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19监视者
    第二天一早,林秋顶着双熊猫眼从卧室走了出来。

    由于回来的太晚,林秋就在事务所凑合了一夜,霸占了余好的大床,余好则在沙发上窝了一宿。

    林秋出来时余好已经醒了,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从赵久志那里顺来的档案。

    八桥车祸的案子有太多的疑点,昨天见了秦龙之后就愈发觉得哪里不对劲。

    虽然警方通过留在货车内的一些信息查到了秦龙这个“死人”身上,但余好觉得秦龙应该不会凶手。

    秦龙给余好的印象是高智商、高武力,如果让他去制造一场车祸的话,绝对不可能会留下线索,况且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警方到底凭借什么信息锁定秦龙的?

    档案上并未有这一方面的描述,这也是最大的疑点。

    “老板,我饿了。”林秋打断余好的思考。

    余好抬起头,看了林秋,没好气地:“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没有,看小说太入迷了。”林秋来了兴致,“老板,推荐一本小说给你,《惊悚事务所》,写的可好啦。”

    余好揉了揉眼眶:“少看点没有营养的东西,对脑子不好。”

    “你懂什么,那个沙雕作者可有意思了,”林秋一脸鄙夷,摆摆手,“行行行,我出去买早饭。”

    余好摇摇头,林秋总是这样没心没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也有亿万资产坐等继承,估计会比她更缺心眼。

    “喵~”

    黑炭从某个角落钻了出来,跳到沙发上。

    “昨晚跑哪去了?小心被人当流浪猫给抓走了。”

    余好说了一句就继续翻看档案,黑炭根本不需要他来担心,因为他都不清楚黑炭这家伙究竟还有哪些能力。

    “喵~”

    黑炭忽然跳上桌子,踩住档案不让余好翻页。

    “怎么了?”

    黑炭掉过头,走向门外,然后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余好。

    “喵~”

    黑炭的意思是让余好跟着它。

    余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只猫是要干嘛?不过他还是选择跟着黑炭,或许它有什么发现。

    黑炭领着余好来到事务所斜对面的一家铺子前,这家铺子以前是玉器,由于生意不好,在去年就关门大吉,转让了一年也没转让出去。

    今天这家铺子却半开着卷帘门,门前停着辆破捷达,难道是转让出去了?可是黑炭带他来着干嘛?

    他相信黑炭决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黑炭已经钻进屋里了,余好只得弯腰跟着进去。

    铺子里没人,但是角落里有铺盖卷,还有煮饭用的电磁炉与调料之类,唯一一张桌子上有个塞满烟头的烟灰缸,而且看样子,已经有人在这住很久了。

    难道是因为余好白天从来没出过门,不知道这里已经盘出去的消息?可是怎么会有人租一间门面房用来打地铺?

    余好相信黑炭不会无缘无故带他来这,但一时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抱着黑炭走出铺子,却意外发现这里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的事务所。

    站在破捷达旁,余好还发现这间铺子原本的落地玻璃都被贴上了贴花,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但在一侧玻璃上留有巴掌大的空白。

    如果有人站在铺子里空白的玻璃处,刚好可以看到斜对面余好的铺子而不会被人发现。

    “喵~”

    黑炭适时叫了一声。

    “你是说有人在监视我?”

    余好自从见到黑猫后就觉得特别亲近,乃至黑猫叫唤一声都能明白它的意思。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黑炭的叫声在别人的耳朵里只是猫叫,而到了余好的耳朵里就能理解其意图,或许这和那本亡者之书有关,但余好并未对别人提起这茬,包括林秋。

    昨晚林秋回来后也问过这个问题,说他为什么能听懂黑炭的叫声,不过被余好搪塞过去了。

    如果真的有人在监视他的话,看样子,已经很久了。

    回到事务所,余好还是这事放心不下,按道理来讲,他就是个普通人,没道理会有人来监视他,如果一定有人这么做,那就不得不好好深究其原由了。

    余好之前的身份是协会在中国分部的启灵人,负责金陵与周边城市的捕猎工作,至于猎物则是恶灵。

    后来出了某些状况,协会一夜间撤离所有在中国境内的分部,同时也撤销了余好的编制。

    但是余好不想离开家乡,选择在这安顿下来,并开了家专门替人处理异常事件的事务所。

    会不会是协会的人?

