照!不是没有过这种例子,有人用相机拍照,意外把鬼物拍摄了进去,然后鬼物开始对所有在照片上的人展开了复仇。

    “但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王琳把烟头在烟灰缸中拧了拧,本想把烟盒收起来,却没忍住又点上一根。

    不是这件事?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有一本鬼故事,如果有谁看了,它就会带来噩运,小说中化为厉鬼的角色会来索命,除非转发给另外一人才能免除。”

    这是什么?不转发死妈的套路?余好对此嗤之以鼻,每次水群时看到沙雕网友发这种东西都会骂一遍。

    不过写这种鬼故事的沙雕作者倒是蛮缺德的,利用了人的恐惧,可是为什么还会有沙雕读者去读?

    “你一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王琳露出苦笑,她很憔悴,“我的一个闺蜜,她就是看了这本小说才死了,她没有转发。我亲手参与了解剖她尸体的工作,但是她的死因很简单,是被吓死的。”

    “她是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孩子,能考进大学实属不易,原本她会有个安稳的工作,未来也许会碰到心上人,生个孩子过美满的一生,但这样的一个可怜人却因为一本小说被毁了……”

    说到这,王琳的眼中噙有泪水,看来她们俩的感情不是一般的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