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18来自死去人的警告
    “黑炭,你在这保护他们,林秋,你也留在这。”

    余好抓着车钥匙奔出诊所大门,那辆黑色小轿车已经驶到了路口。

    而在诊所里的人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需要一直猫的保护。

    余好走后林秋坐到沙发上,与赵久志闲聊,他们早就认识。黑炭顺着林秋的外套跳上期肩头,似乎这只神秘的猫总喜欢骑在别人头上。

    “嗡——嗡——”

    发动机轰鸣声中,余好开着二手桑塔纳闯了好几个红灯才看到那辆轿车的尾灯。那人的速度不算快,但余好一出现在其后视镜的视野内,他便加快了速度。

    难道这个人是故意在引导自己?余好压了压油门,车速提起。

    这条路是去往郊外的,一路上都没什么建筑,所以两人都开的很快。

    如果没记错的话,前面是一片小湖,小湖旁有间废弃的茶楼,前面是死路。

    茶楼出现在视野里,黑色小轿车放缓了速度,开进茶楼正前方的宽阔水泥地。

    “嘭”

    那人下车关上车门,点燃香烟,靠在驾驶室。

    “嗤——”

    余好踩死刹车,坐在车内静静打量车头那人。

    车灯照亮了那人的脸,他的年纪在三十左右,留着稀疏胡茬,穿着考究西装。

    那人走了过来,敲了敲余好的车窗。

    余好摇下车窗。

    “不下来抽根烟?”那人往车里吐了口烟。

    既然人家都盛情邀请了,余好不好拒绝,下了车,与那人一齐坐在湖边长椅上。

    “来一根?”那人从怀里掏出香烟。

    “好。”

    “啪呲——”那人掏出打火机替余好点火。

    “你是叫秦龙对吧?”

    余好说出了这人名字,刚刚在车上就已经认出了他。

    “对,秦龙。”秦龙吐口烟,“你是从警方那知道的?”

    “差不多。”余好揉了揉鼻子,这几天他有些感冒。

    接下来两人一同陷入沉默中,谁也不先开口,默默地抽着烟。

    两分钟后,香烟燃尽,两人互相看向对方。

    “是你把我助手塞进停尸房柜子里的?”余好盯着秦龙的双眼。

    “是。”秦龙轻松地应答,“我是救在她,不然她会死在另一个东西的手里。”

    “那我要谢谢你?”

    “不用,举手之劳。”

    “你是死人?”

    “很明显,我还活着。”

    秦龙再度递出香烟,这回换余好点火,余好习惯用火柴。

    “八桥的车祸跟你有关系?死去的学生也是你做的?”余好不打算废话,既然话都已经摊开了,还不如有什么说什么。

    “确切的说我和那次车祸脱不了干系,”秦龙忽然看向余好,认真地说:“如果我让你别再插手这件事,你是不是不会答应?”

    秦龙就是那个货车司机,之所以余好会认识他,是因为档案上有他的资料。可是为什么这个一切祸端的作俑者会如此大摇大摆出现在金陵市?他难道不害怕被警方发现吗?

    还是说秦龙就是这件事的幕后推手?

    秦龙

    “活人的事我不想管,但是死人的事,我一定会管。”余好笑了笑,“你也知道我开了间事务所,专门做死人生意,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会饿死的。何况我已经接下了两个人的委托,他们都深受那场车祸的波及。为了不再有无辜的人受牵连,这件事我一定得管。”

    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可商量的。秦龙他可以不管,任由他逍遥,因为这不是他的职责,他也没那个权力。余好能做的只是尽量保更多无辜的人。而这一切的前提则是消灭车祸案的源头。

    “在找你之前我做过调查,你是个很倔的人,很有原则,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继续在这件事上调查,你会死。”秦龙的目光突然变冷。

    “有这么严重?”余好皱眉,“我相信一般的恶灵对我而言不算威胁。”

    “我知道你的本事。”

    秦龙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襟。

    “你听没听过穿西装的人都很能打?”

    ……

    凌晨3点十分,余好开着车回到了诊所。

    林秋出门迎接,一眼就发现桑塔纳的车门上有块大大的瘪下去的地方。

    余好这人她很了解,做事仔细,跟了他这么久,从未见过他的破车有过剐蹭。

    这是怎么了?撞车了?可是这痕迹也不像啊。

    余好走下车,脸上有淤青。

    “嘿!老板你撞车门上啦?”林秋赶紧拿湿巾替余好擦脸,“是那个人干的?”

    余好点点头,不想在这事上浪费时间,径直走进了诊所。黑炭见余好回来了便跳回余好的肩膀上眯起眼打盹。

    走进诊所后,余好发现何敏已经在这了,似乎早就到了。

    何敏站起身,和余好握了握手。

    “昨天的事谢谢余先生。”何敏笑着说。

    不对劲……

    余好仔细打量了何敏一番,发现原本附在她身上的小咪已经消失了。怎么回事?是因为要来见自己的缘故吗?

    这时,林秋似乎猜到了余好的想法,于是指了指黑猫。

    “喵~”

    “被你吓跑了?”

    余好倒忘了这茬,黑炭对于恶灵的威慑力可不亚于他,这也在情理之中。

    在场的几人中,只有周曦与何敏不知道余好的话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向他。

    余好也不想和她们解释什么,既然小咪已经走了,从何敏嘴里也问不出来什么。不过余好相信小咪依然会缠着周曦,只要周曦在,就不怕找不到小咪。

    距诊所两条马路外的拐角。

    浑身是血的女人走出了黑暗,盯着不远处的心理诊所,漆黑的眼珠子没有半点光彩。

    “你是在等我么?”

    另一侧走来了一名鼻青脸肿的男人。

    男人似乎一点也不怕眼前这个诡异的女人,他饶有兴致的对女人吐着烟。

    此时马路上有辆奥迪s7驶过,是周曦的车。

    紧接着,一辆二手桑塔纳经过两人的视线。

    男人回过头看向那名浑身是血脸上苍白的女人。

    “你很怕他?那你怕我吗?”

    说罢,无数火星围绕在男人的双手上,熠熠发光的火星团照亮了黑暗,将男人衬托得像个天神。

    “该做的你也做了,现在,你可以消失了。”

    女人闭上了眼,等待着审判的那一刻。

    火星缠上了女人,女人在火星中化为一缕黑烟随风飘逝。

    “呼——”

    秦龙吐了口烟,走出黑暗拐角。

    “好人还真难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