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盲点(第1/4页)
    “晨间新闻,昨日,一神秘男子潜入总统候选人奥利维亚的竞选办公室窃取资料,并开枪打伤一名警官和一名安保守卫。联邦调查局的干员随后到场,并在现场发现了窃听器和病毒程序。经官方证实,该男子外号‘斑鸠’,是汤普森竞选班子的首席安顾问。斑鸠承认,他的秘密行动受到总统阁下的指使……”

    即将到任的汤普森总统派手下潜入总统候选人奥利维亚的办公室内窃取竞选策略,这一消息一经各大媒体投放便如烈性炸弹一般在民间掀起一阵猛烈的狂风。人们走上街头,高举“汤普森下台”的电子横幅,自发组织起游行示威活动,他们发出排山倒海的呼啸声,其声势浩浩荡荡,在太阳系内各个殖民星球上响起。

    即使隔着屏幕,克里斯蒂安也能感受到另一边人们的山呼海啸。在游行的队伍中,绝大部分人由青少年和学生组成——这部分人群相对来说更加新鲜、更加热血,他们的思想尚未被社会体制完僵化,内心也还不算麻木,因此也更有动力抗议——小部分是成年人,来自各个阶级,并非只有底层人民才有不满,就连精英们也抱着不同的小心思暗中煽动着、推动着这一切的发生。

    事实上,竞选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从团队到财阀的支持,汤普森的“窃取情报举动”惹恼了很多支持他、并花费大把金钱投资在他身上的企业家。世界史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战争史,商场和官场只是局部战场,而这种战争的残酷性远胜于传统军事战争,因为在商场和官场上,你没有战友,也没有手足,每个人都是敌人,每个人都是潜在竞争对手,没有朋友,定义合作关系的不是感情,而是利益。

    因此,当精明的企业家和各大财阀用他们狠毒老辣的目光洞彻到“汤普森下台”已成定局之时,几乎每个人都将汤普森踢下了自己的利益方舟,任凭他溺死在汹涌的民意之中。不少利益集团开始转移金钱攻势,而孤立无援的汤普森则像溺水之人一般抓住仅剩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的总统权力——试图令新闻部官员压下此事,对各大媒体进行封口,并让内务部部长下令追踪、逮捕那些网络上发表不实言论的匿名人士。

    他的这一做法虽然属于自救,但无异于火上浇油。有十来支游行示威队伍的发起者被内务部管辖的警察们逮捕了,他们绝大部分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人们对这些倒霉蛋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言论自由”的大旗险些被砍倒,公民权利被践踏,汹涌的民意化作浪潮,矛盾进一步激化。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神秘的浪潮组织和更具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无形者。在事件一开始,汤普森的安顾问斑鸠被逮到的时候,其实媒体尚不知情,而绝大部分人们更是依旧沉浸在甜蜜的、蜂蜜色的幻梦之中。从红馆建筑内部传来的枪响惊醒了附近不少的居民,地球上小部分人从睡梦之中醒来,惊疑不定,又沉沉睡去。

    对于汤普森来说,不幸的是,在他竭尽力掩盖此事的同时,一枚更大的定时炸弹爆炸了。在网络上解密绝密文档是一种武器,而公布保密信息只是这场政治与意识形态的持久战之间的一小步。临近中午的时候,浪潮把这件事捅了出来,而无形者和其他知名的网络黑客在随后的事件发展中担任了深层挖掘隐情的角色。在汤普森试图压下各大报道之时,来自太阳系各地的黑客踊跃参与,他们像蝗虫过境一般黑进汤普森的个人邮箱和电子文件柜,破解了一部分无法暴露在阳光底下的文件。

    金钱贿赂、桃色交易、医药丑闻、虐待怪癖……黑客们从阪田大厦的服务器里找到了更多的窃取竞选策略的证据,无形者甚至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段简短的视频,内容是汤普森殴打女性复制人,并令孩童外貌的茶杯犬与其媾和。在最后,男孩被阉割,被砍去四肢做成人彘,而女人下巴碎裂,嘴角被割至耳根,**被锋利的匕首削去,而**被划开直至肛门。这下一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汤普森的变态嗜好,虽然他购买了复制人就拥有完整的处置权,但人们还是乐衷于在茶余饭后讥讽总统阁下喜欢在别人身上撒尿,并唾弃他那恶魔般的暴力行径。

    同时,有关“唐卡”和伊丽莎白卡特尔的事件也再次被翻了出来,人们再次回顾无形者之前发布的视频,这一次,他们不再怀疑,很快便将“电子致幻剂窃取隐私数据”、“伊丽莎白浮岛坠落”、“医药监督管理局腐败”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声讨汤普森的浪潮愈发壮大,斑鸠被逮到的那一瞬间就像抽掉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系列看不见的连锁反应在暗中爆发,直至一点一滴浮出水面。

    越来越多冷漠的旁观者加入其中,成为积极的参与者。和以前的观点一样,克里斯蒂安认为人们依旧只是在一个合理的范围适度放纵,把这一整件事情当作一场民参与的盛大狂欢,不过一切或许也没那么糟糕,他对群众的悲观看法略有好转,也许这并不能视作民意的觉醒,可万事万物总需要一个萌芽的过程。群情激奋的舆论论调将堪比飓风,不,更甚于飓风。汤普森只是处于暂时宁静的暴风眼,可要不了多久,强劲的风力就会一点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