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悚事务所 > 21过多的委托
    借火?

    估计刀疤男已经开始怀疑李东他们俩了,不过余好暂时帮不了他们,现在他只是一条人畜无害的秋田。

    李东右手搭在方向盘上,左手紧紧贴在车门内侧,生怕刀疤男看见自己手里的佩枪。如果被发现枪,那他们的身份就真的暴露了,或是刀疤男暴起伤人,造成不必要的后果来。

    坐在副驾驶的孙淼递出火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这条狗有点眼熟啊,你养的吗?”刀疤男点燃香烟后就把火机揣进兜里。

    “是啊,我养的,是不是很可爱。”孙淼摸了摸狗头。

    “哦这样,谢了。”刀疤男摆摆手走回自己的捷达扬长而去。

    刀疤男走后李东收起枪,后怕的望了孙淼一眼,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却发现打火机被孙淼送给了刀疤男。

    “我们好像暴露了。”李东说。

    “还用你说?”

    “我就说看这条蠢狗眼熟,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经那个刀疤脸一提醒我倒想起来了,这狗是那家铺子里养的。”

    “呃……”孙淼忽然怔了一下,看向秋田的眼神也变了些,“这狗为什么会出现在南郊的路上,难不成它也是跟踪那人来的?”

    “你疯了吧?”李东没好气地:“一条狗要是有这智商,我当场吃……”

    李东话说了一半停住了,他发现孙淼怀里抱着的秋田正在看着他,搞不好它还真挺聪明的。

    一路无话,两人原路返回,把余好和黑炭丢在了老区就走了,估计是回去做报告了,可能下次会换一组人来继续监视那个刀疤男的动态。

    邪教定然不是好东西,既然盯上了余好的事务所,估计也是憋了一肚子坏水。不过暂时就连警方都没有头绪,余好只能先忍忍,如果以后碰上邪教的人,只能敬而远之。

    回到事务所,余好跳上老位置,黑炭则蹲在余好头上。很奇葩的一幕,一只黑猫蹲在一条秋田的脑袋上。

    余好趴在椅子上想,最近的委托是不是接的太多了,导致没有一件是顺利完成的。跟踪罗水平的流浪汉,周曦的闺蜜,还有王琳学校的命案,现在又有黄山水的老婆报信。

    上一次帮周曦时差点死在鬼界里,不知道以后还会碰上什么怪事,反正奇怪的事是越来越多了,余好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还有上次在医学院里,那个活活解剖了小陈的鬼说停尸房里还有个连他都害怕的东西,那时候余好光顾着林秋的安危,并没有去管他所说的那个东西,现在回想起来,或许该抽个时间去看看,不然自己良心上都有点过不去。

    “叮铃~”

    事务所的门被推开,触碰到门框上挂着的铃铛。

    罗水平一脸憔悴地走了进来,坐在办公桌对面椅子上。

    黑炭看了一眼来人,随后跳上桌子,换了个地打盹,秋田则坐直了身子。

    “你好,我又来了。”

    罗水平状态很差,黑眼圈很重,好像整夜都没睡好。

    秋田认真的听着对方诉说。

    “上次你走后,流浪汉就开始准备对我出手了。他现在不仅是在楼下徘徊,他已经到了我的家门口。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他会敲响我家的大门,敲一下停一下,每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敲门声就把我惊醒,等我醒了,那敲门声就停止,他是在折磨我,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我透过猫眼看过,就是那个流浪汉在敲门,他想要杀我。我觉得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也会像对待那个酒保一样对我,把我变成一个活死人……

    并且这两天我经常做同一个噩梦,在梦里,我回到了牛背山,回到了那个洞口,洞里走出一道黑色人影,可是他的模样竟是我那已经死去的玩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余先生,我求求你,帮帮我吧。”

    罗水平说完,从随手带的包里再次取出一只鼓囊囊的信封,里面装的钱比上次要厚不少。

    信封推至秋田脚下,罗水平无奈的笑了笑。

    面对这种未知的事情,他已经不能再做的更好了,他只能求助与余好。

    上次余好说让他安心,短时间并不会有状况,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他已经受不了了那敲门声与噩梦的折磨。

    “今晚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在梦巴黎酒吧,如果您有空,希望您能来一趟。”

    罗水平走了,白天在事务所里没人回得到回复。

    余好目送罗水平离开,上次虽然帮了他一回,但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如果再拖下去,出了差错就不好了。

    “嗤——”

    门外传来急刹车声,光听动静就知道绝对是林秋。

    “老板,我又回来了。”

    林秋穿着件休闲长裙走进事务所,俏皮地想蹭一蹭余好的便宜,谁知被余好躲了过去。

    余好仍是维持着秋田的状态,他不喜欢别人摸他,可是谁又能忍得住不去撸一只可爱的秋田呢。

    “喵~”

    黑炭忽然叫了声,抬起头警惕地盯着事务所的门,有道身影出现在门后。

    “笃笃笃~”敲门声。

    “谁?”林秋开口。

    “叮玲~”

    一个刀疤脸男人走了进来。

    “请问你找谁?”

    林秋有点不喜欢这个家伙。

    “这里的主人在不在?我有点事找他。”

    刀疤男看向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面塞满了烟头,看样子时间不久,应该是昨晚发生的事。

    “哦,”林秋指了指已“襟危正坐”的秋田说,“有什么事对它说。”

    “对它?”刀疤脸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你不是开玩笑吧?让我对这条狗说?它听得懂吗?”

    “我也没办法,这是老板定下来的规矩,如果有需求就要按照我们的规矩来。规矩么,就是这条狗。你别管它听不听得懂,你说就是了。”然后林秋指了指头顶的监控探头。

    原来是这么回事,刀疤脸恍然大悟。这狗只是个蒙人的噱头,可这猫又是怎么回事?

    黑猫抬起头看着他,刀疤脸觉得浑身不自在。

    “嗯,怎么说呢?”

    刀疤脸做到秋田对面,仔细看了看,确定这只秋田就是上午在南郊小镇上见到的那只,还有车里的那只黑猫。他相信自己不会认错。难道跟踪自己的那些条子与这家事务所已经达成了某种协定?

    “是这样的,我听说你这里专门处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正好呢,我最近有个朋友就遇见了一件怪事,他托我找个行里人帮忙……”

    刀疤脸衬衫衣襟上金色的牵牛花分外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