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20邪教
    余好的本意是想看看监视自己的到底是哪方神圣,却没有想到又钓出来另外一条大鱼。

    开捷达的男人负责监视余好,而开富康的一男一女则是跟在那个男人的,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们监视了那个蠢货有一阵子了吧?”李东说。

    “三个月还是四个月了,记不清了。”孙淼摸了摸秋田,很是开心。

    “我就不明白了那个蠢货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值得他们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去琢磨。”李东单手开车,另一手点燃香烟,“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嘛。”

    秋田竖起耳朵记着他们说的话,李东嘴里的蠢货说得是不是自己?迟早得收拾这家伙。

    “你知道个屁,就你那脑子,你要是真聪明的话也不会来盯梢了。”孙淼无情打击。

    “嘿!你倒是聪明。”

    “我要不是不跟着过来,上头不放心。”

    上头?听这意思有点像警方啊。

    余好不禁感到头痛,他做这行的最不喜欢与警方打交道。如果这两人的身份确定是警察的话,那监视自己的家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叫做李东的男人对自己似乎很有成见,但从他们的聊天中倒是能获取不少线索。

    “听说上头的上头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务必要查清本市新兴邪教的意图,将之扼死在摇篮中,不能任之危害广大群众。”孙淼将秋田捏成鬼脸。

    邪教?余好脑门上冒起两个大大的问号,虽然他一直在与各种灵异事件打交道,但关于邪教的事情却一无所知。他同样不清楚邪教为什么会盯上自己。

    “这个新兴邪教并没有名字,他们从不在公共场合宣扬自己,他们的教众也不是普通人,都是面向那些有钱人的,距今为止,他们大概已经吸收了五十多名会员。”孙淼忽然捧起秋田,笑着说:“如果你以后见到衣襟上别着指甲大小金色牵牛花的人一定要小心好不好……”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怎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李东惊讶地问:“还有,你最后一句话对着狗说算什么意思?合着我还不如一条蠢狗吗?”

    “你别一口一个‘蠢狗’的,你知不知道狗狗很聪明的,相当与七八岁小孩的智商。”孙淼没好气地。

    “你的意思是我的智商还不如这条蠢狗?”李东算是明白了孙淼话里的意思,正准备发火,又想到如果自己发火了不表示承认了智商不如一条狗么。

    “没想到你变聪明了。”孙淼继续打击李东。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从哪知道这些的呢?”李东很想知道,大家都是专案组的成员,凭什么以上孙淼所说的信息他都不知道。

    “当然是档案上写的,你没看档案?”

    孙淼故作惊讶地看着李东,把李东脸憋得通红,他确实没有看过档案。

    通过分析两人的话,余好感到了一股危机正在酝酿。

    两人的身份肯定是警察,普通人是不会对这种事知道这么清楚的。

    邪教么……余好从来没有听说过本市还有邪教,那玩意不是只有在电影、小说里才有的么?可一想到灵异事件也只是电影小说里才有时,余好便释然了。既然灵异事件在现实生活中都能有,那邪教为什么不能有?只是邪教为什么会盯上他……这样一来的话警方肯定会排查余好的身份。

    孙淼都说了,那个邪教只面向有钱人吸纳会员,虽然余好经得起查,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虽然他银行账户里还有点小存款,但那点钱估计根本不够真正的有钱人塞牙缝的。

    既然是面向有钱人的邪教,那他们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那些有钱的富商一个个鬼精鬼精的,余好不是没有接触过,在不能给他们带来帮助或利益的情况下,他们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

    黄山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若不是他遇到了难以解决的事情也不会来向余好求助,更不会一口一个“余先生”的叫着。

    归根结底,当他们有所需求的时候才会降低自身的身份。那么邪教又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在这个时代,有钱就等于有了一切,还有什么是他们用钱买不到的?

    如果说真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那一定是安,并且还不是由人造成的问题。

    想到这,余好已经有了些推断,只是还不能确定。

    忽然,余好想起昨晚见面的山水集团老总黄山水,好像他的衣襟上也别着金色的小饰品。

    至于是不是牵牛花余好记不清了,只能等回去后让赵久志调出监控视频看看。如果黄山水也是邪教的人,那他的目的就值得深究了,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的真实目的,不过能得出一个粗浅结论,他们想接近余好。

    “我还真是个香饽饽。”余好心里自嘲一句。

    自从协会从中国境内撤出分部,金陵这地方已经没有几个能对付恶灵的人了,暂不说金陵,放眼国这种人估计都少。若假设余好的猜测正确,邪教拥有对付恶灵的能力,靠这个吸纳会员,且又在暗中监视余好,那么邪教对于余好来说究竟是敌是友?

    邪教的事他管不了,毕竟他只是平头百姓,这是警方的事。可邪教如果盯上他了呢?

    前方是座小镇,李东停下车,他们好像跟丢了。

    “你怎么开车的,这都能跟丢?回去怎么交代?”

    孙淼气的瞪着李东。

    果然跟丢了,这俩人办事真不靠谱,余好心说。

    “能怪我吗?要不是你一路跟我说话让我分神,我会跟丢?我可是局里有名的盯梢之王好不好!都怪你!”李东强行推卸责任。

    就在二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一辆破捷达缓缓从镇子里驶出来。

    捷达的车窗是开着得,富康的车窗也开着,所以他们都能够看见对方。

    捷达突然停下了,驾驶位对着驾驶位。

    里坐着的是位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面有刀疤,看起来凶神恶煞。

    刀疤男看向富康里的一男一女,眼神阴鸷。

    李东左右已经放了下去,被车门挡住,握住了枪。今天搞不好可能交代在这。

    富康里的秋田忽然露出头,刀疤男看到秋田后明显一愣。

    “兄弟,借个火。”

    刀疤男打开车门,走到富康前敲了敲车顶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