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贪婪(第1/2页)
    邓灵均自问,自己不是个贪婪的人,金钱对他而言,只是满足生活所需,他曾在手头“宽裕”的情况下,把钱捐给了需要帮助的人。

    足足五百块钱,在当时对他来说,就是一半的身家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邓灵均虽然算不上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男人,但也是那种不为金钱而折腰的人,有骨气的人。

    “六百万,上辈子摸过的钱也没这么多。”邓灵均感觉所有恐惧都在这十二支「灵血」试管下,灰飞烟灭。

    “我这不是贪婪,只是在满足生活所需。我的生活,缺这笔钱。”

    他站起来环视几圈,又迫不及待地蹲下,捡起试管就往自己的裤兜里塞,他太紧张了,试管没塞好,直接往下掉,乒呤一声,试管坠地,和另一支试管发生碰撞,邓灵均心都提起来了,却发现两支试管完好无损。

    “咦?不是普通玻璃试管……”邓灵均心里松了口气,要是碎了,一百万小精灵纸币就没了,他得心疼死。但同时,他也发现了试管的特殊。

    这些收集灵血的试管,都是特质的,十分坚固。

    又捡起试管,还要往兜里塞,突然顿住。

    他脑海中闪过几个念头,意识到直接塞兜里很可能会被人发现。而且,如果他现在就走了,那怎么跟公司解释,所有人都死了,唯独自己还活着。

    “不行,我不能走。我走了,会拖累他们。”邓灵均苦恼起来,一边是价值不菲的灵血试管,一边是家人的安。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开始思考。

    再次环视周围一圈,邓灵均眼中光芒闪烁,心里有了计较。猛地从腰间拿出一副弹弓,这副弹弓不是之前的那副合金弹弓,而是在精灵牧场制作的新弹弓,材料是钢索木,皮筋是上等皮筋,质量很好。

    之前那副弹弓,在第一次来精灵牧场时,就被没收了。为了把皮筋带进来,为了制作这副弹弓,他可谓绞尽脑汁。

    拿起一支试管,走到牧场后方的高墙之下,想了想,又走回原处,拉开拉链对着地面撒了泡尿,和了一团尿泥,然后将试管统统用泥裹上,遮去荧光。

    再次来到高墙之下。

    闻着尿和泥土混合的气味,邓灵均将试管放到皮筋上拉开,拉到极致,松手。嗖的一下,裹了尿泥的试管飞出牧场,飞向远方。

    一支,两支,三支……

    六支,七支,八支……

    十二支试管,统统用弹弓射到牧场外的树林中。

    当柴火精灵被弹弓射出精灵牧场,邓灵均把弹弓丢到火里烧毁,再次回到了地洞。

    大概二十分钟后,地洞再次震动起来,还有引擎的轰鸣声,非常微弱,那是平时用来运输柴火的卡车。

    约莫又过了二十分钟,地洞突然被打开。

    “灵均,灵均……”

    有人对着洞口大喊。

    邓灵均听出来了,是邓延的声音。

    “我在这。”

    他回了一声,连忙向上爬动。

    邓灵均爬出地洞,猛地就被人抱住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邓延的声音非常激动。

    “没事吧,灵均。”

    邓灵均挣脱邓延的怀抱,看向左边,刚才说话的是范叔。

    “爸,范叔……”邓灵均从地洞出来到现在,身子一直都在发抖,看着四周的惨状,极力回想之前的恐惧,之前他确实害怕,极度恐惧,现在他回到了那种状态,为此已经自我催眠、暗示了许久。

    范叔叹息一声,看了眼旁边用眼神示意他的西服男子,点了点头,“灵均,你一直躲在这里?”

    邓灵均连连点头,嘴唇抖动,他心有余悸,这是真实反应,要不是躲在地洞中侥幸躲过一劫,他肯定也死了。

    范叔再问“灵均,你说下自己的情况,你……遇到了什么。”

    邓延霍然起身,怒视着范叔。

    范叔很为难,可西服男子却不为所动,他只能用手示意邓延冷静点。

    邓灵均双眼失神,在回忆。

    “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来我和李主管一起在牧场里,我们站在门那里,李主管突然出去了,然后就……就发生了爆炸,门碎了。”

    西服男子插口“你听到了什么?”

    邓灵均低着头,别人看不到他的脸色,他在回忆,他也不记得之前听到了什么,猛地想起李想走出铁门的话,“我听到李主管说了蛮熊精灵……”

    西服男子追问“后面呢?”

    “后面……没听到,门关上了。”

    邓灵均说着,有医护人员走了过来,在处理他身上的细小伤口,都是皮外伤。

    接下来,邓灵均把自己知道的差不多都说了出来,只隐瞒了自己和梦魇