    想到这,余好摇摇头,他并没有什么比别人特殊的地方,协会不会花费精力在他的身上。

    那又是谁?

    林秋买早餐买了半个小时,她是自己吃饱了才回来的,就给余好捎了点包子。留下包子后林秋就开车离开了,她说有事。

    余好也没有仔细过问,毕竟是人家私事,况且他现在的诅咒已经被许平修改过,没有后顾之忧了。

    “喵~”

    黑炭忽然睁开眼站了起来。

    余好顺着黑炭的目光,看到有人进了斜对面的铺子,没过一会那人又出来,东张西望后才关上卷帘门,最后上了那辆破捷达离开这条街。

    有鬼!

    觉得没有正常人会做出这种小动作,尤其是在那人看了眼事务所,确定动静后才离开的。

    要不要跟踪他?

    “我倒要瞧瞧是谁偷摸的看上我了……”

    余好自嘲地出了事务所,以秋田的身份。

    大街上,一只可爱的秋田快速奔跑,后面跟着只黑炭似的黑猫。

    那辆破捷达开的不算快,余好现在的速度正好能吊在其后。

    捷达在老区七绕八绕,兜了个大圈子,最后才像南郊方向快速驶去。

    那人绕圈子像极了电影里罪犯甩脱警方跟踪的模样,这也让余好笃定,监视自己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鸟。

    可是破捷达已经加速驶离了老区,虽然这条路是去往南郊的,但南郊很大,鬼知道最终他会跑到哪去。

    正当余好停在路边一筹莫展的时候,后方驶来了一辆同样不显眼的老富康。

    富康稳稳停在一猫一狗身前。

    “好像是去南郊的方向,要不要继续跟过去?”车窗并未关着,所以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说话的是个女人。

    “废话,好不容易有点头绪,不跟过去不是傻子吗?”暴躁的男人声音传来。

    “你说谁是傻子?”

    女人的音量瞬间提升,男人蔫吧下去。

    “我是傻子我是傻子……咦,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条傻狗?嘿,还有只蠢猫呢?”

    “哇,好可爱的秋田……”

    女人打开车门,小跑着来到余好面前,张开双手准备抱抱。

    似乎那辆破捷达想要甩掉的并不是自己……余好打了心思想要弄个清楚,正好可以利用眼前的二人。

    余好看了黑炭一眼,黑炭心有灵犀,走至女人腿边蹭个不停。

    “真乖。”女人一只手抱起余好变成的秋田,另一只想去抱黑炭。

    但黑炭并不喜欢别人触摸它,能蹭这个女人的腿已经给足了余好的面子。

    “喂,你还走不走了!”开车的男人不耐烦地说。

    “等等会死啊!”女人白了他一眼,然后恢复笑容看着秋田,“小可爱,你要不要跟姐姐去玩一会啊?”

    “你是不是傻啊,跟一只傻狗说话,你以为它能听懂?”

    “李东!你再说一句试试?”

    “孙淼!你再对我凶一句信不信我收拾你?平时让着你惯了是不是?”

    眼看这对活宝就要掐起来,黑炭轻轻一跃跳进了副驾驶。

    “喵~”

    黑炭冲孙淼叫了声,似乎在催促:“你这娘们还走不走?”

    这一幕把孙淼看得高兴得坏了,谁说它们听不懂人话的?也不知道谁才是傻子!

    孙淼哈哈笑着把余好也抱上了车。

    “傻狗、蠢猫!”

    李东没好气的骂了句,然后一脚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