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小憩(下)(第1/3页)
    “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林沐又夹起一块肉似的东西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其实味道还真的不错,不愧是寻春楼和宫里的厨子研究出来的美食。

    又注意到桌上那套奇怪的瓷器,从刚才遇见苏蓉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些小玩意儿了,指着那一堆道“花冶方才你说那是酒,是什么酒。”

    “沐沐你打开瞧瞧就知道了。”

    林沐站起身来走到酒器旁边,打开第一个酒壶的壶盖。一股不是特别浓郁的酒香弥漫出来,虽说不是特别浓郁,但是这味道已经足矣让林沐有些红了脸。

    林沐拿起这一壶又闻了闻,指给花冶“这就是酒啊。”

    “看看下一壶。”花冶一手托腮,盯着眼前这位好奇的家伙翻来翻去的。

    打开手边第二壶,从中溢出的是一阵水果的香气,甜甜的,不是酒但也如刚刚那壶酒一样醉人。

    林沐直接拿起这一壶喝了一口……

    扁扁嘴道“有酸有甜,我觉得这是果子。”

    继续品一品……

    “还有些熟悉……嗯!这是花冶你花园里的一种果子!”林沐还记得花冶的院子里有一种紫色的浆果,之前自己见到的时候直接摘下来就吃了,当时就觉得怪好吃的,一连着吃了十几个还意犹未尽……

    “猜对了,正是用它熬的汁,这是紫琼果,秋季也是它正熟的时候。”

    打开其余下的瓶瓶罐罐,林沐瞧着都是几种颜色、味道各不同的液体,疑惑地问道“这些东西是直接喝的?好像也不是什么稀奇的……”

    “要这样。”花冶站起身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高高深深的杯子,杯子竟然不是瓷的,竟然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琉璃杯。杯子的上部分像是个盘子,而下部分不能盛装液体,是一根细细的立柱。

    林沐觉得这形状与平时见的茶杯或是酒杯都不同,想想大概是特制的。

    “先倒那一壶。”

    花冶指了指林沐方才闻过的一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道“这东西是苏蓉鼓捣出来的,说是有趣的很,先将这一壶甜味最浓的倒入杯中,其次是果汁,再是这一壶酒,沐沐你挑几个喜欢的。”

    林沐按照花冶的指示,先选了几壶自己尝着觉得好喝的,一步步按顺序将三个小壶里的液体倒入杯中……

    杯中的几种液体不仅没有混合起来,竟然有了几种不同颜色的分层!林沐道“花冶你看!这分层了诶!这可以喝的吗?”

    “自然是可以的,至于味道如何,沐沐尝尝便知。等等,还有这个。”林沐看向花冶所指的方向,是个长长扁扁的瓷容器,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几根精致的红雀羽毛,色泽优异。

    “这是?”好端端的酒,要这几根鸡毛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打碎了放到酒里喝了不成?

    “花冶,这是……要吃的?”

    “自然不是吃的,这是做装饰用的,将羽毛插进酒里,苏蓉说好酒配上这么个小物件,喝起来会别有一番情调。”

    也是,酒里本身就五彩斑斓的,再配上这一根孔雀羽毛,确实更精致几分。

    花冶拿过酒杯要喂林沐喝下去,林沐道“嗯,那尝一小口就好……不能过度饮酒的。”说完扶着花冶的手在在杯子的边缘淡淡呡了一口。

    “味道很好,有酒的醇香……也有果子的酸甜,要不……再来一口?”

    接过杯子,饮下一大口。

    “沐沐别光顾着喝酒了,来吃些东西。”

    对啊!还有这一桌子美食呢!今天他林沐就要放开了吃!反正自己也赚钱了,这顿就是自己请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沐觉出来有些饱了,酒也没少喝,脸上已经开始泛起些许红晕了,突然想到什么“花冶,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泽主可能会知道那棵古树的故事。”

    “记得。”

    “那……泽主什么时候能回来?”

    “沐沐有我不好吗?怎么老想着泽主?”

    林沐就怕触及到花冶对于泽主的这条神经,慌忙解释道“不不不……不是的,是因为我的确是想知道关于这棵树的来历。”

    “沐沐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只是……”只是自己真的很想找回自己前世的记忆嘛!可是又不能直说!

    难以启齿,难以启齿。

    以花冶的性子怕是要刨根问到底了,林沐赶紧岔开话题“啊对了,花冶前几日都不在草木泽中,可是外出帮助泽主处理什么事物了吗?”

    “正是,泽主这几日在金族谈些灵族之间的事物,我也跟着去帮些个小忙。”

    金族?就是曾经木之吹邀请自己一同前往的金族了。

    说商人们都爱往那里跑也不稀奇,如果说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